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四章 私人空間

    「沒你的事了,可以走了。」
  
  焰對著我轉職師甩了甩手叫他離開,那老人恭敬不如從命的用我從沒見過的速度跑離開這邊。當然他還是回到地底再跑回去的。
  
  「你怎麼叫他走了?不是還要打怪嗎?...沒他怎麼知道怪長啥樣?」
  
  我雙手叉腰等著他解釋,焰看到我做出如此反應他面色難看地說
  
  「......你又忘了嗎?」

  聽他這句話馬上讓我想起來之前他講過的那一句「遊戲是我創的」,慘了,才沒多久聽他這樣講我就馬上幾分鐘以內都忘了。看樣子他心裡一定很難受,不對!我更難受!我竟然會像得健忘症一樣忘東忘西,我還那麼年輕竟然會犯下這如此大的錯誤,真是慚愧!
  
  我雙手擺後抱頭臉看像別邊不敢面對他那張受傷害的臉,還假裝正經的吹起口哨或是四處張望,真的實在是不感直視他那張臉。
  
  我能感受到正前方有強烈視線在看的我,我當然知道是誰在看啦,就我剛剛偷看他一眼時可以看見他眼角正露出幾滴淚水,這下更難直接面對他了。
  
  我無力垂低著頭眼睛往上瞄了一眼,那傢伙竟然表情都變了起來像是看見什麼駭人驚恐的表情一樣,臉色瞬間白的跟純白紙張有的拼的程度,可以說是連點血色都不見,焰他全身發抖腳往後慢慢移動手還不時拉著我衣角,意思要我跟他一起走的樣子。
  
  任誰都會想知道對方是被什麼嚇到而一同陪看在一起嚇到吧?可是我有點不太敢,根本就是想看卻又不敢看那種交錯複雜的心情,除了焰的表情外還有每當我想抬起頭看時他馬上用手把我頭壓回去,完全不讓我看到底是什麼把他嚇得這德性,這讓我對那嚇人的東西產生了好奇心。
  
  人只要是碰到有趣的事一定會抱持著強烈無比的好奇心和一個像笨蛋一樣的腦袋,因為有趣的事不一定是好事,多半以上壞事是最多的,就跟「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註:西方諺語-Curiosity killed the cat,真正的意思「別太好奇,否則會惹禍上身」)的意思相同,而笨蛋的腦袋是我自己覺得的,就像是不用腦袋認真思考後果直到最後才會懊悔,就跟笨蛋沒有兩樣。
  
  我到底是要看還是不要看啊?
  
  一陣怪異的吼叫聲從遠方衝了過來,在我腦袋還沒反應的時候我體內神經已經做出反應,拿起短刃加以阻擋那突如其來的攻擊,這強烈的攻擊讓撐住地的腳滑動了約五十公分之多。瞇起雙眼看卻還沒看仔細是誰攻擊時就看見焰整個人往我這飛了過來,我馬上雙手接住卻也跟著往後飛了出去。
  
  直到我們停下來為止我還是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動手的,擦拭掉嘴角的血漬「到底是誰動手的?」
  
  血跟體力少的可憐的焰已經面臨臨死的地步,他趴在地上還勉強抬起頭講話
  
  「....那傢伙出現了......」
  
  「什麼?」
  
  我看著遠方,由於飛太遠只能看得見一個手掌大的黑影,那黑影朝我們走了過來,我馬上擺好戰鬥姿態隨時都能動手迎敵。
  
  對方的身影搖搖晃晃的走路,那姿勢走的真不自然完全不是人的走路方式,此時我笑一下才想起這是遊戲大多數都是怪物,少數是人形怪類。
  
  他越接近我就越能看清這怪的模樣,此刻焰也爬了起來他喝過藥水後臉色恢復身上的傷口也癒合,雖然我身上也有傷但卻不能休息,因為我的第六感覺得要是此刻停下來喝水的話,眼前的那隻怪將會一口氣衝了過來,到時我連喝水都可以免了,所以這時候不能浪費掉。
  
  「咯咯.....愚蠢的人類」
  
  完全能看清時我忍不住大聲罵喊
  
  「這是哪門子的怪啊?!我應該知道的才對,之前的怪都是水跟草,然後那老頭所說的樹時我就覺得不太妙了,這次還真的是棵樹!這怎樣?叫我拿刀刃砍樹嗎?!給我一把斧頭還比較快!」
  
  「人類囉哩囉說吵死了!」
  
  「閉嘴!你這顆廢物大叔樹!」
  
  那棵樹被我嚇的馬上閉上嘴杵在原地不動。
  
  「冷、冷靜點......來...深呼吸吐氣...」
  
  焰示範動作做給我看,但也無法消除我心中的憤怒。我步步逼近廢物樹用恐嚇的表情對著牠講
  
  「你!識相的話就把自己的木材給我!」
  
  「咿──?!」
  
  可能是從來沒有人這樣對牠威脅吧,牠馬上又發出怪異的訝異聲然後身體發抖起來。「不行啦....要是給你的話我自己都會死。」
  
  我下巴微微抬起低眼看著,雙手懷抱胸一副跩樣講「那就死一死。」
  
  「嘎?!」
  
  焰跟廢物樹都嚇到下巴掉落下來難以置信剛剛聽到的每個字。
  
  我對著焰彈一指後手指指著那棵樹在比個手勢,脖子上劃一刀的手勢,意思叫他把牠砍了,我順便把短刃扔出去。焰沒辦法只能照我的話做,他靠近廢物樹旁邊撿起地上的短刃動手割了數一刀,廢物樹叫了起來身體還亂動。
  
  「哇!!輕一點啦!」
  
  焰每劃一刀他就每叫一次,最後我終於難以忍受這種斷斷續續的慘叫聲,我一腳踩牠身體用力的壓著,雖然壓樹沒有什麼效果不過要是用恐怖的表情看牠準會停止不動。
  
  「直接綁牠過去好了。」
  
  在焰還沒反應前我馬上把那顆樹自己身上的藤蔓全數拔起,樹還痛的慘叫,那比之前叫的還更慘。拔起的藤蔓在綁在樹身上,我直接把樹往後背,這回杵在原地的焰才明白我在幹嘛。
  
  「澄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我堅決的眼神看著他「確定!」
  
  用腳尖踢開地上的蓋子再把廢物樹扔了進去,我二話不多說就跳,而底下當然是廢物樹當踏腳囉,我等焰跳下來後才用拖的方式把樹給拖走,順便一提,那樹叫不出聲音了因為我用牠自己生長出來的樹葉塞近牠嘴內了。
  
  
  扔下肩上的沉重包裹後我在用腳尖用力踩壓著,雙手懷抱胸下巴稍微抬起看前方。
  
  「東西拿來了,給我轉植!」
  
  轉職師被我的氣魄給嚇了一跳,他看著我腳下的東西吞下口水
  
  「這...還活者?」
  
  「那麼多廢話幹嘛!還不快點!」我轉頭對著焰叫他在這等,等他點頭回應我轉回去低眼看那老人。
  
  轉職師老人馬上彎腰恭敬地說要帶領我去拿武器,不是直接拿給我讓我轉職反而是要先去某地方拿到武器才算轉職成功,這樣還真是麻煩呢。
  
  他帶領我走到一面米黃色的牆壁前並說
  
  「請走過去,那裡將會有你專門的武器。」
  
  「走?這是牆也!怎麼可能走的過去?!」
  
  「放心放心....」他說著說著突然從我背後冒了出來往前推我背一把,我由於重心不穩開始往前倒。
  
  眼看我的臉即將要撞上牆時我也只能緊閉著雙眼準備承受臉撞璧的疼痛。過了幾秒,沒感受到什麼疼痛或撞擊反而是風吹過我臉頰的輕柔感。
  
  風中夾帶著清草香,我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意盎然的綠色大地,頭仰望著那無雲的藍色天空。這裡究竟是哪裡?
  
  「請神幫助我的弟子選擇他適合的武器吧。」
  
  那老人的聲音從天空處傳了下來,有點像在高處使用擴音設備對著下方的人喊那樣差不多。
  
  從他說完的那一刻天突然變化起來,像要有龍捲風一樣從中央型成巨大的圓圈緊接著是天空的顏色逐漸變色,從藍白色迅速轉換成有如鮮血般的黑紅色彩。這種變化非常不吉利,看的我心中直呼著不妙,心中警鈴比教堂內的大鐘還響,是乎要發生什麼事。
  
  那天空中的龍捲風朝我這快速過來,我試圖想跑開卻也不知道能躲哪邊,沒有遮蔽物或是躲匿的地點,難道只能原地等待即將要發生的事嗎?
  
  我緊張的雙手緊握住,緊握到我自己都覺得疼痛,即使要死前都要感受到痛的感覺,呸─!誰要死了啊?!我哪可能會在遊戲中死去!每次玩任何遊戲都有辦法能過關的我哪可能輕易的在這裡掛點?我就活著給你看!
  
  把身上唯一的武器拿了出來,我雙腳站穩做出隨時攻擊的姿勢,雙眼緊盯著上方那怪異的天空。
  
  極速過來的龍捲風揚起極大的暴風,四處飛舞著草葉和沙塵讓我不僅瞇起眼才能看的清楚眼前的景象。
  
  龍捲風在我頭頂停了下來,沒多久一道曙光從龍捲風眼中降下,本以為接下來那曙光會像小說、電影或漫畫裡所常見的緩緩降下人或物品,卻沒想到出現個比那束光還要亮的物品,再我大腦還來不及反應時那東西快速掉落下來,在那瞬間我身體內的反射神經馬上閃躲了開來。
  
  東西掉落地面產生巨大聲響,就連腳都能感受到震動,是什麼東西掉落下來?等風和沙塵停止我才看見那差點要我命的東西,一把純製木刀豎立在那,有一半刀身插入地殼內。
  
  那把刀怎麼像我喜歡看的某部卡通主角拿持的一模一樣,就只差上面刻『洞爺湖』這幾個字了,難道!?這把刀就是我專用的武器?!好.....COSPLAY感。
  
  我起身靠近那把刀將它拿起,先試揮了幾下手在刀身上來回觸摸著,木頭特殊的紋路和芳香,不論手感還是質感都非常順手,這武器果真是我專屬的呢。
  
  那老人的聲音又從空中傳了下來,他對著我講
  
  「弟子啊,你一定要比老夫當年打贏龍時還要更加厲害呀!」
  
  這是講什麼話啊?感覺就像就要掛點前時講出遺言一樣,而且他所說的當年是幾年前的事啊?!
  
  我還來不及回答他講「誰管你啊!」時全身就被光芒籠罩住,之後身體就像有東西包覆住的感覺,讓我覺得很不適應,過了許久久道我自己覺得這光可能會一直跟著我為止,光才逐漸消逝我身體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服裝。不再是之前隨便穿著的便衣而是真正的騎士服裝,但這服裝不像是在任何小說、卡通和電影等騎士會穿著的樣式反而有點像旅行著所穿著便利的戰鬥服裝。
  
  笨拙的我實在是無法形容出這服裝,沒辦法實在是很難找到什麼辭彙來講出來,總之這樣式對我還說行動能更加方便,戰鬥時更能來去自如,這對一個站在隊友前線的我而言這服裝實在是好的沒話說。不過說實在的最重要的還是服裝非常好看又帥氣!
  
  再我自己心裡猛誇自己好看時候完全沒注意到我身邊場景的變化,像營火蟲一樣的光點出現在周圍,原本只有幾隻再飛沒過多久就整個地方都有,就像蝗蟲過境差不多那樣恐怖 (註:蝗蟲的生活習性可分為遷移與非遷移 二者對農作物有很大的威脅。遷移者破壞性最強 只要是遷移者經過的地方所有的綠色植物會完全的被啃蝕殆盡 蝗災帶來的災害令人不敢恭維。)。這些螢火蟲做了跟蝗蟲差不多一樣的事,週遭的植物就連天都像被啃蝕掉似的逐漸消失。
  
  等到那多螢火蟲啃蝕道快到我所佔的空間時刻我才完全發現在那大聲叫喊。
  
  「媽呀?!發生什麼事──!!」
  
  我只能再次緊閉著雙眼,這已經不是我能解決的情況只能等待,等待著自己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澄你在幹嘛?」
  
  在我耳邊傳進焰的聲音,我張開一隻眼看旁邊。焰的臉露出百思不解的表情,我這時覺得非常尷尬只好裝出什麼都不明白的表情,在微笑的跟他講
  
  「我希望你之後直接叫我塵,這樣至少不會有人知道我的性別。」
  
  「有差嗎?兩者唸法和音都很相近,沒有人會認出來吧?」
  
  我搖了搖頭「發音正確就認的出來,所以別再叫我本名了。」
  
  「好吧。那我們先提升等級,然後去別座城市玩玩。」
  
  焰的提議實在是太好了,讓我不僅想歡呼幾聲。雖然要提升等級不過最重要的是要找到練攻地點,這是很重要的,要是選錯邊有可能是怪多、經驗值少或者是血過厚,這三種都很不划算。最好選擇是要怪多、經驗值多、血薄最好也要是被動怪,如果都主動那就不太可能清的完,也有可能面臨到被怪圍毆致死的情況。喔喔,差點忘了還有怪的等級和能力問題勒,等級高力量弱最好,等級高力量強就完,這樣想好像在唱歌兒歌一樣。
  
  在某人的帶領下走過之前遇到廢物樹的地方進入更深的地方,順便一提,我們無淵無故從轉職地傳送到外面時已經是傍晚時刻,這點時間差落差太大很難想像呆在裡頭是外面多少時間。橙紅的陽光把我跟焰的影子拉長,在遠方的海我似乎能看見被夕陽照射下有如金黃色麥田般閃亮著......金黃色的麥田?即使是被夕陽照射海怎麼可能會像金色麥田一樣!?不管是在哪邊海被夕陽照射只會是帶點橙紅色不至於是金黃色。
  
  等我們走到那像金黃色麥田的海時我終於明白那是什麼了,那可以說是一大堆物體再那移動,難怪我會以為是海在拍打岸邊因為只有前面幾排的物體正在玩前後交替的遊戲,我再往那些東西靠近一些,不靠近還好一靠近就讓我超想把剛得到的木刀往那堆東西丟過去。
  
  小雞、金黃色的小雞,成群的小雞在我面前,這是哪門子的練攻地點阿!在我的觀點看來這裡是怪多血薄經驗值少的可憐的地方,跟我之前所想的差個十萬八千里!我手用力拍著旁邊的人肩膀並用力按摩著(使勁按壓肩膀,這樣只會讓人感到痛的知覺)說
  
  「請問此遊戲創造人,這些小雞是幹嘛用的?」
  
  「....痛....」焰呻吟一聲勉強地回答「我知道你想什麼,這裡怪保證經驗值高。....這裡是我獨自自造空間,只要我們離開這之後就會消失的設定。」
  
  再次明白特權的權利了,獨自的空間也就不會有其他人在,能在這飛快的生等也不會有人打擾,而且只要一離開這裡的空間也就消失也不會有人找到,特權果真好啊!
  
  在我心中還存了一點良心,帶點指責的口氣對焰講
  
  「我希望你以後別在耍特權,要是被人知道就糟了。」
  
  不過當我說完後我自己又後悔起來,有時候再必須時就需要耍起特權才行,這樣可以能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雖然我自己不太能明白到底以後會遇到什麼麻煩就是了。
  
  焰沒把我那些話和我準備在蹲角落話圓圈放在心內,他顧著說明這邊的空間一些瑣事,順手拿抓起一隻稍微大點的黃金色小雞,空閑的另隻手則拿著繩子。他先把小雞用繩子把牠綁在樹上,在把放置肩上的弓拿起,在遠點距離的地方對準小雞試射幾箭。感覺有點像虐待動物呢.......
  
  我停止在地上劃圈的舉動,蹲著的姿勢眼睛往上看他這虐待動物的舉動,直接起身把放在腰帶上的木刀拿起。我也跟焰做同樣的事,把小雞抓起來但沒把牠綁在樹上反而是玩起棒球遊戲,拋起小雞做出揮棒動作....「鏘!」打擊出去,飛出去的小雞直接往牠同伴直線衝過去,這回比較像打保齡球,好幾隻被衝擊到而飛起。
  
  如果能在這辦個比賽的話我一定能成第一名的,不管是棒球還是保齡球都能贏。
  
  我往焰那邊的方向看過去,那傢伙他殺怪的速度竟然比我快上許多,他對著空中快速放射許多箭,箭矢有如雨般掉落全部都擊中那堆小雞,地上幾乎都要堆滿小雞的屍體。可惡!我竟然打的比他慢而且數量也輸給了他!
  
  在這種獨特的空間內還是跟外面一樣的時間,我們在裡頭從傍晚開始打了差不多有一兩個小時有吧,肚子都不自覺開始叫了起來,由於之前沒在城內準備足夠糧食的關係我也只好用小雞當我們的晚餐了。
  
  不管在什麼書上都也寫過在野外的旅人都會自己捕抓獵物,接下來就會處理食物並吃掉,但是沒也寫如何處理,這點很討人厭,我最討厭的就是看怪或動物體內帶著血的器官,那種東西跑出來真的噁爛到爆,我只好求焰他會不會處理這些東西了。
  
  手中抓著一隻活潑亂叫的小雞,問「焰你會處理這類的嗎?」
  
  「沒試過.....更沒直接殺過活的.....」
  
  「有沒有什麼辦法?....唔...」
  
  我手按壓著餓到沒話說的肚子,眼神充滿著渴望的看著另支手中的小雞。小雞好像知道我要幹嘛似的又開始揮動著小的可憐的翅膀,還好我我是捏著牠後邊的毛要不然的話一定會被牠琢。
  
  「等等這裡...應該有......」
  
  焰翻找著他自己包包,接著從裡頭拿出兩個便當盒和一瓶家庭號的汽水,讓我看的超想直接往牠後腦杓巴過去的。
  
  「你既然有食物幹嘛不找拿出來!害我還想把這隻給殺來吃。」
  
  我罵完後把小雞放了下來,從他手中拿走便當盒,焰聳聳肩把便當放地上打開汽水放點氣出來。
  
  花點時間吃完飯,這時候已經算十、十一點左右了天空都佈滿繁星,而那片像海一樣的金黃色小雞們在黑暗中還微微發亮著,看來牠們毛在黑暗中並不會變暗。
  
  我生起的火在木材中發出劈啪的聲音爆出一小撮火花,手中拿著樹枝搓著木材,眼中直盯著那熊熊燃燒的火燄。
  
  「明天在稍為在打一下就可以出去了,你要不要看這完這裡的城市在到下座城?」
  
  我揚起頭看一下天空在看他臉,焰的棕色頭髮在火的照射下成棕紅色,可能是他離火源以點距離所以顏色才會有點暗吧,他那深棕色眼眸注視著我,等待我的答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