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二章 久違的相見

  
  「可以不用準備轎車,帝國學院校長已經出車請焰大人過去。」
  
  「嗯,那行李呢?」
  
  「在焰大人休息期間已準備好。」
  
  小焰滿意的點頭突然想到一件事抬起頭對著比他身高還高的螢幕講
  
  「如果我老爸有問我去哪,就說我去學校上課這樣就行了。」
  
  「是的。」
  
  他望向窗戶外,太陽像似對他微笑般稍稍出頭,他從他開始昏迷到現在太陽探出頭的這段時間來推算。自己已經睡了差不多十個小時有餘了,早知道我昨天就不念那本書了,為此後悔的他深深嘆口氣在搖了搖頭把這事決定忘記。
  
  他開始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放近小型行李箱內,手拎起來走到門邊開門回頭環顧自己房間再轉頭看著斜對面的房門。他輕笑著像似對著某人在講話,說「不知道要過多久.....自己保重」
  
  輕輕地關上自己房門躡手躡腳的走出生活才短短幾年溫暖的家。
  
  
  放置在矮櫃上的鬧鐘發出足以吵醒人的聲響,一隻手從疑似包裹物品的棉被伸了出來,那隻手關掉吵死人的聲音在縮回包裹棉被內,等了許久那棉被像裝了彈簧般彈了起來隨後傳出個很大的呵欠聲。
  
  夜攳抓了抓雜亂無章的棕髮半瞇著眼,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再倒回去睡回籠覺一次,沒多久在次發出像剛剛一樣的呵欠聲後他才慢條斯里的下床,腳穿上專門冬天穿的毛絨拖鞋拖著腳慢慢走,拖鞋跟地面摩擦發出細微聲響,真是個消音滿好的拖鞋。
  
  他走入廚房不靠機器幫忙就自己沖泡起咖啡來,不想費時磨咖啡豆的他,不對算是一大早還想再睡的關係讓他整個人都懶了起來,就直接用不費時又能快速清醒的方式──速融咖啡。他將咖啡包裝打開到入杯內再將用熱水沖泡之後用咖啡專用湯匙攪拌均勻。喝下第一口後就稍微提起點精神,他走到餐桌拉開椅子坐下繼續品嚐的咖啡。
  
  雖然咖啡沖泡步驟會因咖啡不同而有所改變,不過依照懶人的方法就只有像夜攳一樣泡個熱水就行,完全沒有能呈現咖啡原本的美味所在。
  
  他一手拿著咖啡杯另支空閑的手則摸索著餐桌面,當他碰觸到薄薄的東西就拿了起來眼睛盯看著手中的東西。那是個專門看新聞的細板,就跟以前的報紙一樣,唯讀不一樣的是那細板能像變色貼紙般雖著不頭的角度變化成不同的樣式,用手指壓住則能停止變動,內容物還是一樣報導有的沒的。
  
  
  「攳大人...」突如其來的聲音和螢幕出現再夜攳面前害他才剛喝進口中的咖啡整個噴了出來。咖啡一滴一滴從螢幕滑落下來,螢幕上的人已經有半邊臉的部份因咖啡而遮住,他用警告的語氣對著夜攳講
  
  「攳大人,焰大人說過你不能再喝咖啡的。」
  
  「只要不被發現當然可以喝拉~」夜攳笑嘻嘻的說道,眼睛還是盯著細板看。他稍微瞥了對方一眼問「小焰呢?」
  
  「焰大人已經去學校了。」
  
  夜攳一聽把細板放下「那傢伙實在太早過去了,說是學習也太早了。」
  
  對方沒多說什麼它只照著自己主人的意思辦事,對方等著他接下來會的話再做適當的回答。
  
  「他還有說什麼嗎?」
  
  對方搖了搖頭,夜攳嘆了一口氣他改變坐姿往側邊坐手在撐住頭看著外頭的庭院。
  
  「算了,你跟他叫他自己照顧自己。」
  
  「是。」
  
  螢幕消失後廚房內只剩下從外頭傳來鳥兒叫的聲音而已。
  
  
  
  
  廣大的房間內只能聽見有如風般的細微呼吸聲,呼吸聲的主人躺在像熊娃娃一樣柔軟的床上,她翻過一個身不小心把棉被推掉地上,沒有棉被的溫暖只有刺骨的冷氣吹過她全身,寒冷的她彎曲著身體試圖爭取點溫暖,即使這樣也徒勞無功她只好用手來模所著溫暖的棉被在重新蓋上。
  
  身體才剛覺得溫暖沒多久就被自己的鬧鐘吵醒,鬧鐘發出「笨蛋」的罵人聲讓聽的人耳朵非常不爽,她手用力壓下鬧鐘,鬧鐘還彈了起來。
  
  我瞇著眼表情呆然地看從我眼前經過的像浮游生物的不明生物,有好幾隻在我房內飄動著,每隻顏色都不同卻都有一張皓呆的表情和「囉~」的叫聲。我厭煩的揮開眼前的生物,那生物被我這一揮瞬間分裂成數塊繼續飄浮著。
  
  手捂著嘴打起哈欠慢慢下床,先走進廁所梳洗一番再去衣櫃隨便穿著衣褲,手不小心撞到後方的矮櫃讓上頭的東西掉下,彎腰撿起地上的像框裡頭的小時候和我最親近的家人。
  
  「大笨焰....」苦笑著把像框放回去。自從小焰離開也過了十九年又幾個月,雖然他有在寄信過來卻也不曾回家過,那傢伙為什麼需要在那學校住那麼久?算了也是他的事,下次遇到他先打他一拳再說,我一定會讓這心頭怨恨加倍給他!
  
  我出房門走去廚房自己做起早餐,其實能用機器來做但是如果全靠機器的話我就什麼事都不能做了。
  
  做了三明治和沖泡式紅茶走道餐桌拉了椅子坐下吃著,往時鐘瞥一眼指針比到快十二點的位子,真糟糕睡太晚了......也沒看見伯父也就表示已經去上班了吧,接下來要幹什麼呢?
  
  嘴裡咬著三明治慢慢咀嚼,指針慢慢移動腦袋幾乎是放空狀態,吞下食物手拿起杯子啜飲著杯中紅色液體,不管是聞到還是殘留在嘴內這微微的紅茶香實在是好極了。
  
  差不多到中午過半我把杯子放下,直接起身轉身離開餐桌,放在上面的東西會直接被機器給收走。煮飯之類的我可以自己做,但是唯讀家事我實在是不太願意做呢。
  
  我走去客廳直接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壓到抱枕就拿起來雙手抱住,我伸出右手在空氣中做出按下的動作,出現幾個半透明的數字和少許的國語、英文字體,隨便在上頭數字按下前方的電視馬上開啟。此時電視正撥出新聞裡頭的主播正講著社會案件,興致缺缺的我再按下數字電視又轉別台,播的是我最喜歡的卡通之一。裡頭的人物完全雍有友情、努力、勝利最後是惡搞,這些完全是我最喜歡的原因啊!
  
  正看的正入迷時負責送進包裹的機器發出聲響,它吵著讓人覺得很煩,不得以的我只好關掉電視站起來走到門口。
  
  門口放置著高約到我膝蓋,寬就差不多是我一個手肘的包裹,我彎腰看上頭收件人是誰。
  
  「哎阿,既然有人會寄給我包裹?」
  
  很少會有人送包裹給我,這該不會是危險物?還是項購物頻道買的東西,這不太可能我又沒有什麼要買的,這到底是?
  
  我二話不多想直接蹲下身把先把包裝拆開露出裡頭的紙箱,我一打開就傻眼看著裡頭的──填充物,而且還一堆勒,這是要我怎樣?製作什麼?娃娃嗎?如果是製作熊娃娃的材料我很樂意的。
  
  我伸出手從裡頭摸索著,我似乎摸到柔柔軟軟的東西正準備要抓它時紙箱好像有微微震動一下,我眉頭深鎖著再次抓住那玩樣,一抓住馬上伸出手看。
  
  「這時啥啊?!」
  
  手中拿著是像似眼罩卻又不是的東西,這玩樣完全沒有我剛剛所觸碰到的柔軟觸感啊,我剛剛到底是摸到什麼?
  
  我低眼看見我腳邊有封信,把那像眼罩的東西先暫放地上打開信看裡頭的內容。
  
  『澄,是我,你的哥哥焰,有沒有想我阿?我再學園裡學習和發明一些東西,這像眼罩的是睡夢機器,我發明的產物之一。這可是即將要上市的線上遊戲『 夢鏡online 』專用的哦,剩下的就看說明書,記得要把光碟放進去,那麼我們上線後見。』
  
  我手拿起地上的眼罩放近口袋內,輕笑著「笨蛋,你又不是我親哥哥。」把信扔進紙箱內再抱起,先把這紙箱放進房間後我坐在我柔軟的床上,看著剛剛從紙箱裡頭拿出來的說明書,薄薄的紙張寫著我根本看不清楚的字體。
  
  『夢中,尋找破碎的鏡片,一片一片尋找,屬於自己的破碎回憶
  
  一片一片拼起,友情跟愛情的膠水,黏起回憶,固定永不變質。
  
  你是我的碎片嗎?
  
  鏡子所缺的那一塊嗎?
  
  鏡中缺的是你還是我自己?
  
  缺的是你給的愛?還是真實的自己?
  
  只能向前尋找.尋找真正的答案
  
  拼起真正的真相............(省略千字)...........。』
  
  這個是什麼東西?簡介?短文???
  
  我再最後瞥了這張紙一眼看見上頭的角落寫著「暫定廣告詞」
  
  啊勒,這根本就是拿錯給我了嘛,這下我只能上線去問他了。
  
  再次把紙扔進紙箱,從口袋拿出眼罩,這次憑著我之前玩過單機版睡夢機的方式做。把黏在上的膠帶撕下,那膠帶黏著是小的跟我指甲大小一樣的晶片,再把晶片插入眼罩型睡夢機內並帶上。
  
  往後躺柔軟的床把我稍微彈了起來,應該無法馬上入睡吧?並竟剛剛才醒來,只要閉上眼久而久之就會自然睡了。
  
  可能是我昨天半夜才睡吧,不到幾秒鐘我馬上就睡著,啊勒我又不是大雄。
  
  再星澄睡著後她房間放著的箱子有個物體從裡頭慢慢爬了出來。
  
  
  覺得從眼皮內能感受到週遭有亮麗的光在照耀,但始終我不想張開眼想繼續睡下去。直到有個迷人好聽的聲音叫我醒來為止。
  
  「醒醒、澄清醒點。」
  
  我慢慢張開雙眼,眼前的人既陌生後熟悉的感覺,那雙棕色的眼眸散發著銀色的光芒,那人對著我微笑伸出手摸著我的臉頰。
  
  「你變的更漂亮了呢。....還記的得我是誰嗎?」
  
  聽他的語氣是滿懷期待我能猜的出來他是誰,或是希望我還記得他。那眼眸和那棕色頭髮就跟伯父一模一樣的只有跟伯父是親人的人才有可能,在我心中就有個底了。
  
  「焰....你變的很多呢。」
  
  「有嗎?我已經盡量不變讓你能認的出來。你覺得變哪些?」
  
  我實在是無法說出口他到底變哪些,他已經變的比以前更帥了,可能就連個性都有變。
  
  我眨眨眼環顧四週刻意轉移話題問他
  
  「對了這裡是哪?」
  
  焰沒聽見我問題只是手摸著我的頭髮,我也不太想理他自己環顧著這奇怪的地方。
  
  四周散落著空白的紙張這空間內也只有一張桌子在中央,當我瞇起眼看遠方時看見一大片玻璃外頭是一片藍色裡頭還有魚類生物在悠閒的游著,看樣子外頭是海,我們呆的地方是海內囉?
  
  我沒等焰想開口問我問題就離開他身邊走向那片玻璃,手處碰著冰涼的玻璃望著那海中的世界。有隻魚看見我游了過來當牠撞到我面前的片玻璃而停留原處游動。
  
  「澄,你那頭髮怎麼剪短了?」
  
  焰終於出聲問我一直不希望他知道的問題,我轉頭看他回答
  
  「沒原因....」
  
  我第一次對他說謊。我不想說也不想回憶那時候的情況,那永遠傷害到我內心的事件。
  
  深深嘆口氣回頭在看看那海中的世界想藉由那美麗的海平撫我那受傷的內心,我對著眼前的景象眨了眨眼,看著被玻璃效果放大幾倍的魚眼。剛剛撞玻璃的魚臉緊貼著玻璃表面,行成怪異的臉,看樣子牠是想近來這裡面。
  
  我對著這魚的行為覺得好笑,實在是不明白牠為甚麼想近來。轉身走到焰的身邊問他
  
  「你不是叫我來玩遊戲嗎?還是你只是要我跟你碰面?也難怪啦,並竟很多年沒見面了。」
  
  「不對不對,不是妳想的那樣,真的是要讓妳玩遊戲啦。」
  
  
  「咦?那麼你是不想跟我見面?只是要我測試遊戲?」
  
  「咿─?!妳又想去哪了啦!?」焰非常激動的反應隨後又尷尬手抓了抓臉,臉還故意轉別邊用給蚊子聽的細小聲音講「這是送妳的禮物......」
  
  「你剛剛有說什麼?」
  
  「我沒講話.......」
  
  這次是整個身體轉過去讓我不能看見他到底是什麼表情在講話。
  
  「澄,過來我這。」
  
  他看我沒反應就直接走過來抓住我手把我帶到那中央的桌子旁邊,他彎腰撿起一張紙放書桌並拿出筆交給我。
  
  「這是?」
  
  「知道種族跟職業嗎?」
  
  「當然。」
  
  只有這種是我非常明白,經常玩的單機遊戲裡頭常會出現各種不同種族和職業,最重要的還有各式挑戰和任務,體驗各種不同的樂趣。
  
  焰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的笑了一下。「就跟你想的一樣喔,不同的是全世界的人也會一同玩。」
  
  「有那麼多喔?!」
  
  我驚訝到話都變大聲起來,看焰點著頭後我手撐住下巴思考一下,最後裂嘴笑
  
  「有混種吧?就天使跟精靈混合。」
  
  還沒等焰回答我就擅自決定我自己種族,如果沒有混種我也要讓他混起來。
  
  「看來有仔細看過說明書了嘛,等一下喔。」
  
  我實在是很想對你說......那根本不是說明書,我連看都沒看過。
  
  焰再從地上拿起一張紙在上頭寫了一些字丟向空中,在空中飛舞的紙張逐漸燒毀,他口中輕唸著。由於他唸的太過於小聲即使他旁邊的我還是廳不清楚。
  
  沒多久在我面前出現個貌似我的可愛精靈,她有著纖細的小蠻腰和有如天使般的臉蛋,背後的純白翅膀微微拍動有些白色羽毛飛揚著。
  
  她非常完美但是惟獨有一點是我很不爽的是........有必要跟我胸部一樣大小嗎?像我這個不是A罩杯卻快B罩杯的胸部,這到底是A還是B啊?!最起碼給我一個點嘛──!
  
  「恭喜還有個獎勵喔~」焰替我高興拍了拍手,在比出個請的姿勢「兩個願望請說出來。」
  
  「為什麼有願望?是初期給玩家的獎勵?」
  
  抱著懷疑的眼光看他,只希望他不是靠權力或其他有的沒的。
  
  「因為妳是第一個上線玩家。」
  
  「.....第一個?」
  
  「第一個。」
  
  我對他深深地微笑,他也跟著我笑,緊接著我以最快的速度手握緊往他頭上敲過去。
  
  「痛!」
  
  焰吃痛到蹲在地上抱頭呻吟。
  
  他雙手還是抱著頭眼神往上看我,我看見他眼框都要流出淚來了。「澄為什麼要打哥哥呢?」
  
  我朝他吐出粉紅色舌頭「沒理由,再說你又不是我親哥哥。」
  
  焰露出被雷劈的表情,看樣子我說的話傷到他了。
  
  「妳、妳是怎麼知道的?!」
  
  「伯父講的,也就是你爸說的。」
  
  「可惡的死老爸!」
  
  不知道是怎樣,當他罵起伯父的語氣和有點虛假的表情,只會讓我覺得他好像在高興呢。算了就當沒看過就行,我只要說出我想要的願望。
  
  「那我先選一個願望,另一個等以後再說。」
  
  「OK沒問題,請說。」焰他比出OK的手勢後再次比個請的姿勢。
  
  「男生、我要當男生。」
  
  他說完對我先比個停止的手勢自己清著耳朵「什麼?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到。」
  
  「男生、我要當男生。」
  
  我再次重複,再給他衝擊性的回答讓他再次感受到被雷劈的感覺,他被雷劈完就吶喊「不──!」,這有如向戲劇般的吶喊。他拉著我叫我選別的願望。
  
  我搖頭,不管他如何反對我還是會貫徹自己的願望。最後他終於放棄勸說我,他身體有點搖晃著。
  
  他對著空中彈一指在我面前的可愛天使瞬間發光,那耀眼的光讓不由得手遮住視線擋住那光線。當我勉強能用一隻眼看時原本跟我一樣差不多高包圍天使的光球既然比我還高出一顆頭,那就不是我人物將會是大約一百七嗎?
  
  稍微瞥了焰一眼跟我人物比對一下。嘖,還是比他矮一些。
  
  等光慢慢地消失我終於能完全張開雙眼看將會是我在這遊戲世界裡代表的人物,也就是我在這世界的存在。
  
  白皙剔透的肌膚和臉蛋,深藍色眼眸擁有溫柔著眼神和散發著銀色的光芒,黑色的頭髮黑的發亮,雖然他身上穿著的是我隨便亂穿的衣服卻能穿的比明星還好看,當他微笑就覺得周遭散發的強烈光芒。
  
  「唔....」完美!非常完美啊──!這真的是我嗎?!難以置信!!我已經被眼前的自己給一擊擊倒,這代表我當男生會比女生好嗎?
  
  看著自己人物如此的星澄讓焰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感,他手緊抓著胸口覺得超級難受。他勉強開口
  
  「職業呢?」
  
  「騎士、應該有吧?」
  
  「嗯....那種只有中央有。」他手比著地上的紙「妳隨便拿張紙寫人物ID。」(註:ID-identification是指身分的意思)
  
  我彎腰撿起紙拿起之前焰交給我的筆再上頭寫著我想要的ID,寫好就拿給焰給他看。
  
  「這個.....?星塵?」
  
  他抬高一邊眉瞇起眼看我,我則是哈哈傻笑
  
  「這樣才不會麻煩嘛。」
  
  「.......................」
  
  他無言地嘆口氣把我給他的紙張輕輕對折起來,此時我頭頂有個奇怪的聲音,我下意識往上看,有著「星塵」兩個字體在我頭頂上飄浮著。看我自體出現後焰手中還拿著不知從哪來的鐵鎚,沉重的鐵鎚推著地它慢慢地走向玻璃。
  
  「等、等下!你在幹嗎?!」
  
  轉頭對著我笑一下,在我還來不及阻止他時,他已經雙手舉起鐵鎚往玻璃使勁敲了下去。
  
  滿地的破碎的玻璃和海水源源不絕進入滿是空氣的空間內,從破裂處進入的海水灌進我嘴內,我試圖著想辦法吸進新鮮空氣雙手拼命往上游動,到達上部狹小空氣的頂端我四處張望尋找我熟悉的人影。
  
  他不見了,焰他消失了。我用力深呼吸往下沉,雙手游動著眼睛拼命張開尋找,水模糊我雙眼被海水刺痛著嘴內的空氣也慢慢消失殆盡。
  
  你在哪?趕快出來啊──!!

下午 11:39 2009/4/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