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十章 暈船藥是必要品


  
  雖然是心中吐槽,但我不勉想講出口來罵罵他。正當我講把心中的話講出口時就已經有人代替我講出口。
  
  「你這個笨蛋!我跟你講幾遍才會懂?當這職業可不是只讓你做實驗而是攸關每個人的性命!首先是先學會英文、再說一遍學會英文,聽懂了沒?!」
  
  「是!」
  
  「再不學會我就讓你砍掉人物再重練一次!」
  
  「咿──?!」
  
  竟然還是他最親的親人講出口,而且講的比我想的還狠嘞。要是洛雪在軍營裡頭一定是當上士的角色,如果沒當上最低也能得到隊長大人的稱呼,好家再,我既不是士兵也不是真正男人。沒有人會想跟這種兇的要是的上士對抗吧?除非那人不想活了。
  
  要是洛夏有動物的耳朵的話,那他現在的耳朵一定是垂下的,其實在我們每個人眼中他讓人感覺就是這樣。他可不是擁有忠誠的狗耳或驕傲的貓耳,而是膽小的老鼠耳,小小的那種也滿可愛的。
  
  看他失落的樣子讓人不忍的想拍拍他背鼓勵、鼓勵他。洛夏也滿可憐的嘛,他一定是那種從小就被姐姐欺負的類型。
  
  
  好心的焰為他解釋道
  
  「Creation,創造;創作;創立等意思。如果再加小隊也就是創造小隊是吧?」
  
  
  「嗯....嗯,沒錯,我就是那個意思。」
  
  其實我那是沒頭沒腦講出口的,完全不明白那英文的涵義,只知道怎麼唸吧了。
  
  「....創造一切的小隊也不錯,塵沒想到你能想那麼好的名稱。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喂喂,你那句意思是說以前都瞧不起我嗎?還是別的意思啊?不過至少你還是有誇獎我,這樣也足夠了。但,下次在這樣講說不定我手癢會K你一頓。以上又是在心中抱怨,實在是無法說出口。
  
  
  手中拿著古時候常見的羽毛筆,指尖觸碰著柔軟的羽毛感覺舒服至極,這是我第一次摸這東西,觸感真的好到沒話說。為什麼我會拿著這種筆呢,原因也是因為我正在寫字。(廢話)
  
  我寫下非常自認藝術旁人搖頭的文字。這可是我故意這樣寫的喔,絕對不是平常的寫的字喔,真的!桃紅色的紙張右下角寫著我取的英文隊伍名稱,高高興興的心情拿著觀看。
  
  「我寫的真好~」
  
  「唉──」
  
  我說的那句話卻引來在我周圍的同伴的嘆息聲。怎樣?有什麼好嘆氣的?是沒見過那麼好看的字嗎?.......什麼?沒有?呿,不懂就算了。
  
  「好了啦,拿去!」
  
  將紙硬推進負責這職務的NPC懷內,紙也被我塞的有些皺摺起來,NPC因為突如其來的拿回紙而嚇了一跳,也有可能是看到我不悅的表情以為我會對他做出什麼是吧?誰較我都把面具拿了下來,不悅的樣子一定更加難看。
  
  「喂,你臉長的還不錯啊,幹嗎需要帶那鬼面具?」
  
  再等待NPC的時候洛雪抓住我下巴像檢查般的上下打量著,還順便手拍了拍我臉說道。當我要開口回她話時她又繼續講。
  
  「難道你有自閉症?還是人群恐懼症?」
  
  拜託.....妳講的那些症狀要是我真的有就不會玩這遊戲了,更不會組什麼隊伍了,還是說妳是想當當隊長才這樣消遣我?好啊.....就給妳當看看,但是必須要打贏........不!洛雪根本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我又幹嗎想跟她打一架?可惡,我恨死我這個樣子了。
  
  「星塵你在幹嘛?發呆喔?」
  
  不知情的洛雪完全不明白我在心中與天人交戰著,跟自己突然出現的個性對抗。如果被他們知道的話我一定會失去的,這種事情一直感覺有過,怕失去而擔心受怕,但我卻從來都沒想過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不,沒事。」
  
  「哈哈,你今天好怪喔。算了我不鬧你了。」
  
  洛雪揮了揮手走向他弟身邊跟他聊。
  
  「......唉.....」
  
  見她走遠我嘆口氣,些許的無奈嘆了出來。
  
  「我看得出來有事對不對?」
  
  「我說過沒事了....別煩我。」
  
  「...............」
  
  焰搔了搔頭看像某一個方向後他伸手將我抱住,向安慰小孩般摸了我的頭,他輕聲細語著說道。
  
  「有些事別隱瞞。」
  
  我臉上已經開始冒起青筋,手握著拳頭用力道手都覺得痛。這傢伙竟然得寸進尺,根本就是活的不耐煩了!
  
  當他臉想準備靠過來想跟我來一場臉頰對臉頰的接觸的親密動作時,我手直接往他臉上揍了過去。他挨了我一拳竟然沒倒下去反而更想靠過來。
  
  靠,這傢伙是打不死的小強嗎?以前打他時至少會給我倒下更甚至直接噴血給我看,還是說他已經是「小強強化定律」?
  
  何謂「小強強化定律」意思是拿殺蟲器殺死小強,小強雖然死掉,但沒有死的一部分小強會繼續繁延後代,那些後代會比之前的更強。如果再用同樣的殺蟲器殺後代的小強反而殺不死,之後就要拿更強的殺蟲器才行。這就是所謂的小強強化定律。(註:作者自編)
  
  可惡也,這傢伙。管它是不是強化或退化,我偏打他到讓他放手為止!當他用力抱住我後我拳頭就往他臉打了過去,每打一次就越更力,差不多打了四到五次之多才好不容易把他打趴。
  
  腳踩過某人的屍體還順便聽到簡短的呻吟聲,走向其他人時我的心情整個愉快起來。找人出氣果真非常好用,既能打人又能把心中的不愉快給消除,不過我不會白白直接打人的,除非有哪個白目做出跟躺在地上那個屍體一樣的事,到那時我也會照樣把人給打趴的!
  
  稍微小聊會兒隊伍NPC終於把東西給搞好,交給我收中的一張名片紙上頭就寫著我小隊名稱。
  
  「請捏碎就完成了。」
  
  「.......................」
  
  NPC要我把這張名片紙給捏碎?這怎麼可能嘛!我最多也只能把它捏皺吧了,如果要我撕碎也可以。
  
  「啊,抱歉。搞錯了。」
  
  什麼嘛,原來是搞錯了。我就說嘛,哪可能把只給捏碎。
  
  「那張要收起來,要捏碎的是這個。」
  
  NPC把一個放有紙條的餅乾放在桌上,我將那餅乾拿了起來。這個應該是占卜用的紙條吧?我先把紙條拿出剩下的餅乾我沒照他的話做而是把它吃下,誰較我剛好肚子有點餓,還不都是某個白痴害我肚子餓起來的。
  
  「啊!您怎麼可以吃掉呢?」
  
  我不理會他,這餅乾又沒有毒吃下去又不會怎樣。我把手中的紙條拿起來看了一下,今天我的運勢怎麼會是寫......
  
  「A級任務?啥東東呀?」
  
  「恭喜呢,是目前抽到最高的喔。」
  
  「啥?」
  
  「最近有活動,這個拿去。」
  
  這次是收到票,上頭還寫著『小人國活動』,這啥東東啊?這票是要我們去小人國的遊樂園玩還是直接近小人國的城堡?
  
  原本趴在地上的屍體這時也起來了,他手搭載我肩膀小聲解釋道
  
  「公司有活動,最後過關的禮物也是隨機的。反正玩玩沒差對吧?」
  
  「是沒差啦,不過這任務是什麼?」
  
  「我看看。........是小人國喔?可惜這不是我負責的,所以也不知道內容如何。」
  
  「是喔,算了玩看看。」
  
  
  我實在是後悔那時候說要玩看看,雖然我們的確直接去玩過回來了,但說真的,真的很討人厭。
  
  在那裡我們必須幫助村民忙,說幫助是錯誤的應該要說硬逼的比較正確,如果不照做的話又不會告訴我們出去的路。那些村民都叫我們去除蟲,蟲也不是一般我們路上看到的小蟲子,而是大的嚇死人的蟲。順便一提,我發現驚人的事,那就是洛雪跟妍鸒姊兩個人很怕蟲子,超級怕的喔。
  
  我們打的那些蟲子都是會講話的,這感覺像再童話王國才遇的到的,不,正確來說我們的確是再童話王國的其中一個地方,小人國就是這其中一個地方。
  
  在那裡我們還遇到從沒見過又只能在童話世界中才能看見的巨人,那巨人跟在我腦中所想像的不太一樣。我腦袋中所想的巨人是那種殘暴、巨大那種生物,然而我們所遇見的巨人跟殘暴相反的個性,人好的沒話說。他還為我們煮從來也沒出過的巨人族料理,說實在的,那些料理一生吃一次就夠了,因為不太好吃,而且又不能直接明白講跟他聽,所以我們硬著頭皮吃了四分之一之多。
  
  吃那些就已經把我們肚皮快撐破了,巨人所用的東西用膝蓋想也知道都是一般的巨大化,他所裝料理的盤子和菜都大的沒話說。所以我們才非常誠意的痴的那麼多了,吃到我自己都覺得會吃到死呢。
  
  不過呢,到最後我們還是成功完成任務,也拿到所謂的隨機獎勵禮物。是張票喔,不是之前所拿到的任務用的而是真正出去玩的門票喔,這票所到的地點也是我一心想要的。能去另一個島嶼,不對,不是普通的島嶼而是大陸。
  
  我們的目的地是東方的大陸,簡稱東大陸。
  
  我玩這遊戲除了享受這遊戲的樂趣之外我還想要在這遊戲中環遊呢,其實不管是遊戲或是現實,環遊世界就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雖然現在這世界已經有辦法簡單就能環遊世界,也有辦法到達外太空玩耍,但、但是我....我想要用自己的方法行動,哪怕是徒步也好用工具也行,我都要用自己的方法。
  
  總而言之,我現在正在船上頭。我拿的票不可能是機票(這遊戲哪來的飛機?)可想而知當然就是船票囉。
  
  坐在船上就讓我想到一個童謠讓我忍不住想唱起來。最前面的還被我改成.....
  
  白浪滔滔我害怕.......
  
  我真的好害怕,怕到想把直接吃過的都給吐出來了。搖擺的是船身但我一直覺得我也一同搖擺著,看似平穩的海浪對我來說有如讓人陷進去的無底洞,我對這些事物極為恐懼。
  
  平常在陸地上看著海洋對我來說沒什麼,而且還覺得海非常美麗,現在的我就已經正在海洋上的某個地方前進當中,我不管是腦中還是心中都只對的大海厭惡著。
  
  「......喔...唔......噗.......」
  
  每次所吐的聲音幾乎都很簡短有時還發出呻吟聲,胃幾乎已經把東西吐光,但還是能吐出點東西出來,沒東西可吐時就吐出胃酸出來,實在是難受到沒話說。
  
  從頭吐到尾,這段航程我從大鬍子船長那邊聽說要航個四到五天之久,也就是說我必須吐個四到五天份才行,我從那時候開始心情一直低落到不行,低到我想跳海了。
  
  我整個人癱瘓在床上,垂在床邊的手輕輕晃動著,坐在我旁邊的某人冰冷的手觸摸著我臉頰,冰冰涼涼的感覺讓我痛苦減輕不少。
  
  我瞥了他一眼,他眉頭深鎖著一臉擔心樣看著我,雖然很對不起他,但現再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他心情好像更加遭。我干卻直接將眼神往別處看,我直盯被我放在床邊的狐狸面具,手觸碰它光滑的表面。
  
  「沒事吧?要不要吃點東西?....吃稀釋的好了,如果一下吃正式的又會吐出來。」
  
  「拜託!這時又別講吃的!.....唔噗.......」
  
  再吐之前趕緊又拿了一次水桶往裡頭吐,幾乎要空的胃在次把之前喝下的水給吐了出來。
  
  「我先去外面看看,順便叫服務生送食物好了。」
  
  「我、我說過了.....別提食物...而且、這裡沒有服務生.....唔.......」
  
  我連講話都有氣無力了,幾乎快虛脫到掛了。
  
  離開我身邊的焰、他輕輕地闔上房門,門一關上只留下房內昏沉沉的燈光,電燈也跟著船身左右搖晃著。早知道他離開前叫他關燈了,這燈光搖來搖去的看著我頭都暈了,呃,不好本身因為坐船而暈船,現在還要飽受燈光襲擊眼睛的痛苦,超難受的。
  
  唔...好難受喔.....上岸時間如果能提早到就好了,我實在是無法繼續呆下去了。
  
  
  焰穿過走廊、走上階梯,到達甲板上時夾帶鹹味的海風吹拂臉龐,稍長的棕色劉海微微吹動著,他手放在眼睛上遮住刺眼的陽光。夏季的陽光比平常看起來更為耀眼,再加上湛藍的海洋、天空的反射更加刺眼,讓人無法抬頭仰望。
  
  「啊,那邊的船員,過來一下。」
  
  焰對著正在附近拖甲板的船員招手,對方直接把拖把隨地放下小跑步的方式跑過來。焰上下打量著這名船員,依對方的服裝可想而知此人只是個船員實習生。竟然是實習應該有幫乘客服務的項目吧?
  
  看來即使是腦袋聰明的人還是不明白除了書以外的東西。
  
  「麻煩您送餐點和暈船藥給二十八號室的人。......恩,這時候他應該已經睡著了,進去時小聲點、以免吵醒他。」
  
  「嗯?喔。」
  
  
  「然後這個拿去。」
  
  焰把幾枚銀幣給了實習船員生,接下銀幣的實習生嚇了一下,就連說話方式都結結巴巴起來。
  
  「謝、謝。」
  
  「快去吧。」
  
  「是!」
  
  實習生跌跌撞撞的回到船艙,看來這實習生要升級的路一定非常長遠。
  
  焰目送完實習生後他背靠著已掉漆的欄杆閉著一隻眼、仰望著天空。他聽著附近有自己隊友的大笑和類似哭笑不得的聲音,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只見那幾個人正在無聊拿著釣竿釣著魚。
  
  天氣真的好過頭了。
  
  此時有人掉到一支靴子,笑聲依舊一直不斷,從不間斷。
  
  
  在此說明那實習生的一生好了,此人不管是樣貌或個性都極為普通至極,唯獨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也只有他的壞運氣,這點只有認識他的人才知道。此人不管在遊戲中或現實都取名為『倒楣』,啊,這不過是他的綽號喔。
  
  倒楣每次在打怪或解任務時都是以失敗收場,不是被怪追或圍毆,就是任務在不知不覺中失敗,這人人生中就只有失敗可言。
  
  就再某一天傷心欲絕的他走到港口,見到某艘船正在招募人員,想當然的他想利用航海的時間邊賺錢邊享受著海上樂趣。他在船中也成功地任職好幾個禮拜,然而今天他突然被船中的客人給叫了過去,雖然要送東西去客房內不過他還是有拿到錢。這些小費比自己在船上一天賺的還要多了一些,高興的他幾乎笑的嘴都合不起來。
  
  藥品之類的都在操舵室內。
  
  都已經呆在這艘船好幾個星期的倒楣船員實習生都搞不清楚,為什麼這艘船的船長一定要把藥品都放在那裡?當他推開外觀裝飾著舵狀的裝飾品的船門,就能直接看見一個龐大的身軀,那龐大的身軀就是這艘不知名的船的船長。而在船長旁邊坐在椅子上書寫著的是年輕的舵手,說他事副船長也行,因為他幾乎都沒長過舵反而幫船長寫寫文件之類的。
  
  兩個人做的事是不是反了啊?而且他們兩個試玩家還是NPC?倒楣每次見他們這樣子都會產生這類的疑問。
  
  一般而言會開固定航班的都是NPC吧?
  
  「報告!船長,我要拿一些暈船藥給乘客吃。」
  
  有禮貌的報告之前為什麼沒先敲門再進入?在旁的舵手心中對這名玩家吐槽著。看來被NPC給吐槽的人比NPC還要笨的樣子。
  
  「這種小事不用跟我報告!.....嗶─都沒有什麼刺激的事發生!真夠嗶─嗶─嗶───!(嗶聲連發)」
  
  應該已經聽習慣經常口出惡言的船長的倒楣今天難得皺起眉頭,因為船長今天講的比平常說的髒話更加污穢,感覺那些字都佈滿這整個操舵室。跟船長相反的舵手則是很優雅的繼續寫文件,完全不會因為那些污穢的字眼而受到引響。
  
  「.......真的差很多。」
  
  倒楣隨手就將一瓶藥拿走,他加快腳步逃離這滿是汙穢字眼的操舵室。他離開操舵室又依照順序從順路的地方到達目的地。先拿到藥緊接著是食物最後是客房,這些路徑剛好很順,而且做完之後也能趕快回去把未做完的事完成。倒楣心中如此盤算著。
  
  端著餐盤小心翼翼的走著,倒楣先前打工的經驗告訴他自己,如果不隨時注意腳邊和眼前一定會把事情搞砸,所以他不停的前看下看的,注意力完全只剩下這兩處,其他事都管不了了。
  
  倒楣最後還是平安到達二十八號室,只要將東西送進去後就能直接穿越走廊到達甲板上。倒楣先做吸氣吐氣動作把緊張感給趕走。
  
  「最後一個驟可不能出事啊」
  
  他口中一直反覆念著,手輕輕打開門把慢慢地推開門,盡量沒發出點聲響,他腳步走起來就像小偷一樣偷偷摸摸的。裡頭對他來說有點昏暗,雖然從圓形的窗戶可以看出外頭已經落下夕陽,但少許的光線還是照射近船內,再加上他自己背後的微弱燈光,房內還是有點昏暗。
  
  算了,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倒楣把餐盤小心翼翼地放在床房的矮櫃上然後自己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從旁人眼光來看,他活像小偷似的。最後他事情完後心中有總說不出來的喜悅感,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把任務給完成,即使只是送東西在他一生中有如重大事件一樣,想必他自己會在自己婚禮上說出這段往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