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二章 踏上東大陸

  
  肚子又開始叫了起來,腦袋始終敵不過肚子,我跟焰動手脫下帽子和面具。四周原本吵鬧的人們頓時鴉雀無聲看著我們。
  
  服務生看我們拿下帽子和面具時就帶領我們去坐位子,並拿給我們菜單要我們慢慢選菜。但是他給的菜單才一份,而且很快被洛雪搶走,這教我們選什麼啊?給洛雪選什麼都完了!
  
  洛雪翻開菜單遮住臉,沒多久抬起頭說「菜由我來選。」
  
  說完繼續看菜單。我們就屏住呼吸緊盯著她幫我們選擇什麼樣的菜色。拜託不要是那種既便宜又菜少的食物啊。
  
  「洛雪妳到底決定好了沒?」焰終於不耐煩地問她。
  
  「別吵我在計算價格合不合理。」洛雪手指動不停嘴也動不停的情況算錢。
  
  哪有開餐館的價錢會貴死人的?有的話也是店外到店裡都裝式的像五星級餐廳一樣,要不就東西好吃到要死,要不就材料貴的要死而已,我們找的可是普普通通的餐館呢。
  
  沒多久洛雪呼了一口氣就叫服務生過來說了幾樣菜。服務生走了之後她笑著臉對我們說
  
  「我只叫五樣菜和飯,其他就不許在點。」
  
  正太郎聽的耳朵都豎起來,他用像小狗被大雨淋濕般可憐的眼神問她
  
  「不能要點心跟果汁嗎?」
  
  洛雪直接斷然回絕說「不行。不過,果汁可以,但只能點最便宜的柳橙汁。」
  
  正太郎高興到歡呼起來,他這個樣子滿可愛的嘛。
  
  等菜等到無聊我就四處張望,望向另一桌時那桌的女生都臉紅低著頭,但還偷偷望向我這,還竊笑著。有什麼好笑的?我臉上有什麼嗎?我摸了摸我的臉望旁邊的人。
  
  「焰,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阿,怎麼了?」
  
  「.......沒事。」
  
  我臉上都沒有什麼東西那桌的幹嘛笑我?我又看別桌,那桌又有女的也跟前桌的一樣狀況,但那桌的人裡還是有男的,不知道為何那男的既然瞪我。
  
  我又做錯什麼?我盯著那男的看,翹起一邊的眉毛。如果要我說我是什麼表情在看他的話,我只能說是像不知哪來的鄉下小混混一樣,大概吧。
  
  那男的被我這一看就開始畏畏縮縮起來,他這是在幹嘛?只不過被我看而已就這樣。
  
  一旁的焰用手肘輕輕撞我手問
  
  「塵,你幹嘛冷著臉看人?」
  
  冷著臉?我不是用看的嗎?「樣子多冷?」我好奇問著。
  
  焰思考如何說明較為妥當回答,想好後說
  
  「就像是一個人脫光身體呆在南極住一天這樣冷吧。」
  
  我聽他的濫說明而翻白眼看他。雖然他說明的很濫,但我那表情肯定一定是冷到翻了。我繼續看四周,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那特殊衣服的樣式和有點離地浮起來的腳,不就是之前碰到的那個鬼嗎?他怎麼在這?
  
  順便一提,經過焰的解釋那個鬼所說的天人其實是這大陸的一個種族之一吧了,啊,那不能叫他是鬼了,雖然要叫他是天人但叫的話對我來說又有點不爽,因為天人等於天上的人,這種名稱真是討人厭。好吧,那就叫他幽靈比較恰當。
  
  跟他鄰座的是跟正太郎一樣是擬獸族的女子吧,因為跟正太郎一樣有著尾巴,但是為何她臉上都是傷痕?
  
  那擬獸族的女子看到我們笑著對那幽靈說了一些話,幽靈轉頭看見我們臉笑盈盈地起身走向我們這。
  
  哇勒,這幽靈臉上跟那女子一樣有傷痕而且還比她多,手甚至還裹著石膏。這個樣子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就是「慘」字,只有這字對他來說比較貼切。
  
  他走到我離幾步路的地方彎下腰對我鞠躬道歉
  
  「真是抱歉,那時給你添了麻煩。」
  
  看他這麼正謹的道歉我都慌了手腳,連忙對他說
  
  「沒關係啦,只是被雪球打中頭而已。」
  
  「什麼?!塵,你被這傢伙打!?」
  
  焰憤怒到拍桌、站起來瞪著那幽靈。
  
  幽靈皺著眉疑惑的問「請問怎麼了嗎?」
  
  我連忙把焰拉回位子上說「沒事啦,這傢伙腦袋有問題。」
  
  焰聽到我所說的話一臉受傷,難過地說道
  
  「......塵,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
  
  我低聲悄悄地跟焰咬耳朵講
  
  「你沒看到你站起來瞪他的瞬間有一堆人準備拔刀嗎?」
  
  焰看向四周發現有很多人瞪的他,問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聳聳肩,我哪可能知道啊,才剛來東大陸有許多事都不明白,要是不小心惹事就不太妙了。
  
  幽靈也沒計較什麼反而說「為了表示歉意,我請你們吃飯。」
  
  洛雪一聽用懷疑的眼神看他說「真的嗎?」
  
  幽靈點頭,洛雪眼睛露出閃亮的神情馬上叫服務生過來並說出一堆貴死人的菜。幽靈見到這景象臉上冒出一些冷汗,臉上卻還是依舊掛著笑容。我猜他可能是被洛雪的舉動給嚇到的吧。
  
  這幽靈怎麼那麼喜歡笑阿?
  
  沒多久我們的菜終於都端上來,那些菜裡有之前點的跟後來點的。看這幾樣菜讓我覺得我們點的還真寒酸啊。
  
  「你們都要把菜吃完才可以。」
  
  洛雪她有不能浪費的精神存在,沒吃完就要硬吃完才行。明明就是她不想浪費錢!喂,洛雪別忘這頓是有人請客,根本就不用重視這精神吧?
  
  跟那幽靈呆在同桌的女子看樣子吃完飯後才走了過來,她笑的很燦爛手搭在那幽靈的肩膀上。
  
  「無月痕,沒想到你會搭訕男人,你性向有問題了是吧?」
  
  很明顯她是開玩笑,聽那女子說話那幽靈原來叫無月痕啊。
  
  無月痕他苦笑著「旋緋,請不要再開玩笑了。」
  
  「唉阿~喜歡就說嘛~」
  
  無月痕無奈的手撐住頭似乎不想跟她多說什麼。我們則是苦笑的看他們兩個。叫旋緋的女子到底跟無月痕是朋友還是其他關係?兩個人一撘一唱的樣子還真是搞笑呢。
  
  旋緋突然想到什麼就跟無月痕說了幾句就邊偷笑邊走了出去,無月痕無奈的搖搖頭。
  
  「對了,你跟那女子到底是吵什麼?不然怎麼會打起來。」
  
  我雖然嘴巴上問著他,但還是拼命夾菜塞入嘴裡,正太郎則是一直叫服務生點甜點之類的零食來吃。
  
  「我們是玩過頭才這樣。」
  
  怎麼玩的全身都是傷???雪裡包石頭嗎?
  
  「現在是冬季嗎?」
  
  正太郎你再問什麼廢話阿!嘴上都是食物的我只能往心理對他吐槽。
  
  「是的,而且正準備舉辦丟雪球跟雪雕大賽。」
  
  「哇~好像很好玩~」正太郎又再次大聲叫著。還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你看我沒用吧,應該去看洛雪。拜託別用小狗的可憐眼神看著我,不行我對著種最沒輒了。我手撐住頭,無奈我只能去懇求洛雪了,臉看著洛雪。
  
  「洛雪,能去參加嗎?」
  
  洛雪皺起眉嚴肅的問起無月痕「獎品是什麼?」
  
  「嗯,對你們外來者來說是沒用的,但我們本地人來說是提升裝備用。」
  
  「到底是什麼?」
  
  洛雪對他那句不耐煩而再次重複問他,她那句也表明跟他講「請講重點」的意思。
  
  「有寫字的玄機石頭。」他笑的很燦爛,看樣他很期待我們會做出反應出來。
  
  洛雪嘖了一聲,我們一聽到只是顆石頭時瞬間的興奮感都沒了。正太郎倒是很期待比賽一直在位子上說「比賽怎麼不快到~~怎麼不快到~~」,他興奮到左右搖擺著手中的刀叉嘞。
  
  無月痕看我們的反應絲毫不氣餒的繼續講解
  
  「這石頭上面寫著“志”字,能力是增加10%血跟魔力,這石頭也只能裝在裝備的洞上.......」
  
  「讓裝備穿個洞再把石頭裝上,這樣不會覺得礙眼嗎?」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洛夏插嘴反問他。
  
  「不會的,就像合體一樣。裝上去後就會融合起來,不過要找專業的NPC才能用。喔,當然還要給NPC一定的錢才行。」
  
  還真麻煩既要找NPC還要給他錢,我想洛雪一定不會想要的。感覺很不符合成本之類的。
  
  「那你們這裡的市價呢?」洛雪開始拿出算盤準備計算成本了,如果她有跟正太郎一樣的耳朵,那現在她一定是耳朵豎起來仔細凝聽他接下來講的話。像狡猾的貓一樣的耳朵。
  
  「市價大約在五十萬到九十萬之間,如果你們參加比賽剛好得名,拿到那玄石的話,我可以比市價在出三十萬跟你們購買。」
  
  無月痕笑著說,不過我覺得他不認為我們會得名才如此這麼講,說會提升價錢也可能是因為當我們是愛錢奴,如果提高的話也有可能我們會提升戰鬥力吧。但更有可能的是他想看好戲吧,看我們這些外地人要如何玩他們本地人的遊戲。
  
  洛雪一聽手指飛快速的在算盤上滑動。她越算越開心,一算好後就把算盤收起來,她馬上就說
  
  「這比賽一定要參加。」
  
  媽阿!?她該不會是想把那顆石賣給這一直笑的白.....人吧?接下來的話不能講出來,畢竟他還請我們所以絕對不能亂罵人才對。
  
  「喔......」
  
  「喔!」
  
  除了一個人每個人幾乎是有氣無力的喊出來。正太郎你就那麼想去玩喔?
  
  之後跟無月痕聊了一些話題,差不多都是現實中的一切東西,像喜歡的人事物之類,那根本就只有洛雪跟他聊嘛,洛雪你跟他裝熟幹嘛啊?飯也吃完,等付完帳後無月痕說他有事就先行離開。
  
  「這是有史以來吃最飽的一次了~」我摸著因吃脹而鼓起來的肚子說著,每個人同意的點著頭。至少有這次能享受吃到飽的感覺,以後說不定無法這樣做了,因為有某人在。
  
  「不過接下來要去哪?剛來這路還沒很熟呢。」羅特問著。
  
  剛剛我們不是一路上衝過來了嗎?果真我們是饑餓的原因才會知道這裡的路,不對,正確來說是照著地圖走。我看了一下四周就發現我們所在的地方都是賣吃的,大大小小的食物五花八門,讓人看的眼花撩亂。到了像夜市的地方了,像這種地方也算是鬧區,尤其是年輕人最喜歡品嘗美食,所以這裡人一定會多到爆。
  
  但看現在的時間離正中午最熱鬧的時間還有點距離,那也表示現在人潮是最少的時候,隨著時間也會逐漸變多。看這四周的人潮還滿多的,至少不會一起擠在一塊的程度吧了。
  
  突然聽到正太郎的驚呼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大哥哥你看!有東西在空中飛過來呢!!」
  
  正太郎手指著空中大喊著,大家紛紛轉向正太郎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咦?怎麼有一把劍在空中飛?......仔細看上面竟然還站著一個人!」
  
  好神奇啊!劍能飛還可以載人,只不過......不會跌下來嗎?難道那人平衡感很高超?
  
  「為什麼劍能飛在空中?」妍鸒姐不解地問著。
  
  我們聽後都歪著頭思考這問題。我看著焰眼神問他「你知道對不對?」
  
  焰則是搖頭無奈地聳聳肩。
  
  嘖,這地方不是他設計的喔..........,這樣好奇下去,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那劍拿下來好好檢查一遍的,到時上頭的人跌下來不關我的事喲。
  
  劍上的人滑行到我們上空中突然從上對著我們說
  
  「你們對我武器感興趣哦?這也難怪,這把武器是好不容易得到的。」
  
  是小女孩在劍上!?這小孩也太厲害了吧。不過我對妳武器是什麼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也只有妳那把劍為什麼能飛?
  
  洛夏對著那女孩喊說
  
  「請不要誤會,我們是對那武器怎麼會飛和怎麼載人感興趣而已。」
  
  「哦,這個哦,就.......」
  
  小女孩慢慢降下來正要說明時,突然有個小男生的聲音大喊著
  
  「小青,我不說要看好幫主嗎?」一把法杖飛了過來,小男孩站在上頭。他皺起眉頭「幫主每次都像小孩子一樣跑來跑去,沒看好就不知道又跑哪了。」他開始胡亂抓亂頭髮大罵著
  
  「可惡,那傢伙就是沒有當幫主的自覺嘛。」
  
  叫小青的女孩看見她同伴快發瘋的樣子馬上飛去他身邊安慰著他說道
  
  「虛,冷靜點。幫主沒走遠,他只是回城裡而已。」
  
  小男孩馬上冷靜下來,整理頭髮起來。他看到我們並問「這幾位是?」
  
  小青笑著說「似乎是幫主做錯事,而請他們賠禮的飯。」
  
  小男孩手撐住頭無奈,他跟著女孩一同飛降下來,跟我差不多高度時他問
  
  「請問我們的幫主做錯什麼了?」
  
  「........幫主?剛才請我們的那傢伙就是你們的幫主?」
  
  我忍不住叫了起來,聲音還變的有點尖銳,尷尬的我還裝咳嗽掩飾掉。沒辦法,他講的話實在是讓我太過於震驚,沒想到那個只會笑,而且還笑的讓人以為是白痴的傢伙,不對,應該說因為一直笑會讓人以為他這人有點不太正常,這種人竟然會成為別人的幫主。
  
  幫主的意思一定是像古時候的眾人統帥而且是武功高強的人,應該說是某一個幫派的幫主才對。該不會那個叫無月痕的的武功比我還高?
  
  他們倆個點著頭並說「不可否認,那傢伙就是我們的幫主。」
  
  「那種傢伙既然可以當幫主?.....噗。」洛雪憋笑著,她手捂住嘴光看眼神就能明白她就快笑出來了。妳需要這要憋住嗎?直接笑出來算了。
  
  那兩個人像早就知道洛雪會這樣做,也只嘆氣的搖頭著。感覺上已經習慣這種事情一樣。
  
  不過那女孩還是想幫她的幫主解釋,她雙手左右搖晃著解釋道
  
  「不過、不過雖然幫主他每天笑著說話像個白痴一樣,不過他是有一些優點的。」
  
  洛雪翹起眉毛像嘈笑他人的嘴臉問她「哦?有什麼優點?」
  
  小青聽她這一講,垂低著頭,手還撐住下巴思考著該怎麼回答。我看這樣子很想跟她講「妳大可不必硬想出來優點的」,人家可能連個優點都沒有,妳這樣硬想也想不出什麼。看妳這個樣子如果硬掰出什麼我們都不會相信的。
  
  我在她旁邊用手肘輕撞一下壓低音量說道
  
  「洛雪你有必要這樣讓人家煩惱嗎?而且那叫無月痕的人至少有說要給我們好處啊。」
  
  「我這樣問既少知道那傢伙的個性跟人品是怎樣。至少不會被他騙到。」
  
  洛雪奸商頭腦發作起來無人可敵,如果與她為敵就吃不完兜著走。
  
  「妳果真是當奸商的料。」
  
  「好說好說。」
  
  「幫主他不管對我們或對別人都是盡心盡力的。也是個很見義勇為的人。」
  
  她想到最好的優點才容出笑容講了出來。只有這點優點妳就要想那麼久嗎?
  
  洛雪笑著「看樣子他人還不錯嘛。」
  
  小青手扠著腰很驕傲的抬頭高興著說「這是當然囉。」
  
  「喂!小青、阿虛要開會了快回來!」
  
  一名男子跑了過來,他背後還揹著一個大型算盤。他對著空中的那兩個人大喊著。
  
  「阿嘞,都到這時間了。虛,快走吧。」小青推了叫虛的小男孩一下有意叫他快走,虛沒有回應他就自顧的直接往前飛離開。
  
  小青看他飛遠後往上空飛還從上朝著剛剛叫他們的人喊說
  
  「麵線,你用走的太慢,用飛的!」
  
  叫麵線的男子喊著「囉唆,我還沒笨到那程度。」
  
  我聽那樣喊實在很想吐槽他說「那你是承認自己很笨囉?」這句話,如果可以的話我說完後還會朝他頭敲下去。
  
  他拿起背上的算盤放置地上,再拿出一個小型袋子從裡面捏起一小塊發光物,放在算盤上面,那發光物就像冰淇淋融化般融進那算盤裡。原本普通的算盤沒多久整個發動起來,慢慢離地浮了起來。那個叫麵線的一口氣跳上算盤上頭,站穩後就跟隨著他們方向飛去。
  
  「原來是那樣飛起來的阿。」我驚呼著。
  
  「嗯,飛起來的原因在於那神秘的發光物。」
  
  洛夏好像產生了『實驗精神』似的表情出來。
  
  「我們先去逛逛四處看看好不好?」妍鸒笑著問。
  
  妳說的話有人會敢說不嗎?不過妳那提意也不錯,我也滿想到處看看這,說不定會遇到什麼有趣的事呢。
  
  「好阿,不錯呢。順便購買物品和找好貨,高價賣給別人。」洛雪眼中又閃出錢的標誌。我已經可以看見她的商人魂出現了。
  
  「那老姐,你也必需給我們一些零用錢用嘛。」
  
  洛夏既無奈又擔心地說了出來。看樣他擔心他姐會問罵他吧,但是他要是不開口大家又沒錢可用,必竟錢都是洛雪管的。
  
  「OK,只能給每個人一萬的錢用。」
  
  出乎意料之外洛雪既然會豪爽的給我們錢用,害我不僅嚇到冒出汗出來。
  
  「那個...老姐,我的一萬該不會只能去買材料吧?」
  
  洛夏嘴角抽蓄地問。喂,你這樣真的會被罵的,說不定也會打你喲。
  
  「對吼,還有材料要買。」洛雪拿出錢包看了一下,拿出一些錢塞進他弟手裡說「這有五萬就拿去買材料。」
  
  天阿!?晴天霹靂阿!!──洛雪既然破天荒拿出那麼多錢出來阿!!!!──該不會等下就下紅雨出來吧?誰有傘請給我一把。
  
  我們紛紛拿傘出來,洛雪瞪著我們問「你們這是幹嘛?」
  
  我看了一下天空,呼口氣把傘收了起來。
  
  尷尬笑著「沒事啦...」
  
  其他人也把傘收了起來也一樣尷尬笑著。說不定洛雪覺得我們會贏那場比賽,然後賺取到那比獎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