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鏡online-改.第一章 何謂暫養?

  
  如果真的有命運,我希望能在與你相遇。
  
  
  
  
  風吹動著樹枝發出沙沙聲響,女子坐在病床上望向窗外搖曳的樹枝,藍白的天空太陽高掛著,天氣好到讓她笑起來。
  
  「天氣真好,好到想出去呢。」
  
  她闔上眼仔細凝聽著外頭的聲音,在門外較遠的地方有她熟悉的腳步聲,在腳步聲的主人到她門前時她馬上躺回病床上,蓋好棉被閉上眼裝睡的很熟的樣子。
  
  腳步聲的主人在門前停了下來他伸出手用拳頭突起的手指敲著門發出『叩叩』的聲音,等了許久裡頭的人沒任何回應後他手握門把開門。從門內流露出消毒水和微微的花香。
  
  他走進去先到病床旁把小櫃子上頭的花瓶放中央點再從花瓶拿走有點不新鮮的花朵,在把自己帶來的鮮花放上去。他即使雙眼纏著紗布還是能自由的行走就連換花的動作都非常流暢。
  
  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他望向窗外感受吹進來的微風輕柔的感覺,黑髮隨著風搖動。他輕嘆一口氣「老婆,在裝就不像了。」
  
  女子推開棉被彎腰起身,她手抓著頭咋了一舌「嘖。」她臉轉向他吐出粉紅色的舌頭「既然被發現就沒辦法了。」像海洋一樣藍的眼眸散發出銀色的光芒,她手摸了摸那帶點銀色的藍色長髮,粉紅色嘴唇微微揚起笑著。
  
  男子手肘靠在病床手撐住臉「妳當我是誰啊?如果連這點都沒發覺就不能混了。」他臉上掛著笑容看著她。
  
  「你說的也是.....」她看了他問「你來這幹嘛?沒任務喔?」她打開床邊的小櫃子的抽屜拿出一張信紙塞近他手裡。
  
  他點頭後看著手中的紙皺起眉困惑地問
  
  「這是幹嘛?」
  
  女子又從抽屜拿出筆笑著講「幫我寫封信給我們的老、朋、友。」
  
  刻意的一句一句講讓他老公苦笑的接過她手中的筆,他手撐住膝蓋站了起來,走道窗邊雖然看不見卻還是仰望著天背對著她老婆問
  
  「要怎麼寫?」
  
  女子輕笑著食指抵著嘴唇「就寫.......」
  
  
  
  
  夜攳第一天早起,連他自己都很訝異自己那麼難得那麼早起床,平常的他都是睡到快正中午時才起來在草草的吃完午餐然後再去上班,這應該可以算他平常作習了。
  
  他手揉著眼打了個大哈欠就下床,換下睡衣穿上簡單的襯衫和長褲後就出房門,當他穿越客廳時往旁邊的房間瞄了一眼,看見自己的兒子一大早就在看書的形況讓他冒下冷汗。哪有人一大早就看原文書的?即使是天才兒童也不會這麼做的吧?
  
  他為他兒子搖頭嘆息,不過要是別家的父母應該很高興自己的孩子這麼聰明吧?夜攳手觸碰著屋門旁的柱子臉靠近柱子輕念著密碼,沒多久就有機器的嗶嗶聲響起隨後屋門慢慢往上開啟。
  
  他一踏出門就用力深呼吸,早晨的清新空氣進入體內,早晨的空氣本身就非常冷,而他用力吸過頭讓原本有點不清醒的腦袋瞬間清醒過來,他連續做深呼吸吐氣的動作手也跟著動作伸直放下。
  
  扭動了脖子發出喀喀聲,讓原本有點僵硬的脖子放鬆下來。他微笑著心想「下次也早起好了」打定主意後就走到信箱前。
  
  打開想檢查是否有報紙或信件什麼的,卻空無一物,這時他才想起來因為自己每次晚起就直接打電話取消了,啊、啊、啊早知道就別亂取消了,不過打過去也很麻煩還是算了......
  
  他準備轉身走人時耳邊聽見物體掉落所發出低沉的聲響,他轉回去看原本空無一物的信箱多出幾封信件。一堆各種顏色的信件只有最上層的白色信封讓他心中有莫名奇妙著感覺。
  
  手伸進去拿出信封和一堆廣告單,他先把廣告單夾在腋下在輕輕地打開白色信封。
  
  上頭筆跡有點潦草感覺又跟某人寫的很像,而且只有短短幾行文字。
  
  他半瞇著眼有點吃力的看著潦草的文字。
  
  『夜攳,呃,還是夜行?管他的。事情是這樣的(以下省略)我們有件事想,請妳幫忙,就是請你幫我們照顧好女兒,麻煩妳了(笑)。』
  
  看到這時夜攳太陽穴冒起青筋,他拋開隨時都會爆發的情緒,選擇繼續看下去,他與其說拋開還不如說是忍住。
  
  『之後還會有事情要請你幫忙,下次不是用信件聯絡。用老方法。 星夜&明月』
  
  他嘆口氣以為看完時他眼睛不自覺往下瞄到最底,那還有字需要閱讀。
  
  『PS:此信內容是明月公主唸出來我負責寫的,如果不想照做後果自行負責。註:信別亂丟喔~』
  
  「這是叫我不照顧就完蛋還是把這信丟掉就完蛋?」他苦著臉苦惱的抓著他棕色頭髮,被微微探出頭的太陽照射到他的頭髮呈現紅棕色,他看似年輕的臉因皺起眉頭後顯的老了一些。
  
  他哀叫了一聲受不了這種煩惱就下定決定把信往後丟,被丟出去的信一掉入地面就消失無蹤。
  
  他從衣服口袋內拿出一張照片,裡頭的人就有兩個在笑著,另一個人吊在樹上哀嚎著。那個被吊著就是他自己,看到這照片的他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
  
  「...............」他無言的望著天空,此時的他很想流出淚水,偏偏就是流不出來。
  
  難道我老早以前都哭乾了嗎?
  
  夜攳搖著頭垂頭喪氣步步蹣跚走回屋門,才要靠近屋門時卻停了下來,他楞住看著腳前的搖籃中的嬰兒。
  
  搖籃中的嬰兒正甜甜睡著,在隔著粉紅色的娃娃衣還是能隱約看見她肚子上下起伏很有規律的呼吸著。
  
  「真是的。」他抓了抓頭後彎腰輕抱起搖籃中的嬰兒,看著嬰兒肥嫩的臉頰讓他有種想捏下去的慾望,他用力甩頭甩頭這會讓他倒楣的慾望。他摸了摸嬰兒柔順亮麗的黑髮,微笑著。
  
  「想看看妳眼睛呢,不知是遺傳誰?」
  
  可能是他說話有點大聲吧,嬰兒似乎是被他給吵醒而發出細微的聲音,她慢慢張開眼睛用手揉了揉再眨眨了眼,海洋藍的圓滾大眼看著抱著她的人,她手舉高發出可愛的笑聲。
  
  「已經醒啦?眼睛真像,很真可愛呢。」夜攳瞇起眼微笑著。
  
  他把嬰兒放回搖籃裡,抓起搖籃對著門內的人喊著「小焰幫我開一下門。」
  
  他兒子大聲回話「我在看書沒有空!你不是有手自己開啦!」
  
  夜攳皺起眉心想著,那傢伙即使是在屋內聲音竟然大到在外頭的我都覺得很大聲,他到底用多大的肺活量啊?
  
  他吸口氣準備想大吼叫裡面的人開門,卻聽見嬰兒的笑聲而放棄這念頭。這下怎麼辦啊?
  
  「.......你的妹妹在外頭等你,在不開門她會哭喔。」
  
  他用平常音說著。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在不行就只好用腳去踹開。
  
  門開了一點細縫,那細縫剛好只能看到裡頭的人的頭。有著跟夜攳酷似的雙眼和髮色的男孩他半懷疑的看著外頭的人。
  
  「我什麼時候有妹妹了?.......媽媽不是再一年前就過世了嗎?.....難道.....」他露出厭惡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大人。「你在外頭養女人害人家懷孕,然後那人不想養,小孩就被你帶回來養?」
  
  「你到底是不是三歲小孩啊?!既然有這種想法!!即使你是天才兒童也不能有這種偏激的想法!!!再亂想我就要嚴厲的處置你!!!」
  
  夜攳被他兒子胡思亂想講出來的話給激怒開始狂罵他。
  
  他兒子沒被嚇到而道歉反而是手抵著下巴抬起一邊眉毛「惱羞成怒?」
  
  「啪!」夜攳腦中有條叫理智的線完全被怒火給燃燒殆盡,他咬著牙開始伸腳踹門,搖籃中的嬰兒因激烈晃動嚇的都哭了出來。
  
  聽到嬰兒的哭聲夜攳才停了下來,就連關門躲開自己父親腳踹攻擊的男孩再次打開門,這次是全都打了開來。
  
  夜攳馬上很熟練的輕搖動著搖籃,讓嬰兒能停止哭聲。
  
  「那你趕快解釋怎麼回事?」
  
  低頭看著兒子雙手插腰像似等著聽他的解釋,雖說是聽解釋但他自己覺得是想聽他要怎麼掰這問題。
  
  他深深嘆口氣單膝跪下讓自己能跟兒子一樣高,但高度還是有些差別。
  
  把搖籃中的嬰兒拿給他看,只見他兒子臉出現了一點小紅暈,他笑著解釋
  
  「這是我朋友託我照顧的。」他把搖籃放在膝蓋上放開右手摸著他兒子的頭繼續講「她就先暫時當你妹妹,要好好照顧人家知道嗎?」
  
  「嗯!」
  
  看他兒子用力點的模樣讓他笑的更開心起來,不管是不是多麼聰明至少他還是能像普通小孩一樣有可愛的一面。
  
  「那名字我也可以取囉?恩.....萊姆茵?這個是我剛剛看的小說裡頭的女主角喔。」
  
  我收回剛剛說的話,你當你是在養小狗喔!?給人家亂取!還給我理直氣壯的講出來!要是被我那兩個伙伴知道的話不被殺死才奇怪!
  
  「你給我等一下!別亂取,我找看看他們有沒有留什麼便條紙之類的。」
  
  以免自己兒子真的以後這樣叫這女孩那種名字前,自己就必須盡快找到名字才行。
  
  把搖籃放在地上後他兒子主動幫他把嬰兒抱起,他講「抱好。」後就開始翻找搖籃內。
  
  當他發現裡面的空間可以裝一堆物品後,覺得一個一個把東西丟出來太麻煩,就開始用倒的方式把裡頭的東西倒出來。
  
  有如小山一樣多,大部分都是嬰兒用品以及玩具等等。這像某機器貓的四次元一樣大的空間。這個好像是自己公司創的嘛,只有這時候才會自豪笑了一下。
  
  他兒子綽號小焰對著他爸的舉動感到丟臉,當他低頭看著手中嬰兒的臉對她笑了起來。
  
  「.....不知為何看妳就有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覺,這樣講怪怪的。」
  
  他難為情的抓了抓頭,眼神再往嬰兒身上的衣服看過去,冒出一些冷汗。
  
  「老爸,你要找的在這。」
  
  「哪裡?」
  
  頭上帶著玩具水桶的夜攳轉頭看著自己兒子,小夜用下巴指著嬰兒的衣服口袋給他看。
  
  「哪有人放那裡的啊?!」
  
  他叫歸叫還是伸手拿那張塞的有點皺的紙張拿出來,看著紙上的內容讓他不僅咋了一舌。
  
  「到最後還是要我取名?....這下怎麼辦?」
  
  啊、啊要是取不好我就被那兩個揍死,說不定更慘,可能還會直接活埋要不然就是綁水泥丟入海水中。可是要取名是要怎麼的?不對姓氏是要用我這的還是用那傢伙的?
  
  小焰把嬰兒放回搖籃後盯著蹲地上抱頭思考父親,心中產生這種疑問,如果照一般人的話應該是冠父親或母親的姓,不過老爸既然會思考到底哪邊的才好,他是想讓這小嬰兒真的要當家裡的人?或是一輩子?
  
  才不要!要是一輩子的話那、那她只能當我一輩子的妹妹了,這種是我才不願意勒!我要當她我的.......想到這時小焰不自覺臉紅起來。
  
  奇怪為什麼我會這麼想?難到.....跟新聞上說的大人喜歡小孩算戀.....戀童癖?!不會吧?!
  
  突然他感到暈眩一手摸著額頭另支手則是找能撐住身體的東西。
  
  等他找到能撐住的物品站穩後手指揉著太陽穴,睜開眼瞄到夜攳手中的那張紙上頭還有寫些字體。為什麼他知道上頭有字?是因為那些字寫的比之前端正一些。
  
  「星.....星澄?」
  
  瞇起眼睛盯著皺巴巴的紙看,不太確定上頭的字是不是跟我念的一樣。嬰兒似乎聽見他的話而舉起小手高興的笑了起來。
  
  「你叫星澄啊?我叫夜焰喔,以後請多指教。」他手指著自己笑著跟嬰兒講自己名字,即使聽不懂他的話小嬰兒還是會用笑的方式跟自己講話的人做反應,並且會說出只有嬰兒才聽的懂得語言。
  
  看到自己兒子開始跟小嬰兒做自我介紹後夜攳終於才發現那紙張背後的字,他臉瞬間變色,此時他突然想起以前跟他們兩個在一起時碰到的衰事。
  
  在很久以前自己都忘記是幾歲發生的事情,地點還是他以前居住的地方,那時可能已經是過中午,因為那時天氣還算悶熱就連呆在充滿樹的森林內還是感到很悶。
  
  記得那時自己發出非常慘又難聽的慘叫聲,叫聲劃過天際,森林裡的動物跟鳥類都被叫聲給嚇跑。為什麼會知道他們都嚇跑,想起來那時的地鳴就連被用繩子吊在樹上的我都能感受到,可見當時有超多數量的動物在跑。
  
  在樹上的我對著下方的人哭喊著,眼中的淚水因地心引力而像水龍頭似的向下流落
  
  「拜託放過我吧,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即使我哭的像淚娃兒一樣下方的人還是不領情。下方的人兩手扠在纖細的腰上,隨風飄逸帶點銀色的藍色長髮,和那因怒氣改變顏色成像暴風雨中的大海一樣的眼睛。到現在我都忘不了她那生氣的模樣,超恐怖的,有如惡魔.......
  
  她胸口上別著黑的發亮的黑色羽翼上頭寫著簡短的代號,就跟我身上別的東西一樣。
  
  「明月放過他吧。」
  
  站再他旁邊的人終於為我說情,我感動到哭出來了。雖然已經痛哭流涕,但我還是心存感激。
  
  「星夜別幫他求情了!這傢伙沒做好事情就必須受罰。」
  
  「明月又不是我的錯,真的是那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嘛!就連不可能任務第N級也是辦不道的!」
  
  「你住嘴──!」
  
  「哇!冷靜點啦!!!」
  
  對面臨快氣瘋的女孩星夜並須以隊長跟學長的身分阻止,不對!是生為一個人就必須要阻止可怕的災難發生,他試圖著雙手拉住那女孩,但叫明月的女孩一使用蠻力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
  
  接下來好像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連他自己忘記,難道是那段記憶被我腦袋自行刪除還是關閉????如果真的是這樣可能是那之後的是非常、非常要命吧.......
  
  雖然之後幾乎是由夜焰負責照顧星澄的,不過只要到換尿布跟洗澡、和換衣服時就...........
  
  「喂、喂你在那害羞個什麼鬼啊?!」
  
  「...............」
  
  抱著嬰兒準備帶去洗澡時看著自己兒子一直往這看,臉上還帶的小紅暈讓他覺得很詭異。
  
  「........你暫時別管我....」
  
  「你這傢伙.......」
  
  
  
  
  時間飛逝轉眼間就過了三年,當時的男孩和嬰兒已經六歲跟三歲了。嬰兒變的可愛的小女孩,而男孩則是變的更成熟一些些,真的只有一些些。
  
  在大約有兩間客廳大的特別建造的書房內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有大有小;有厚有薄,不同的書塞爆各個書櫃多餘的都堆疊在地上。
  
  坐在書堆前手撐著厚重的書,小焰看著書中的內容口中念念有詞著,如果仔細聽就能聽見他是念英語,聽不懂的人可能會以為他在唸著咒語。
  
  書房另外一邊有個小黑影到處跑來跑去,小焰忍不住對著那黑影喊
  
  「找到書了嗎?」
  
  「有~」
  
  甜甜的聲音輕快的回答,聲音的主人抱著一本書籍跑了過去,她的亮麗的黑髮伴隨著跑步產生的風而飄揚。當她跑到小焰旁邊時很累的喘著氣。可能是抱著比她自己還要重的書的關係才會累吧,微溫的汗水從她頭髮低落。
  
  她把書交給小焰後就坐在他旁邊,雙手抱著膝蓋一臉期待的眼神盯著他看。就剛剛一直看著星澄的一舉一動的小焰被星澄叫了一聲才驚醒過來,他打開書慢慢念著書中的內容。
  
  『從前從前.....(太長就省略)........睡美人就這樣沉睡,等待王子的到來........(再次省略)........』
  
  當他唸道等到王子到來時星澄的臉頰不滿的鼓起來,她看著書上的插圖手指著那插圖問
  
  「為什麼公主一定要等王子的到來才行?」
  
   夜焰苦笑著說「故事就這樣寫的阿,而且公主必須要得到王子的那一吻才行。」
  
  「要是我......」
  
  星澄突然站了起來手扠著腰。小焰抬起頭看著站起來的人眼中充滿的不解和疑問。
  
  星澄像似看著遠方表情正經八百手緊緊握緊,背景疑似有夕陽般像是要發誓的口吻喊「要是我才不會這樣慢慢等待。」
  
  「咦?」
  
  她繼續講著「與其要我慢慢等待,我還不如去當王子來拯救自己。」
  
  「嘎!?」聽到如此震撼的話語小焰腦袋瞬間空白只能一直回響星澄所說的震撼話『我還不如去當王子~當王子~』
  
  他咚的一聲往側邊倒下,嚇的星澄搖著他,她看到小焰眼睛幾乎翻白樣更嚇的要死,哭泣般的叫喊都叫不醒。
  
  「我回來了..........小澄你怎麼了?」
  
  剛從公司回來的夜攳看到星澄一直搖著夜焰手臂覺得奇怪馬上問著。
  
  星澄用袖子擦拭眼淚「拔爸.....小焰、小焰他.....他翻白眼了,而且還一動也不動的,怎麼辦?」
  
  「喔?別理他,他晚點就會醒的。」夜攳對自己的兒子倒地絲毫不在乎,她看著星澄微笑著把手中握的袋子舉起來說「小澄過來我這,我幫你買些可愛的衣服和好吃的東西哦。」反正他自己已經習慣他兒子這樣了,動不動就會嚇到翻白眼。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已經是要看醫生了,而且是看心理醫生。
  
  他走到星澄旁邊用手推著她背走向客廳的方向走去,星澄食指含進嘴裡擔心著一直回頭看小焰。
  
  「別理~別理~」
  
  「.......可是........」
  
  「沒管了,等下我會處理。」
  
  「.....................」
  
  星澄像似想到什麼離開夜攳推著她的手從客廳的沙發那拿了放在上頭的抱枕,再跑去小夜旁邊,她努力抬起他的頭再把抱枕放他頭後墊著,站起來滿意的笑了笑在跑去夜攳身邊。
  
  完全沒聽見他們彼此對話的小焰,也完全不知道星澄幫他用了個枕頭給他,他也完全沉浸自己的夢內。
  
  在昏暗的天空下的世界一片荒涼,土黃色的沙地與紅棕色的山岩,這世界已經沒有什麼能好好存活的生物,唯一能拯救世界的也只有打敗最邪惡的巫婆和惡龍,在拯救這世界他唯一的真愛。沒錯這個他就是勇者─小焰。
  
  站在山岩上的勇者小焰手持的勇者之劍,他肩上的披風隨著沙風搖動著,風吹著沙地揚起一陣陣的沙塵,小焰垂低著眼往下看著山岩底下的漆黑城堡,那是最邪惡的巫婆和惡龍所居住的地方。
  
  「放心公主,我一定會救妳。」
  
  他腳一蹬就從山岩壁上滑落下來,到達地面站穩後他瞪著那座城堡,手持的寶劍因汗水無法握的太緊,他嚥下口水跨大步走向門前,手摸著粗糙的廣大城門他咋了一舌。這門是從內部才能開啟,外部只能破壞的選擇。
  
  他壓低身體擺起戰鬥姿勢,當他舉起劍準備往城門砍過去時突然一個爆炸聲把城門給炸了開來,爆風產生的大量沙塵揚起,小焰只能捂住口鼻已防沙塵進入進去,當然眼睛也在第一時刻閉上,如果不閉後果是很慘的。
  
  當沙塵慢慢減弱小焰才慢慢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雖然還無法看清但隱隱約約還是能看見模糊的黑影,黑影越來越大也就代表它逐漸靠近。可能是巫婆或惡龍,他心裡這麼想後馬上做出戰鬥姿勢準備隨時出擊。
  
  那黑影再靠近他前開口出聲喊「哎阿,你怎麼在這?」
  
  「?」這聲音怎麼那麼耳熟?莫非.......?!
  
  小焰驚訝到瞪大了雙眼,手震抖比著前方,發現那黑影既然是他準備要救的公主──星澄,而且身上所穿著的公主裝既然破破爛爛的。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星澄看到小焰,她笑著「小焰你是來救我的嗎?」星澄她嘴半開像似想到什麼本來高興的臉變的很尷尬,她手抓了抓臉「因為等太久,我自己起來打倒惡龍跟巫婆了。」星澄雙手合掌臉上極為抱歉講「對不起~讓你白跑一趟了~」
  
  「什麼?!」夜焰雙手抱頭,驚訝的大聲叫喊。
  
  夜攳站他兒子旁邊,看著他手腳亂動,還無故說著夢話,他只搖搖頭的將他抱起回房,最後小夜還發出痛苦呻吟聲。
  
  「這傢伙是做噩夢?」

上午 12:47 2009/3/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