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七章 邀請?貴賓?

  
  「感謝大俠相救。」
  
  什麼?我什麼時候就過祂了?又怎麼救法??
  
  接下來祂繼續說下去但我腦袋卻無法裝入祂講的古裝式語言,其實說實話我自己是聽不懂那些,麻煩來個人給我翻譯成現代語!
  
  腦袋再次呈現空白狀態直到有人把我推醒為止,終於說完了嗎?這次時間好像過了好幾個小時似的。
  
  「現在有人可以幫我翻譯祂剛剛講的話嗎?麻煩翻現代點。」
  
  焰苦著臉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幫我解釋。
  
  「她意思是祂不是鬼而是怪物啦,怪物樣貌是蝴蝶而且還是這裡的BOSS啦!」
  
  「嘎?」我清了清耳「什麼?」
  
  焰在次講還特地解釋清楚點「她是這裡的BOSS,原型由於是蝴蝶容易被奇怪怪吃下,而吃下他的史萊姆體內的構造很特殊,特殊到讓她睡在裡頭出不來!」
  
  他最後一句講的大聲一點.....還真大聲讓被說的人都紅起臉來,焰怎麼感覺像是要被氣死的感覺啊?
  
  「然後被我那一箭給救出.......」他肩膀下垂很無力的樣子「凡正救她之後她想當我寵物.....」
  
  「不是啦,是僕人!」
  
  「都一樣啦!妳本身是蝴蝶當然是寵物!」
  
  「..........」
  
  她被焰講的無話可說了,不過焰幹嘛這樣對待她啊?雖然她很笨被怪物吃進肚內,不過人家好歹是這裡的王啊.......呃,她能當王都有待考證了。
  
  自從焰有了寵物之後他每天幾乎臉色難看的看著我,一點高興的喜色都沒有。擺這什麼臉色給我看啊?有個美女當寵物有什麼不好的?雖然人家左邊被針線給縫了起來但是她那頭紫蘿色的長髮和同色的右眼眸非常的漂亮,就連臉蛋都非常清秀,就這些有什麼好難過的?真搞不懂他。
  
  「這是什麼東東阿?」
  
  正太郎手中拿著一張紅色的紙片,當他翻轉紙片時陽光照射下紙片上的字閃閃發亮著。金色字體紅色紙片難道這會是傳說中的.......喜帖!?
  
  正太郎準備要打開來看時卻被焰給直接搶走,焰用手背拍著那張喜帖講
  
  「先不要打開,先問你們確定要去看嗎?」
  
  「我是蠻想看看婚禮場合的。」
  
  「要看~要看、看美麗的新娘子姐姐和新郎大哥哥~」
  
  「嗯,同意。去看那婚禮的教堂也好,這遊戲應該會把教堂設計成現實沒有的吧?」
  
  「老姐妳怎麼還是老樣子喜歡去看那些啊?」
  
  洛雪手握拳頭狀往他弟頭上敲了下去「要你管!?不懂藝術美的閉嘴!」
  
  洛夏真的手捂住嘴不開口,我往焰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見他念念有詞的也不知道在講什麼,不過他最後一句刻意講的大聲點好讓我們都聽得見。
  
  「....打開囉.....」
  
  當然大家早就同意他這麼做了,他也理所當然打開那張紅色喜帖。在那瞬間感覺身體向被人拉扯般疼痛,那種由上被拉扯就像要把我身體拉成兩半就連視覺畫面都變個樣之後又感覺是由上而下的衝擊,身體一下感覺拉扯之後又是壓力和重擊,雖然不是玩雲霄飛車但害我現在有點想吐........
  
  每個人都蹲在地嘔吐著,我聽到嘔吐聲和嘔吐的臭味終於忍不住也一同一起吐下去。明明沒吃什麼肚子照樣能吐出點東西,吐出的都是胃酸和一點水,也不知道那是口水還是體內的水份?
  
  吐的有點頭暈呢....。我試著定下眼直視前方卻模模糊糊揉著眼也只能見到一片白色的場景,手敲了敲頭眼睛才稍微好。一片白色場景原來只是粉刷成純白色的教堂,這個教堂的外觀不管怎麼看都跟電影情節的一個樣,完全沒有感覺到是世間少有的樣貌。我耳邊聽到有人嘆息的聲音反射性往旁邊看,只有看見發著青色灰暗光芒的鬼火在飄嚇的我往後跳開。
  
  「哇!鬼出.....恩?洛雪?...洛雪妳沒是嚇人幹嗎啊?!」
  
  「....為什麼那麼普通.....為什麼.....」
  
  「不行了,這傢伙已經進入『為什麼』的世界去了。」
  
  我只好半推半拖的情況下把洛雪拖進教堂內,其他人則跟在我後頭。進去後讓我剛剛對著教堂的普通想法徹底改觀了。米白色的牆壁而地板鋪滿著紅色地毯,右邊是旋轉式樓梯延伸到教堂頂上,如果往上看就能看見上頭的教堂大鐘,這個應該是讓人走上去敲鐘用的吧?啐,又不是彿堂,只有和尚才會去敲它嘞,神父只會去拉繩啦!
  
  左邊則是一般鋪著紅毯的樓梯,樓梯延伸至二樓那應該是要讓新娘走下來的地方吧?看樓梯旁扶手部分都是花當裝飾就知道了,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那扶手正在發亮?我半瞇著眼看才發現這扶手上頭都鑲滿夜光石,由於燈光照射下才會反射出夜光石透有的光芒。真想摘下一個帶走呢。
  
  看著看著教堂的鐘聲此時響了起來,但是我左看右看上看的都沒有一個神父或修女過去拉鍾,難道這鍾是自動式機械鍾?我聽到外頭有群眾吵雜的聲響,沒多久就有一大群人湧進教堂內讓教堂擠的水洩不通,就連我們都慘遭人肉漢堡的滋味。我臉都貼到牆壁上眼睛勉強張開也只是半瞇著,我視線也只能往左邊看過去(誰叫我臉壓到貼在牆邊),洛夏雙手撐住牆壁他非常吃力的努力撐住,他那麼努力除了怕自己被壓外還有是因為在正太郎正在他前方。正太郎身體畏縮臉上的表情是極為恐懼害怕著,他可能是看見人潮的湧入才開始害怕,也有可能讓他回憶到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吧?
  
  附近有認識的人在大叫,那聲音應該是焰吧?他在叫什麼啊?聽不太出來呢。沒幾秒後他可能放棄了吧,因為已經沒聽見他的聲音了,但是才過沒幾分鐘我就很清楚焰說話的聲音了就像他在我身邊一樣。奇怪他是怎麼做到的?剛剛他的聲音距離明明很遠的啊?
  
  『大家都沒事吧?』
  
  『沒事啦.....不過怎麼那麼擠?』
  
  『老姐是妳沒事我這可有事了!』
  
  比起你我才有事好嘛......靠!別再擠了啦!
  
  『吵死了你的事關我屁事啊!』
  
  那兩個在吵什麼啊?再說一次最有事的是我才對吧.....都要被壓扁了!我在心中呢喃念著。
  
  『奇怪正太郎跟陳怎麼沒說話?!塵妳沒事吧?快回答我啊!!』
  
  『正太郎在我這至於星塵的話....他在我附近不過好像要被壓扁了....』
  
  終於有人發現我被壓了.....,知道後就趕快救我吧!我快不行了。
  
  
  終於擺脫人肉漢堡的痛苦了,而幫我們擺脫的人不是焰反而是洛雪,不過她幫我們方法有些對不起人呢,把人踹開、抓住胸襟、恐嚇等等方式讓人讓出一條路。雖然我們很感謝她救我們啦,但是她這麼做會害我們覺得丟臉丟盡了。
  
  我雙手捂住臉指尖感受到面具的冰冷,面具內的我的表情可以說是欲哭無淚,我帶點震抖的發出音講「下、下次.....不用救我算了.....」
  
  「妳這什麼話!本小姐救你還這樣,不知好歹的傢伙!」
  
  「..........」
  
  難道妳就不能安靜點嗎?對了,目前我們脫離人群而跑道樓上二樓避難,根據某人的情報說這次婚禮算是遊戲中第一個啟動的新人。當然遊戲公司要這些新人婚禮能熱鬧一些就發送喜帖,總共發送二十五張能攜家帶眷,說錯了,是能組隊一同參加。順便兩提,一組隊伍能加七個人還有這喜帖是在隨機在怪身上然後隨機掉出。所以說這二十五張喜帖一發送出會有二十五個隊伍進入總共是一百七十五個人在這說大不大的中等教堂內。難怪那麼擠!
  
  我展開雙手用力做深呼吸吐氣的動作,心中雖然不喜歡洛雪剛剛救我的方式不過還是滿感謝她的,在當人肉漢堡時我無法正常呼吸就連身體幾乎都不能動彈讓我十分難受。
  
  做完呼吸吐氣動作後我身體靠在由白色大理石製作而成的欄杆上,呼口氣問
  
  「是在這等婚禮開始還是要怎樣?」
  
  正太郎墊著腳高舉手「我我我、我要看新娘子姐姐!」
  
  「新娘啊....」洛雪撫摸著自己下巴思考著,她的眼中散發的好奇光芒。
  
  這傢伙是在想什麼啊?看起來不懷好意似的,只希望不要出什麼事就好.....
  
  延著走廊心情像在散步般慢慢走著,不知怎麼得走在這種柔軟的地毯就好像就走路雲端之中呢,看來這地毯材質是用最高級的吧?走道的石材都跟大廳看到的一樣都全都是大理石地鋪成,就連欄杆就是鑲著夜光石和各色花朵,負責設計這教堂的人應該是很喜歡這種款式的。
  
  已經走到走廊盡頭也只看見一扇木門。
  
  「難道走錯邊了嗎?」
  
  我手搔了搔頭充滿困惑的看著每個人,最後視線在回到之前走過的走廊另一頭看過去。在走回去好麻煩...。意識到我散發出麻煩眼神的焰主動去去開我後方的木門往裡頭探頭看過去。
  
  其實他可以不用這麼做因為....我這時才注意到門旁邊掛著「新娘休息室」的牌子,我大可直接進去然後跟新娘打聲招呼也就不會讓焰去看,不然我覺得他那樣探頭探腦的看很像一名小偷。
  
  直接敞開大門馬上卻聽見抽出武器的金屬聲隨後裡頭的人小心翼翼的方式低聲問
  
  「你們是誰?是貴賓還是殺....敵人?」
  
  那聲音的主人有著優美的嗓音,優美規優美但我聽到她最後一句話好像是說錯而趕緊改口,不過為什麼那句我會覺得有點像要殺人一樣啊?
  
  門內的沒有燈照亮那可能是在我們打開的瞬間關掉吧?這樣可想而知裡頭的人防禦心很重。正太郎瞇著他那水藍色的雙眼看著門內,他看到最後很開心的笑了起來還拍著手。
  
  「哇~是新娘子姐姐也~」
  
  裡頭人聽到正太郎如此回答的聲音也鬆了一口氣,她把燈打開原本伸手不見拇指的房內馬上綻放光明裡頭的擺飾也清楚可見。簡單的擺飾也讓人覺得簡單可愛,不對,不是簡單可愛應該說是本身就可愛,裡頭的任何物品、家具都像小孩子睡的兒童房間一樣,又說錯,是完完全全一樣才對。有著小孩專用的動物娃娃和至少大人能坐下來用的椅子、桌子,角落還有一個可以暫時躺著睡覺用的小床,不過那小床一般大人也不可能躺的下去這一定要趴著睡才行。
  
  而我們要找新娘坐容端正的坐在兔子形狀的椅子上微笑看著我們,在新娘旁邊的小桌上有一支銳利的手裡劍在那,那手裡劍銳利到可以插進桌面,為什麼我不用去碰它就知道它有多銳利而且還可以形容?原因在於新娘可能是放錯位址或有可能是故意的吧,她把那支手裡劍接筆直的插進桌面了。一個是像溫柔女神般微笑的新娘另一個是忍者殺手常用的武器插入桌面內,這樣看這景象都覺得好恐怖噢....莫非這新娘職業是忍者?
  
  新娘從下往上打量著我們在笑一下微微歪著頭,我可以從她表情可以知道她正在裝出不解和困惑。這裡唯讀在興奮的只以正太郎和洛雪,瞧他們兩個的樣子讓我真的想找個洞去鑽算了。
  
  正太郎跳到新娘旁跟她聊天另一個人則是觀賞和試摸著新娘身上的禮服。新娘雍有著中國人特有的黑髮唯讀那雙眼眸不是黑色而則是深咖啡色,她柔順的黑髮長至腰際。正太郎靠近新娘耳邊似乎講了什麼好笑的讓新娘手掩住嘴呵呵笑著,看樣子正太郎講的事一定很好笑不然那新娘笑道肩膀都抖了起來。
  
  正太郎又在她耳邊講了一段話,新娘聽了之後點下頭看著在她前面的我們在往牆邊的小時鐘看一下
  
  「婚禮快開始囉,你們先出去吧。我還要準備一下。」
  
  
  「嗯。」
  
  我簡單回應卻聽見洛雪心不甘情不願的嘆氣聲,她似乎還想繼續觀賞新娘的禮服呢。
  
  我們照著新娘的話出去還不忘關上門,離開那間房間我們再往回走一段距離,每個人都靠著欄杆往下看,從上面往下看黑鴉鴉的一片人群都帶的各種奇形怪狀的頭飾或裝飾就連頭髮顏色加起來可以排好幾個彩虹了。
  
  焰慢慢靠近我,他低聲講的
  
  「妳希望以後能這樣嗎?」
  
  「你這是在講什麼話啊?我實在是聽不懂!」
  
  「妳知道的,只有妳知道我在想什麼。」
  
  他雖然面對著我說話,但是我從他眼眸中讓我覺得他是在跟別人說話,這樣讓我覺得很不爽不由自主想罵他,很想大聲罵著他講「你是在跟誰講話?我是我!難道不懂嗎?」不對!我幹嗎想講「我是我」?我本來就是我啊,不然還會是誰?
  
  「我就跟你說了,我聽.........!」
  
  我還沒講完話教堂的鐘聲再次響起,我反射性往鐘聲的地方看過去,只見從放置鐘的樓頂上灑落了各樣無數的花瓣和紙片,每個顏色的花瓣都有就像似全世界的花瓣都聚集在這一樣。
  
  這種景象真的很美,美到沒話可說,我張著嘴吃驚的看著這景色。教堂鐘聲每響一次花瓣就掉出不同的樣式就連紙片都一樣,大約鐘敲第七次的時候那聲音比其他次數敲的時候更加大聲響宏亮,像似刻意般它一敲完就停了下來,但是散落的花瓣和紙片還沒消失繼續飄蕩著。
  
  下頭的人繼續吵雜著,你們這些人難道就不能閉一下嘴嗎?不閉嘴會要你們命噢?用膝蓋想也知道這鐘聲代表什麼意思!這意味著婚禮已經準備就緒就只欠東風,不對,是只差新娘跟新郎出現。
  
  我抱著期待著心情看著即將舉行的婚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