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暫文魔王之路(2)

 

在我翻白眼昏過去前讓我回想起前幾分前的事。

在我面前樣貌帥氣又慈愛的人是我準備去的班級導師,他雙手輕放我肩膀上微笑說
「不管是任何人神都會接納的。」

我才不需要你們天神的接納勒!更何況我本身就跟你們這些人八字不合,我光是站在你面前都算是奇蹟了,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打了八輩子的楣!!

可惜的是我面前的導師沒聽見我的內心吶喊,他闔上他們天身的藍眼,食指抵著自己的薄唇靠近我耳邊輕語著「放心,我不會說出去你的身分的。」然後他拍著自己胸口,那意思是說「這秘密只會在我心裡。」

哪可能光會是你知道啊?那些往我這裡看的其他老師算什麼?隱形人嗎?在這裡只要大喊出我身分準會被人打死!!

不行不行!在這樣下去還得了!?現在就必須要講出來!

「老師!」我打從心底對著他喊出來。

「什麼事?」老師還是笑咪咪的回應。

「我現在就要轉學!」

可能是我喊的太大聲了吧,在這間教師辦公室裡的老師們都往我這裡看,我還看見有些老師都拉長耳朵偷聽。

我搖了搖頭決定不管他們,我盯著面前的眼眸希望他能給我回應。

「不行。」他面不改色的拒絕我的要求,臉上的笑容都沒其他變化這點身受我的打擊。

他沒看見我因打擊而呆木空白的臉只顧著自己講。

「好不容易有你這種身分的人來,所以不可能讓你轉走的。只要讓你在這學習往後一定會影響到其他魔界人。」

......任誰都沒想過天使也有那麼邪惡又恐怖的一面.......

之後導師──音符勒月帶我去我的班級.......前段班級......1-1這班級實在是太前面了吧?才從教師室沒有幾分鐘的路就到班級,那我以後在班上作怪那這傢伙不就能火速趕過來了嗎?
我轉向另一邊咋一舌,導師對著我眨眨眼。

導師先叫我在外頭等,當推開教師門裡頭原本吵雜的聲響瞬間安靜,我還聽見有人匆忙回座位的聲音。

沒多久門裡傳出來導師叫我的聲音,我手摸著門的凹槽後用力深呼吸。該來的還是來了.......推開門走了進去一步步走到講桌前,我環顧看了看台下的人。果真是天使每個人都頂著非常亮麗的金髮,金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來,讓新同學自我介紹。」
當導師在我後頭拍了拍我肩膀,此時我才注意到有好幾雙眼睛正在注視著我,這時我應該用我們魔族特有的魅力表現出來,以後在這間教室會很吃香的。

我食指抵住嘴唇眼神透露出憐人喜愛的表情,把我最厲害的裝可愛用到極致。我輕聲細語著

「大家好,絲雀碧依‧斐利特。」

接下來就跟我預期一樣聽到很多人的歡呼聲和口哨聲,甚至還聽見需多人稱讚我的聲音。哈哈........這下我可將會佔領這間教室那接下來就是整個學校了!怎麼樣?有開始覺得留我下來是錯誤的嗎?

我睨眼看了在旁的人的表情,只見他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就像我誘惑他學生根本就無關緊要的事一樣。他拍了拍手學生們馬上停止吵鬧聲安靜地看著他們的導師。

「班長。」

「是!」一名學生站了起來,他與別人的感覺不一樣,雖然天使們散發出的聖的屬性很強烈會讓我反感,這人卻不一樣,我也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至少我感覺我不會討厭他。他戴著有顏色的眼鏡在陽光的照射下讓我看不清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導師手指比了班長再指著我「請你好好照顧新同學。」說完後他推了一下我的背說「你去座班長的旁邊。」

我稍微提起書包慢條斯里地走在他旁邊的空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並把書包掛在桌旁的鉤子上。在旁的班長對著我笑禮貌性地打起招呼。
「請多多指教了,我叫作時,時間的時。」

「只有一個字嗎?」通常不是還有姓名?

他點了點頭,再轉回黑板聽導師接下來還要公佈的事項。

接下來我只知道我實在是不太能適應這種環境,在我昏倒地時能聽見同學們模糊的叫聲。

身體感覺非常沉重就連眼皮也一樣像千斤頂,我努力撐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和抹茶色的物體正在晃動,等到那物體發現我醒來後他那迷你的黑豆眼憂愁的看著我。我努力舉起手摸著牠的頭,聲音帶點沙啞的對牠說

「....沒事.....是你帶我來的嗎?」

一般來說學校裡是不能養什麼寵物或帶過來,而我這隻寵物非常特別,牠既能縮小又能變大,最小能近我制服的口袋最大能跟一間學校一樣大。牠是我打從出生以來最好的夥伴兼寵物。

我在這裡有聞道一些藥味,這也表示這裡是保健室囉?

「喂、喂牠怎麼可能帶你來啊?」

從我另一邊傳來個陌生的聲音,我頭轉向那聲音看過去,只見把眼鏡拿下的班長他雙手交叉胸前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真沒想到你才來的第一天就搞貧血事件,那臭勒月老是把麻煩事推給我呢。」

他抓了抓頭把那金色的頭髮給抓亂,他站起來臉靠近我的視線內,翡翠色的眼眸憂愁的看著我。

「...........沒事吧?」

雖然他嘴上在抱怨其實還滿關心我的嘛。

我輕搖了頭「....沒事.....」仔細看他的雙眼,覺得不可思議。

「怎麼了?」他皺起眉頭看我問。

「你的眼睛.......」

他揮了揮手往後坐回白色椅子上「這點你可別問我,我這是天生顏色。」

「真特別.....」我低聲呢喃道。一般天使的眼睛都是天空藍,就像在教室裡的學生和老師們一樣,他們天生就是藍眼最多也只會有深點的藍,不可能會有其他顏色。可是他應該是不則不扣的天使吧?

「看你臉色還是有點差,要不要倒水給你?」他手撐著膝蓋站了起來,拿起放置桌上專門給學生用的紙杯,準備離開保健室時我叫住他。

「等下,必須需要果凍的茶葉泡茶才行。............牠頭上的葉片能讓我恢復點體力。」說完我左手撐起身體右手伸向果凍正快要拔起牠頭上的那兩片葉片時,班長──時直接走過來把果凍的葉片輕輕把起。

他看見我吃驚的表情好奇地問

「怎麼了?瞧你吃驚的樣子。」

我縮回停在半空中的右手躺回純白的床上搖了搖頭,時聳聳肩直接離開保健室,當他關起門後我摸著果凍的頭喃喃自語道

「你不是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准把你的葉片嗎?」

「啾~」果凍沒有點頭或搖頭只單單叫了一聲。

時可能以後對我有用吧?因為就連不喜歡親近他人的果凍都讓他碰了。我望著天花板慢慢闔上雙眼。開著窗戶的保健室裡吹進了春日的微風,風輕吹動著我的瀏海和臉龐。果凍也累的躺在我身上呼呼大睡,我瞇起眼笑了笑輕輕地摸著牠那抹茶色的身體。

好好睡吧,這次我們就好好睡上一覺吧。

2009年2月20日, 上午 12:36: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