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露娜-與神有約

頭好痛。我摸著因宿醉而痛的頭,緩緩起身。自言自語道「早知道昨天就不喝那麼多了。」咋一下舌,張開雙眼。

「喔,好藍的天空和美麗的.....」廣場!?

我人坐在寬廣的廣場上,也幾個白鴿飛翔著。地板是大理石舖製而成的,而路燈是復古式英國風,週遭花圃既是玫瑰花種類的花朵。

我哈哈笑著。這一定是在作夢,然後倒回去睡。

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冰涼的觸感從脊椎蔓延開來,我反彈性跳了起來。

不可能是在作夢了,這種冰冷感.....我又試著用手捏自己臉。「痛!」手撫摸著有點紅腫的臉頰。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手撐住頭思考著。

瞇著眼看著自己的手,覺得看錯,握著拳頭的手揉著眼再看一次。「這怎麼可能!?」我眼孔放大,嘴一張一合開著。「我的手怎麼變小了!?該不會?!」

我摸騙自己身體檢查,結果卻讓我無力跌坐在地。

連身體都變小了。我好不容易突破的身高現在降成跟小孩子一樣,這叫我情何以堪啊......咦?成語是這樣用的嗎?

我蹲坐著用手指在地上劃著圈,低聲喃喃自語著。

「哈囉,妳沒事吧?」

我眼中帶淚回頭看,卻只見到我背後有四個人影,可能是被光線照射到才這樣的吧,他們的臉我無法看的清楚,只知道跟我說話的人是小男生的聲音。

他手伸出來有意要拉我起來,我搖頭拒絕。用手撐著膝蓋緩慢站起來。

站起來後才看的清楚他的樣子,那男孩就跟只有在童話故事中裡王子一樣,有著金髮碧眼而且看起來很清秀。有三個女孩站在他左邊。從右邊開始第

一個女孩有著淡綠色短髮和同色的雙眼,但她的表情非常地冷。第二個女孩則是火紅色頭髮長置肩膀也有同色大大地眼睛,她是屬於陽光型少女。最

後一個女孩桃紅色長髮用個大蝴蝶結綁了起來,她紅色眼睛一直盯著我上下看著。

像王子的男孩微笑看著我說「妳記得原本叫什麼名字嗎?」

第一次見面就問人家名字?原本、原本的名字?我搖頭回應。「不記得了。」

他喔了一聲大大微笑著說「那你跟女神要了什麼名字?」

女神?記憶中的確有個自稱是女神的人問我要什麼名字。好像是.......

「神‧提拉斯特」不知道未什麼當時會說出神這個字眼。

「我就知道。」他突然很高興起來,然後轉過身面向他朋友說「我就知道我地六感最準了。」他雙手叉腰大笑著。

「............」那傢伙的王子形象根本就毀了嘛。

淡綠色短髮的女孩用鼻音哼了一聲。「一定是碰巧的。」她冷眼瞪那小王子。

她旁邊的陽光少女手搭在她肩上,說「話不能麼說啊,這種機率很低的呢。」伸出食指指著自己跟其他人「像我們名字一樣有同個字,這樣不是說想

碰就碰的到的。」

「有一樣的字?你那句是什麼意思?」我歪著頭看那女孩。

她裂嘴笑「像我啊,我叫神經病‧瑆。順便一提我職業是刺客。」

「名字是神經病?職業又是什麼????」為什麼一個陽光少女名字是叫神經病?

她吐出粉紅色舌頭,笑著「當時我說錯話了,至於職業就是......」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小王子制止。「剩下我來說吧。」

「在這世界跟我們原本世界不一樣,好像是有人把我們召喚過來的。不過很奇怪的是每個人都不記得原來世界的樣子只記得原本的名字,所以他們都

用原來的名字介紹自己。」

「不過呢,像我們有跟女神說過話的人就不太一樣了。」

「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了?

「不同的事是女神會讓我們自己取自己名字,而且我們都會無故說出神字。」他從腰帶上的包包拿出一張紙遞給我。

我拿了過來看了一下。「與神有約?什麼啊?」

「這是我所創的公會,只為我們以關神字的人所專屬公會。然後我是會長,我就是神,職業是魔法師。」

「你還沒跟我說什麼是職業也。」我半瞇著眼無力說著。你怎麼名字取的那麼不要臉啊?

「職業不過是個稱號罷了。幹嘛啊?」

淡綠色短髮女孩冷著臉推開他,說「別亂講話了,職業真正說法是特殊和一定能力的人所能施展他所得到職業的技能。如果不是這以上兩種的人只能

當普通老百姓。」

「哇!解釋的真好,請問大姐叫什麼名字?」這人一定這裡面的最聰明的。

她對著我微笑說「弒神篽,職業是補助系。」

她看那我就是神時臉都很冷對其他人則是笑臉呢,差別好多喔。

「...................」我冒著冷汗,眼斜角看著某個盯著我臉的人。「請問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啊,只是覺得你是我目前見過最帥氣的。」她笑著,她把綁頭髮拿下自己再重新綁了一遍。

「有人有鏡子嗎?」我滿好奇我現在變什麼樣子。

我就是神從懷裡拿出鏡子給我,我一拿後馬上照著自己。

微亂帥氣的頭髮,髮色則是黑灰色的,眼睛像深海中灑出一點光線那樣美的藍色。

不是我自誇我這樣子真的很好看。

桃紅色長髮的女孩終於把頭髮綁好,她繼續看我臉一下說「你眼睛顏色真的很特別呢。」

我點頭同意她說的話。

「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名字是神‧幻小天。職業是肉盾形戰士。」

「女生當肉盾?」我皺著眉看她。

「當戰士很好喔,可以保護大家。」她笑著。

我怎麼覺得這傢伙她笑著怪怪的?感覺她說保護大家是騙人的,難不成這傢伙其實是.........M......!?我的媽啊.....

現在想想....「你們是怎麼會知道我名字會有神字的?」不可能都先知道吧,不然怎麼會問我名字呢。

我就是神手指著自己說「憑我們第六感。」

這是不可能的,第六感是不可能那麼準。

我心裡是這麼想著,總覺得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似的讓我們彼此相遇。

不知道未來會是怎麼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