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九章 夢就是夢

  
  
  手揮去手中的水後我穿越客廳直接往院子方向走了過去,打開落地窗迎面而來的夏日微風吹拂我的臉頰。脫去室內拖鞋,打著赤腳踩進帶點濕潤的草皮上,草皮柔軟到像在踩進柔毯般,讓我超想直接躺著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稍微在陽光下淋浴後我進屋開始打發時間,看看書、電視或著是跟著熊娃娃玩耍。雖然每次都被它踢一腳,不過我還是玩的很開心。到晚餐時間照樣幫它料理,吃完我就去梳洗一番就帶著快樂的心情睡覺。
  
  
  我深楚像牛奶一樣混濁的白霧之中,雖然自己能看的到自己但四周卻看不見,這讓我不僅不安起來。我害怕一個人,最無法獨自一個人在不熟悉的地方或空間內,即使我明白我正在做夢,但還是會不安。
  
  我伸手捏著自己的臉頰。
  
  「痛!」
  
  不管是自己的捏或找人捏(?)還是都會感到痛的知覺,以後還是別這樣做好了,不管是確不確認是不是夢這回事。不過自己會痛也就表示這不是夢囉?還是說是夢但是痛這感覺又是錯覺呢?不行,腦袋現在空空的無法想出答案,感覺上想了頭又會痛。
  
  「唉──!」
  
  我深深嘆口氣,完─全放棄思考這問題的念頭,開始動起腳走起路,漫無目的在這牛奶浴般的白霧中行走。
  
  四周沒有任何物體。我手伸的很直代替無法看見霧中的雙眼,手四處揮動摸索的樣子就像在游泳般一樣。無法看見也是麻煩點呢,而且在這裡我都只聽到我自己的腳步聲、呼吸聲以及心跳跳動的旋律,除此之外什麼聲音都沒有。
  
  雖然沒有聲音但不知為什麼的我不曾感覺到無聊反而覺得放心,越走下去就會讓我卻想呆在這裡的念頭,完全不想醒過來。好舒服又溫暖到心中的地方......這種感覺也不錯。
  
  也不知道我走了多久,我也知道一定是很久了,雖然腳沒有酸痛但四周的像牛奶浴的霧有點消失的感覺,但是我自己又覺得還是跟之前一樣沒有變。
  
  「傳給我!」
  
  「接著!」
  
  我耳朵聽到小孩的嘻笑聲和玩樂聲,好幾個小孩子玩的非常愉快,我望向聲音的大致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圓白色的物體朝我這飛了過來,我身體完全來不及閃躲就直接被那物體K了上去,而且是K道最脆弱的臉部。
  
  被白色物體K到臉的我往後倒去,蹦的聲響倒在地上動也不能動,臉部除了被那東西K了之外後腦杓後直接應聲撞地面,這雙面痛苦讓我不僅想標出淚出來。
  
  有好幾個腳步聲向我這跑了過來,我猜想那一定是拿那東西K到我的那些小孩吧。而且K到我的白色物體一定是球之類的,可能是小型玩具球更慘的可能是排球吧?至少他們不是在玩籃球,不然我臉一定比現在還要更痛。
  
  他們腳步聲快到我身邊時就停了下來,我聽到有個東西被他們拿起來的聲音,他們一定把球給撿起來了,之後他們腳步聲就越跑越遠.......等下!這時候應該是問我說「大姐姐,有沒有事?」才對吧!哪有人只顧著撿球就走人的,連點問候或說對不起都不行嗎!?
  
  氣憤的我只能躺在地上、臉著青筋在那低聲咒罵著,全身也試著努力動起卻還是沒辦法動,感覺像被鬼壓一樣恐怖。
  
  不安已經湧入我心頭,我依舊想辦法讓身體動起來,但不論怎麼做依舊一樣徒勞無功。
  
  我張開的雙眼看到的還是一直存在這的白霧,比牛奶還要混濁的霧。可能我自己無意識開始放棄想起身的事了吧,我半瞇著眼看著上方的白霧,心中的自己再次嘆口氣。
  
  我怎麼那麼倒楣,就連在夢中都不能有好事嗎?
  
  閉上眼想說要休息一下,但覺得上方有視線直盯著我,讓我不僅脊椎冒起冷汗。我沒有張開眼,在這白霧中除了拿球K人的小孩之外還有什麼東西在看我?
  
  我吞下口水鼓起勇氣慢慢張開雙眼。
  
  一個比再大晴天的天空還要藍的水藍色眼眸正盯著我看,那人有如太陽般閃亮的金色的秀髮,那秀髮垂落到我臉龐,美麗的臉並沒對著我笑,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我眼框似乎要流出淚出來,溫溫熱熱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想流淚卻不自覺已經流了出來,眼淚滑過臉龐滴落地面。
  
  我想開口問她是誰都沒辦法,開不了口。「妳到底是誰」這句說不出口,喉嚨像似吃到硬物般卡住。好想開口問她喔。擁有美麗眼眸的女子,(一定是女子吧,不可能是男的吧?)她那眼神深處似乎很哀傷。
  
  女子慢慢站了起來,她背對著我面向著遠方看著。我手不自覺伸出手想抓住她。此時我也明白我能動了,已經不需要在躺在地上看著上方的白霧了。
  
  我彎腰起身想真的動手抓住那人所穿的擺裙,想問她一些事,即使是我不明白問什麼問的事也一樣。我想抓住她。
  
  「這次要準確給我才行!」
  
  「知道、知道,接好!」
  
  小孩的聲音又再次從我耳朵傳入,我下意識再次臉朝那聲音轉了過去,然後再次,「碰!」的一聲再次倒地,後腦杓又一次的硬撞了地板。好痛,真的很痛也!這些臭小鬼!
  
  但要開口罵時我腦袋卻整個昏沉沉的,眼皮也非常疲倦慢慢闔上。我還不想睡啊,我想罵那些沒禮貌的小鬼,罵他們.......罵他們是........
  
  疲倦奇襲著我,讓我漸漸進去夢中。即使正在作夢還是想再睡上一覺。
  
  
  我突然起身、眼神呆然看著前方,左看右看的看著自己房間,稍微過了一段時間我腦袋才稍微清醒了一些。我還在自己房間,沒有白霧也沒有頑皮的小鬼們以及那讓人搞不清楚的女子。果真是在作夢,我想這夢做一次就夠了,實在是不想在夢道。
  
  搞清楚狀況的我手摸著臉,回想道夢中被球K到臉的感覺就在刺痛了起來。
  
  「可惡,真的好痛!」
  
  可惡,只不過是回想道還是覺得好痛,那不是夢嗎?竟然讓我感受那種疼痛。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那些臭小鬼。啊啊─!為什麼我現在還是覺得我臉又痛又熱的啊?!
  
  「喂,醒來就不會去幫我........」
  
  突然從床下跳到我身上的熊娃娃閉著眼對著我講話,但一張開那黑豆般的小眼話就立刻停了下來,它眼神上下移動看著我。
  
  「怎、怎麼了嗎?我臉上有什麼?難道長痘子了?!」
  
  我害怕的摸著自己臉。雖然自己從沒長過那玩樣,但一旦長起來我一定會嚇死。
  
  「妳臉怎麼有個像被球K到的印記?是睡覺跌下床臉撞地板之後又爬回床上繼續睡?應該是這樣吧?只有這樣才會有印記一直留到現在。因為妳昨天都沒有這印記。」
  
  熊娃娃.......你想太多了吧?.......
  
  什麼較我睡覺跌下床臉撞地板之後爬回床繼續睡的啊?最好我睡姿那麼不好,而且如果真的跌下床我一定直接睡地板懶的在爬回去,因為跌過一次就不想再跌第二次的。
  
  不過熊娃娃講我臉上有被球K到的印記也就表示......那個不是夢囉?如果不是夢究竟是什麼啊?慘了,腦袋有點轉不過來,無法順利思考。
  
  拿著冰塊冰敷臉的我沒看鏡子也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悽慘,臉上又大又紅的球印讓我又氣又痛的,實在是沒心情幫自己跟熊娃娃做早餐。我很委婉的跟熊娃娃講,熊娃娃不但沒生氣還說要幫我做早餐,這讓我剛剛憤怒的心情降低不少。
  
  
  「全...全都是蜂蜜啊......」
  
  又來了,我就知道。看著桌上青一色都是黃澄澄的蜂蜜食物,有塗了蜂蜜的吐司以及加了蜂蜜的牛奶、蜂蜜蛋糕、蜂蜜糖果。蜂蜜、蜂蜜的,每個都是開頭都是蜂蜜的字,沒有其他開頭是不一樣的文字。雖然我不太想吃,但是看在熊娃娃高興又期盼的模樣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吃下來。這下我一定會甜死的。
  
  「噁.....」
  
  我喝下大量的水,胃裡的東西幾乎想吐了出來。太甜了,實在是太甜了。身體搖搖欲墬的回到房間,拿起遊戲的眼罩帶了上去,心中希望著「至少在遊戲中沒有感受到這個過多的甜」的想法上線。
  
  事情並非我想的一樣,我一上線依舊有那過多的甜味,導致於我一上線就跪在地上捂住嘴想吐。
  
  「.....好難受......」
  
  「怎麼了?」
  
  我原本垂低的頭抬了起來,望著眼前的人搖了搖頭,對方皺起眉伸手摸著我臉頰。輕柔的摸著,棕色的眼眸露出擔心的神情看著我。
  
  「沒、沒事的啦,是吃熊娃娃的料理才這樣的。」
  
  以防他在次擔心我勉強笑了笑,他原本摸著我臉的手放了下來。他也明白我那熊娃娃的料理的可怕性,雖然好吃卻過甜,甜到沒像話。如果熊娃娃太過於高興時製作的料理可不是搭配其他正常食物下去,而是搭配蜂蜜。可不是吐司加蜂蜜這樣,它的搭配是蜂蜜加蜂蜜,甜度在升級的意思。是用普通甜加上更甜的方式,呃,光想到就又要反胃了。
  
  「真的沒事?要不要吃酸的啊?」
  
  那是給懷孕的人吃的吧!?把我這要吐不吐的樣子當懷孕嗎?當我肚子裡存在小孩嗎!?以上也只能在心裡吐槽,我絕對不能把這些話直接講給他聽,不然他可能會生氣,不,我想他高興的機率會非常高。
  
  他眉頭深鎖著完全沒聽到我心聲,他竟然動手在包包內尋找著他所說的酸的食物。
  
  「不!你可以不用找了,我好多了。」
  
  「可是還是吃一下會比較好。」
  
  「不,大可不必給我吃。我真的好很多了,你看。」
  
  我馬上從蹲地的姿勢站了起來,還順便跳了幾下假裝精神非常好的樣子給他看。
  
  「嗯。」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心的表情笑著。說實話,我很喜歡他笑的樣子,就連他聰明的樣子和為了我努力以及裝白痴的傻樣,這些我都喜歡......啊嘞!這樣不就擺明我很喜歡他了?這樣想不就超過友情、親情了嗎?!不不不不不、不對!這只是純粹的喜歡吧了。沒錯,純粹喜歡。在我心中完全否定剛剛的想法,只留下「純粹」這兩個字,「喜歡」這兩個字不知不覺不知道丟到哪去了。
  
  沒注意到我心中對他變化的焰,他拍了拍我肩膀笑著講。
  
  「大家都在等你呢,跟我走吧。」
  
  焰抓住我的手帶領我向前走,他帶領我走進城內穿越幾條街最後直接帶進餐廳內,一進到餐廳包廂內一開門就覺得四周空氣很凝重的感覺。
  
  「怎麼了嗎?表情怎麼都這麼嚴肅的?」
  
  「星塵你說看看。」
  
  「啊?」
  
  洛雪靠近我像緊迫釘人的方式盯著我不放。被能反映我樣子的眼眸盯著讓我渾身不對勁。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還是之前那些搶婚的人找到我們了嗎?如果真的是那樣大不了再跟他們拼不就得了?
  
  「每個人意見都不同,我是覺得藝之團隊比較好聽。成為尋找藝術的隊伍。」
  
  她對自己講出來的話自己同意的在點著頭。我則是搞不清楚她在講什麼而發愣住。
  
  什麼跟什麼啊?
  
  「老姐妳想的也太簡單、太無聊了吧?」
  
  「你說什麼?討打嗎?」
  
  「大哥哥,你覺得音樂隊很好對吧?聽起就很快樂呢。」
  
  「......嘎??」
  
  「戀日風比較好。對吧,老公?」
  
  「.....嗯。」
  
  「喂,你們倆夫妻不要隨便亂取,這名字是你們兩個現在的心情吧?」
  
  「是沒錯啊,這名字有戀愛的感覺。對吧,老公?」
  
  「是戀愛沒錯,那就把結婚紀念日改成叫戀日風好了。」
  
  「哇~太好了~」
  
  「.........................」
  
  五對眼睛無奈盯著這兩個熱戀到不行的白痴夫妻身上。
  
  我手撐住沉重無比的頭,食指跟大拇指按壓著太陽穴讓疼痛的感覺盡量減輕點。他們到底在講些什麼啊,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怪名字,光聽起來就讓我頭痛無比。
  
  「你們幾個別再講那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名字了,在講我都感覺頭會爆開似的。」
  
  「咦?」
  
  除了我之外的人都發出奇怪的疑惑聲,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在對著我講說「你怎麼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啊?」的樣子,這樣讓我心中有種不爽感。你們幾個在我沒上線的昨天到底有討論或講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啊?
  
  「大哥哥,我們當然是在說隊伍名字啊。」
  
  「沒錯。塵,我們隊伍一直都沒名稱這樣不算正式隊伍,而且取好之後還要去登記呢。」
  
  「你竟然連這件事都不知道,真可憐。」
  
  洛雪用嘈諷的語氣講著,妍鸒姐也突然抱住我摸著我頭用安慰的口氣講
  
  「可憐的小塵,不知道沒關係的喔。」
  
  「........................................」
  
  每個人怎麼怎麼都好像把我當小孩子一樣耍?
  
  「大哥哥乖乖喔。」
  
  怎麼連正太郎也一樣啊?!被小孩當小孩讓我鬱悶到不行。我從妍鸒姐懷裡推了開來,半瞇著眼看著大家。
  
  「別把我當傻子,我本來就不知道你們在講什麼,更何況你們在講的事情應該沒跟我講過吧?」
  
  「好像......沒講過呢。」
  
  每個人摸著自己下巴思考過後緩緩講著。可惡,我就知道,剛剛還把我當傻子一樣耍我。
  
  「為了表示歉意隊伍名稱就讓你取吧,隊長職務就也讓你當吧。」
  
  洛雪雙手叉著腰,做出高傲的姿勢,表情也在對著我講「快感謝我吧,讓你有這份榮耀」似的。好不爽,真的讓人好不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