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六章 遇見?

   
  「幫忙把這兩個人搬到椅子上做好。」
  
  「─?」
  
  雖然不明白她要幹嘛我還是照她的話做,把焰跟正太郎移動到椅子上。看著再次熟睡的兩個人讓我心中非常複雜,原因之一是因為我剛剛還搬的累個半死這兩個卻睡的那麼死,想氣死我不可嗎?!另個原因是.....擔心他們會不會永遠不醒......。
  
  「我去找我老弟過來,在這.....唔......」
  
  她露出痛苦表情按住腹部蹲了下來,看她那麼痛苦瞎眼的人也知道她暫時沒辦法用那種身體去找人的。
  
  「妳弟是長什麼模樣?」
  
  她勉強抬起頭回答「我跟他是雙胞胎,你一看就知道的。」
  
  「我明白了!」
  
  我用力點頭走去門邊準備開門把時──
  
  「老姐妳在這嗎?....哇!」
  
  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了。原本要開門的我卻因為門已經被人打了開來,重心不穩而開始往前倒。時間像在撥慢動作般一樣,我往前倒而前方正好有個人,我雙眼對上棕色的眼眸,那雙眼清楚的能反射我的身影,非常清澈的雙眼。
  
  最後還是跟前來開門的人跌在一起了。
  
  我吃痛的摸著自己的頭,一定是撞到什麼東西了,不然怎麼可能那麼痛!對了一定是撞到開門的人了。我睜開雙眼看著前方卻不見任何人影,隨後聽見我底下有人正在低聲呻吟著,我反射性往下看......
  
  「......哇!」
  
  我嚇的彈起來伸手把被我壓倒的人拉了起來。
  
  「喂!沒事吧?」
  
  我雙手抓住那人肩膀拼命搖晃著,那人也只呻吟回應。完了這人已經正楚於昏迷狀態,我又害人受傷了啦!
  
  又次聽到有人嘖了一聲,是那女的又在咋舌了吧?我轉頭要看她時她已經從我旁擦身而過,我只看見她那頭火紅色頭髮。她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朝我手中的人乎了一巴掌並大聲罵著。
  
  「笨老弟這時候還睡什麼?快給我清醒!」
  
  她那巴掌還真是乎的好呢,那一打被我壓倒的人也馬上清醒過來,那人還迷迷糊糊地講話。
  
  
  「咦?老姐?唔.....為什麼臉那麼痛?」
  
  你被人乎巴掌難道都不知道嗎?
  
  那女的一把抓住那人的衣服「笨老弟你又配錯藥了,快做解藥出來!」
  
  「咦?喔.....」
  
  我從來沒見過會有人會出現這種反應,被人抓住的人通常是嚇的沒話說要不就是嚇到連話都斷斷續續的,可見這人已經被人嚇習慣了。看那人在回話後馬上就動手製作東西了。
  
  「放心,我老弟在製作一般催眠用藥不怎麼好,不過解藥一定是可以製作出來的。你說是不是啊?老弟。」
  
  「嗯....」
  
  他低的頭簡單回答手則不停的動著,地上再不知不覺中已經放了許許多多的不同顏色的瓶子。看著他製作的過程後我才想起那女的剛剛的話。
  
  「.......他是妳弟?」
  
  「是阿,我不是說過他跟我長的很像嗎?」
  
  不像,一點都不像!坐在地上的人在我站的地方能清楚看見他的長相。他有著清秀的臉孔和溫和的雙眼,就連頭髮都是紅棕色的。但是回憶起跟他相撞的時候,他那清徹到能反射我的眼眸,還有他的髮型也是長髮。清澈的眼眸跟髮型只有這兩點是跟那女子一樣。
  
  「妳弟製作出的藥在我同伴身上到底產生什麼效果?」
  
  我為了轉移話題而問她。實在是不敢跟她講「妳弟根本就跟妳不像」這句,講了怕她生氣或難過。
  
  「一個是生氣另一個是難過。」
  
  「那不是接下來就歡喜和快樂了嗎?」
  
  「你以為那是會喜怒哀樂的藥喔?」
  
  我就是那麼認為的啊,誰較兩個反應都在喜怒哀樂之中啊?
  
  「完成!姐拿去。」
  
  他把一瓶裝有淺綠色的液體的瓶子扔給他姐,他右手放在左肩上扭動著僵硬的脖子,接著就把地上的東西全收進他的包包內。
  
  那女的一拿到解藥就走到焰跟正太郎前,她一手捏住他們嘴把液體往他們嘴內到入,那兩個昏倒的一喝下液體就身體微微震抖。
  
  「真的.....不會有事嗎....?」
  
  「放心、放心~」
  
  兩個昏睡的人終於醒了過來,但是醒的方式挺恐怖的....有如僵屍復活記,原本坐的好好的人卻像坐道彈簧床一樣彈了起來,而一起來就開口問
  
  「咦?怎麼了?」
  
  「我覺得我頭好痛......塵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沒事啦。」
  
  
  我以為之後這兩個醒來之後狀況會很好卻相反,焰反而跟那女的在對質著。
  
  「我認識妳喔。遊戲才開短短幾天就再通緝排行榜的內,而且還是第一名呢。」
  
  「你是誰?GM嗎?」
  
  焰雙手交叉笑著「不是,只是一名員工。」
  
  「是員工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種事?通緝排行目前都沒顯示出來,最多也只有本人玩家知道。」她揚起嘴角笑眼神很明顯的是講「沒想騙我」的表情。
  
  「哎阿,我們公司可是會給員工名單的,也表示叫我們幫忙抓囉。」
  
  「哼,還真敢說......你是想跟我打嗎?」
  
  她說著瞬間早已拿出武器出來,擦的閃閃發亮的短見反射燈光照射到焰臉上。焰完全沒露出害怕或其餘的表情,他很鎮定回答
  
  「我沒能力跟妳打。」他半瞇著眼繼續講「只想問願不願意加入我們?」
  
  她手中的武器沒要放下的意願繼續拿著,她用鼻音哼了一聲。
  
  「叫一個通緝犯加入你們有什麼好處嗎?隨時可以帶補我?」
  
  「是沒好處,我們只是在缺人入隊......不過有件事對妳有好處。」焰裂嘴笑著看她。
  
  「好.....處?」
  
  女子對於他的問題產生疑問和懷疑,不只她有疑問在這間房間的人都歪著頭看著。
  
  「我可是有辦法幫妳從通緝排行榜內消除掉。不相信就算了,塵、正太郎我們走。」
  
  焰腳推開椅子站了起來對著我跟正太郎講。
  
  「咦?」
  
  我不明白他要幹嘛而叫了起來,卻看見他準備開門走人時我小跑步跑了過去。
  
  女子拍了桌站起來「等下!」
  
  「幹嘛?不是不相信了嗎?」焰轉頭一副很跩的樣子,讓我身為他認識的人也想說「他是誰呀?我根本就不認識!」,超想假裝不認識他的。這什麼跩臉啊?
  
  「我相信!讓我跟你們一組!」
  
  「好,又對一名成員了。」
  
  「......我們是專門強迫人入隊嗎?」
  
  用誘惑的方式要人入隊這種算隊友該做的行為嗎?
  
  
  雖然洛雪不滿焰用這種方式強迫要她入隊,不過她本人還是笑著對我說「我入隊的原因除了那傢伙的條件外,另一個是因為覺得你這傢伙很特別」,聽到這句話時讓我不僅覺得很尷尬,最怕她會喜歡上我還有某個人開始忌妒到發火起來。順便一提,洛雪是那個被我打輸的那個女的ID而她弟則叫洛夏,我一聽她弟名字第一個想法是落下東西包括對她也是用這種想法。
  
  洛雪職業是流氓她弟則是製水用鍊金術師,兩種職業其實可以不用找人入隊,他們原本也是這樣打算的.....卻被我們給阻斷。就這點我還真對不起他們。
  
  我已經熟悉跟他們在一起戰鬥了。由洛雪負責引怪接著我負責阻擋怪繼續前進,焰在正太郎後頭發射箭矢攻擊怪的弱點,正太郎狂放法術念著咒語讓怪的動作加以被阻撓,對了洛雪的弟弟─洛夏只能製作攻擊型和補助行藥水投擲在我們跟怪身上。這一些都是我們作戰方式,這比只有我跟焰打怪時還要輕鬆一些,不過即使這樣分配我還是會很累。怪永遠只會打我,我只能兼顧當打手和肉盾的責任。真希望有人可以陪同我當呢。
  
  我累到直接大字型躺在地上,手都麻到不像話,身體也疲倦到不行。剛剛打的實在太激烈了,一下子就挑戰超過我極限多的怪,實再有夠累人。回想起來我們挑戰的怪數量大約超過五隻以上吧?那些怪等級也還好只高我差不多三、四等不等。
  
  其實我們會挑戰這樣高一點的怪是因為我跟焰等級在這隊內算最低的,這些怪對其他人而言算剛剛好。果然是一山還有一山高.....不對,好像用錯成語了,唉....算了。我自己還以為因為焰使用特權的原因我可能是這遊戲中等級最高的,沒想到竟然還有很多人等級都比我高許多。看來初期的怪時再是好打到不行。
  
  啊!對了,我雖然是天族跟人族的混血但還是有具備著天族的能力,但這能力也只有等級到達五十幾等時才能使出來。竟然要那高等時才能使用.....
  
  此時時間都已經下午三、四點多了。就在此時洛雪既然好心的問我們
  
  「有沒有人要吃三明治?這我自己做的。」
  
  她裂嘴笑著,我認為那是不懷好意在笑。但是看她手中的三明治不管是外觀和顏色以及味道都讓人食指大動,看著焰跟正太郎都拿了起來我也把剛剛洛雪的不懷好意笑容給拋開自己也拿了一個起來,不過還是拿最小的那一個。自己心中明白剛剛那笑容一定是有詭計的,但是不爭氣的肚子已經在狂叫了,也只好拿一個來吃了。
  
  我把三明治送入口中,充滿著怪異味道混合起來直衝我鼻跟腦門,霎那間我感覺暈頭轉向。食物不自覺有掉進胃內,胃拼命的對著我抱怨,抱怨著有東西在裡頭亂竄,那不知該怎麼形容的怪異食物在我胃袋中調皮的亂跑。我痛苦的彎腰幾乎是狂咳的方式想把胃中的食物給咳出來,食物像是有意識般不想出來。
  
  胃好難受。我仰起頭看著害我如此的罪魁禍首卻反而看到一瓶透明到能看見裡頭的瓶子,而裡面裝有像水般透明的液體。拿著瓶子的人發出親切的笑聲,他那笑聲就有如天使般的在笑一樣。這是當時陷入深淵的我這麼想的,就好像是看到天使一樣。
  
  「喝這個會好過些。」
  
  我二話不多說一手就拿走瓶子,開瓶猛灌下去。冰冷的液體究手如水般從喉嚨滑順下去,到達胃部時原本還在亂跳的食物也平靜下來,就連那怪異的味道也一掃而空完全消失。多麼神奇的水啊!這是神水、神水!!!──
  
  「好多了吧?」
  
  我用袖子擦拭掉嘴角滴漏出來的水,充滿感謝的語氣對著救命恩人說
  
  「謝、謝謝。話說回來,這食物真是.....唔!」
  
  我嘴被自己的救命恩人給捂住無法說出接下來要講的「又夠難吃」這句話。我充滿困惑的看著眼前捂住我嘴的救命恩人,阿勒?我還以為我救命恩人可能是焰或正太郎勒,沒想到既然是害我如此痛苦的人的弟弟。洛夏竟然會成為我救命恩人。但仔細想想剛剛沒拿三明治的也只有他,其他人包括我在內都拿來吃了,也就是說.......。
  
  我眼睛往旁邊移動卻不能直接看過去只好用餘光來看。那兩個讓我擔心的人手中已經拿著跟我剛剛拿的一模一樣的瓶子,兩個人虛弱的喘著氣。
  
  每個人都第一次嘗試到從地獄到天堂的滋味了,但這滋味我一輩子都不想再試一次。
  
  洛夏食指抵著嘴唇低聲輕講
  
  「千萬別在我老姐面前講食物難吃,這樣才能保住性命。」
  
  我拼命點著頭後他才肯放開手。我深深呼口氣把那句話給吐了出去,看著洛雪的臉卻發現她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們,開口問
  
  「怎樣?好吃嗎?」
  
  「....啊.....恩.......」
  
  我臉頰旁滴出冷汗我手馬上摸掉,以防洛雪看見。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人,料理煮不好還很期待每個人說好吃,說難吃就可能把我們給宰,難道她煮完後不會試吃一下嗎?
  
  感覺衣服被人拉扯低下頭看,正太郎著拉著衣服抬著頭看著我。我蹲下跟他差不多同樣高度問
  
  「怎麼了?」
  
  他搖了搖頭「沒有,我習慣拉著人的衣服。」他微微歪著頭「星塵哥哥不喜歡的話我不會再拉的。」
  
  「沒關係啦,對我來說不會怎麼樣的。」
  
  「真的嗎?!」
  
  「應該拉....」
  
  我那樣回答後他高興到幾乎要跳了起來,之後不管我走到哪他就拉著我衣服跟到哪,這樣的情況根本就像是年輕爸爸帶著年幼的小孩一樣嘛....。喂....誰是年輕爸爸啊?要也是年輕媽媽!呃,,,,這樣講也不對啊!自己開始吐自己嘈。
  
  
  不知道這時候遊戲是什麼季節,只能從太陽灼熱的程度判定應該是夏季。我們每個人幾乎手中都拿著寶特瓶,口渴了就喝裡頭的水解渴。本來想說走山路可能會涼快些卻反而相反,早知道就走海邊那條路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都已經走了那麼久也超過山腰,雖然還有一大半路要走但我的腳卻再也走不動。我雙眼成現呆洩狀態感覺身體搖搖欲墬的,看來我是熱到快中暑了。
  
  我們之所以那麼辛苦的爬山也是有原因的,等級越高者就必須前往更危險的地方才行,就這個我們才會上山,純去練等跟修行是不一樣。我在講什麼啊?又不是去當和尚或尼姑!
  
  一屁股隨地而坐,把瓶中最後一點水喝下,我用非常絕望的眼神看著害我如此痛苦的兇手,但由於太刺眼我無法注視太久。眼睛閉著看就覺得好閃,早知道別耍笨去看太陽了。
  
  焰坐在我旁邊他把他的水給了我,我也二劃不多說拿走「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水不夠再跟我講。」
  
  我們玩遊戲和現實都幾乎過了好幾個禮拜,實際天數我也忘記了,反正過了很久就是了。
  
  我邊擦拭嘴角邊點頭回應。休息夠就必須前進,這條山路讓人覺得永遠走不完一樣,不管怎麼走我自己都覺得四周的樹木都一個樣,但還是要照走不誤。我眼神照樣失焦雙腳還是不停地走動前進,只到我耳朵聽見有人的歡呼聲為止我眼神才終於恢復正常,原本走到最後頭的我也不顧腳的哀號我照樣快速跑道前頭。
  
  至少這裡有清爽的風再吹,沒有什麼花草都沒關係有風就好。原本全身被太陽曬到皮膚都覺得像被火灼傷一樣熱,被清爽的風一吹就像突如其來下一場雨讓原本炎熱的地方澆熄一樣。有風~真好─。
  
  有個像果凍狀的東西從我視線前跳過,我以為自己眼花手握拳頭揉著眼,卻照樣看見那個果凍物體。米白色的半透明的果凍物能清楚看見它體內的物品,看來它剛吃完一頓飯而且還是大吃一頓過呢,肚內東西多的要命。
  
  「那個該不會是史萊姆吧?」
  
  「沒錯啊,幹嘛這樣問?」
  
  我沒有回答問我問題的人卻反而腦袋拼命練想著。每次不管什麼遊戲都必定會出現的最低等怪物史萊姆,有時候也會跑到高等區等待玩家出現被人K死,它們根本就是怪物圈裡頭頭號成員怪之一嘛!這種低等史萊姆怪怎麼會呆在這座山上?難道其實這邊不是我們該練等的地方反而要繼續走下去!?不會吧?拜託饒了我吧,我已經無法再繼續走動了啦!
  
  還好的確是這裡沒錯,根據焰所說這裡的怪物雖然不是高等怪但這裡的物品調的比其他地方多好幾倍。我原本以為大家都只是要去練練等級卻反而是因為洛雪關係,洛雪要求要去那一種怪血少東西多的地方,焰也只能想到這裡。這地方算是很少人能進得來找得到的地方,我以為焰又使用特權卻反而沒有,原因在於我們進入這座山的地方本身就是高等的才能上來,山底下的怪強到不行而我們剛好又能打贏它們。這可是說我們是很幸運過來囉?
  
  物品真的很多而且是多到爆!我包包內的東西除了水跟食物外就多出了許多雜七雜八的物品,這些都是從那些史萊姆那打來的。也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吃下這麼多東西的。
  
  「焰打完這一隻就可以走人了。」
  
  「確定嗎,洛雪?這裡再進來就更難囉,怪到時會比現在更高等的。」
  
  「確定、確定啦!這些玩樣賣掉至少能花上一個月之久,在呆這裡本小姐我都會閑到發慌了啦!」
  
  「是、是。」
  
  焰無奈笑了一下,就拉起弓把最後一支箭矢刺入遠方一隻質感像金屬的史萊姆怪體內,之後只聽見啵的一聲史萊姆爆開它體內的東西也隨後滾了出來。
  
  我似乎看見有個小小的翡翠色物體用滑行的方式從史萊姆屍體滑了出來,我以為自己眼花而手握拳頭揉著眼,看次看一次卻看到有名女子站在旁邊。
  
  「我完了....眼睛出問題了。」
  
  「我也一樣....」
  
  「本小姐也是....是曬太陽太久才這樣嗎?」
  
  「老姐跟那沒關係,我自己也眼花了。」
  
  「大哥哥,那位姐姐好美喔~」
  
  「正太郎怎麼連妳都眼花這樣講啦?這裡不可能會有人在的要也是.......是....?不會吧?」
  
  我這麼一說在場每個人的臉色都慘白起來,這句話的衝擊力實在過於強大讓我腦袋整個空白起來。
  
  跟眾人相反的只有正太郎一個人,該說他比別人勇敢還是說是個神經遲鈍的人呢?他沒見到其他人的反應反而開開心心地用跳的方式跑道那個看四鬼的女子旁邊,他笑著
  
  「大姐姐妳怎麼會來這?」
  
  我從腦袋空白處恢復回來,看見正太郎如此大膽的跳去鬼小姐旁邊,嚇的讓我心跳都少跳一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