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第二講座(2)

※ ※ ※ ※ ※ ※ ※ ※ ※ ※ 那?,畫面轉到夜晚的校舍裏。 在這沒有一點生氣、陰森森的走廊上走著的,正是新八+小神樂+銀八的[忘東西三人組]。 在這完全沒有日光燈照明的走廊下。能夠照亮前路的光明,就只有從窗外漏進來的月光而已。 [叩、叩…]地回響著新八和神樂的拖鞋所發出的聲音。而在他們的後面,[啪嗒、啪嗒…]的則是銀八的那雙水貨拖鞋。 他們三人,現在正向教員辦公室前進中。在那裏回收銀八的《Jump》,然後回收3年Z組教室裏新八的CD,最後是到在另一棟教學樓裏的美術教室去,回收小神樂的醋昆布——這就是他們三人商量好的路線。 “果然好恐怖啊,就這樣走在這裏……” 在昏暗的走廊下緩慢前進著,新八膽怯地呢喃起來。 終於,一行人來到了離教員辦公室不遠的地方了。已經可以看見,就在十米之外的走廊邊,寫著[教員辦公室]的牌子從牆壁上伸出來。 看到那個牌子的瞬間,新八馬上想起了什?。 ) 他狠狠打了個冷戰,然後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新八,怎?了阿魯?”小神樂問道。 “呃、嗯……”新八咽了一口口水,然後才說: " “不是啦,只是稍微想起了一些討厭的事情而已……” “是一年級家長參觀日拉大便那件事嗎?”小神樂說。 “呃?我根本就沒有那種過去吧!拜託不要隨便亂編一通啊——” 給中國女孩好好地這?說了後,新八才開始繼續說下去。 “不是呃,我想起來的事情是…就是那種事情啦,比如說……[銀魂高中七不思議]什?的……” “七不思議?”小神樂歪了頭。 ※ ※ ※ ※ ※ ※ ※ ※ ※ ※ ……他緩慢地登上了校舍的樓梯。從一樓爬上了二樓。 從他身穿中山裝這點看來,應該還是一個學生吧。而且,根據其衣服上的校徽判斷,他好像也是銀魂高中的學生。 一級、又一級…隨著踏著階梯的每一步,他又登上了樓梯。鬼鬼祟祟地貓著腰,步伐也特別沈重。簡直就是個渾身都散發著像幽靈一樣詭異氣氛的少年。 在樓梯的臺階處,從窗外漏進來的月光,把他的面容映成大片的蒼白。 戴著眼鏡的這個少年,那雙瞳眼空虛得讓人害怕…… ※ ※ ※ ※ ※ ※ ※ ※ ※ ※ “小神樂不知道嗎?[銀魂高中七不思議]事件。” 面對新八的詢問,小神樂表示[自己並不知道]地搖了搖頭。 “其實啊……”開始向她解釋的新八,聲音也在無意識中不知不覺地變得沈重壓抑起來。 “其實啊,有的哦,在這所學校裏也有的。像是廁所的花子小姐啊,恐怖的第十三級階梯啊,總之就是像這樣的怪談。” “噢噢噢!”小神樂呼起來。只是比起害怕來,反倒還更偏向感興趣那邊。 “嗯,我們學校最近也開始流傳著各種各樣的傳言呢。總之,就是學校到處都有被目擊到神秘現象之類的事情。” “神秘現象……”神樂呢喃起來,新八回應道“是啊”,然後點了點頭。 “然後呢,因?這些神秘現象的數量一共有七個,所以就是[七不思議]了。還有,在這其中有一個,就是關於教員辦公室的……” 新八說到這裏的時候。 銀八刷地伸出手,一把堵住了新八的嘴巴。一下子被弄得說不出話的新八,好不容易才甩掉了那只手。 “喂,到底幹什?嗎!忽然就來一下……” “囉嗦啦—,白癡。” 這樣回應過去的銀八,不知?何看起來好像很不安地用視線掃視著四周。 “我說啊,像那種事情,我根本就不想聽嘛——!” “不想聽?”新八眯起了眼睛,然後[啊呵呵]地確認般地開口了:“好啦,其實老師你是……”停頓了一下,“……害怕了吧?” “害怕什?嘛?”銀八的聲調幾乎沒有一點點起伏。 “所以啊,害怕,[七不思議]事件嘛。” “白癡啊你,誰會害怕什?七星瓢蟲啊,不就是只蟲子而已嘛——!” “不對不對,才不是什?瓢蟲呢。”新八一邊暗笑一邊繼續說道: “是[七不思議]喲。老師你,是因?害怕所以才不想聽吧?” 新八的語調不知不覺中變得像惡作劇一樣惡質。那個平時總是把人家當作是路人啊廢柴四眼仔之類白癡的銀八,現在這個時候居然變成這樣一個膽小鬼耶。這?讓人暗爽又痛快的事情,可是千載難逢的。 “所以我說了吧,我一點也不害怕不是嘛——!”銀八的語氣變得強硬起來。 “喔,是嘛……”新八笑得猙獰。 就在這個時候,小神樂指向走廊的盡頭大喊: “啊!中島Ramo居然站在那種地方!!” 唰地,銀八抱著頭蹲到了地板上。 (譯者按:中島Ramo,超級名作家,名作無數,可是卻在04年從樓梯上掉下來摔死了。是個?了他Fans們還特別舉行了無數悼念會的無敵名作家哦。) 看到了班主任這樣沒用的樣子,新八又開始說話了。 “看嘛看嘛,不是被嚇得好像Full Swing似的嘛?” (譯者按:Full Swing,盡全力擊球。這裏諷刺銀八被嚇得超級徹底。) “笨、笨蛋!才不是呢——!”銀八慌慌張張地站起來,掩飾著說道: “剛才我那是…就是那個啦,對Ramo先生表示我的敬意嘛!因?那可是超偉大的人哦,Ramo先生他超偉大的!” _ “算了,反正沒所謂了……”輕聲回應道,新八問: “那…可以說了吧?” “所以說啦,到底要說什?嘛!” “就是說那個[七不思議]事件……在教員辦公室發生的奇怪現象。” “我想聽~爺爺~人家想聽那個故事嘛~~”小神樂說著惡趣味的冷笑話。 “不是剛好嘛!”銀八盡全力地逞強道: “那就聽聽看好了,那個七曲警察局的故事。” “是[七不思議]啦。我可完全不知道什?刑警叔叔的故事哎。” 新八“咳咳”地乾咳了一下,然後開始講述了。 ——深更半夜,應該是空無一人的教員辦公室裏,會傳出誰在偷偷嗚咽抽泣的聲音……恐怕那就是那個,十年前,因?苦於同事們的欺淩而自殺了的教師。好恨啊…我好恨啊……這樣子哭泣著……。怪奇,教員辦公室的神秘嗚咽聲…… “——嗯,就是這樣的故事。” 新八說著看向銀八。 “切!”銀八松了一口氣,然後蹙眉。“什?喘息聲啊,白癡啊你——。” “不對,是[嗚咽聲]啦。” “說到底啊,像這樣的嗚咽聲,到底有誰聽到過嘛!” “呃,這個嘛……” 新八馬上支吾不語了。 像這樣的故事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誰才是真正體驗者,像[目擊者不明]這樣的情況才是慣例。所以在這種時候,一般就用“是我的朋友的哥哥說的喲”來隨便敷衍一下,反正也不會有人真的去執著這種謠傳的來源。 “根本沒有不是嘛——,沒有聽到這種東西的傢夥啊。”銀八肯定地說道。 “根本沒有的話——,那那個什?嗚咽聲也是吹水的啦,反正就是亂謠傳的東西而已。” “可是,現在我們就離這個現象現場這?近耶、說不定——” 銀八打斷了新八的話: “不會不會。騙人的啦,反正就吹牛的,而且超可疑的不是嘛。像那種神秘現象什?的——” 似乎想要強行要打住這個話題。 就在這個時候。 嗚嗚……。嗚嗚……。 冷不防就出現了!嗚咽的聲音! 銀八的臉色唰地猛地變白。不止如此,連新八和小神樂也一樣。[忘東西三人組],同時變得臉色蒼白。 嗚嗚、嗚…嗚……。 這把聲音,這個嗚咽的聲音,毫無疑問就是從教員辦公室裏傳出來的。 “老、老師……這個…這個是……?”新八顫抖著問道。 “白白白白癡啊你——!這、這種事情,肯、肯定是你哪里搞錯了啦!!” “搞錯——?” 嗚嗚……。嗚…嗚……。 ] “——事實上真真切切地聽到了不是嗎!!” 新八剛說完說句,心中就襲來了強烈的悔恨感。 不該說的。不該說出來的。[七不思議]事件什?的……。 該不會是真的吧,聽到嗚咽聲什?的…… “總、總之,進去吧。”銀八一邊瞪著教員辦公室的窗戶一邊說道: “雖然嗚咽聲的確很可怕可是我更想看《Jump》啊。” 以從內心充滿了《Jump》愛的銀八所說出的這句話?契機,三人姑且向教員辦公室邁出了腳步。 一點,一點地。隨著一點點靠向教員辦公室,嗚咽聲也變得越來越響。 然後,三人終於來到了拉門前了。銀八把手伸到拉門上,回頭看向新八和小神樂。看到他那帶著“要上咯”意味的詢問眼神,新八和神樂同時點了點頭。 只是一個霎那之後,銀八就[卡拉——]一聲猛地拉開了拉門。 ??退散!我的天啊!!????????????????! 隨著這些亂七八糟的莫名叫喊物,三個人躍進了辦公室裏。 然後,他們三個人看見了! 嗚咽聲的主人!! (?者按:[????????],[我的天啊!],就是那?啥,手冢老?的《????????》,也就是怪?黑杰克里那?MM皮?可的口??,曾?用??[?]打??Jack。?然我?人偏向I can’t believe的解?,不?MS?是用官方中文版的比?好……至于?跟在后面的[????????????????],?在不好?,因?我本身也搞不清楚?句?的意?,勉?也能算是一?咒?吧。說來,這句話除了一口氣念出來很爽之外真的有別的意義嗎…?……) “哈誒——”新八幾乎是無力呻吟。“服部老師!” 嗚咽聲的主人是——銀魂高中的日本史教師,服部全藏老師。膝蓋跪在了滑輪椅上,而且下半身的屁股還光溜溜地朝著這邊的服部老師,眼角閃爍著淚光,手指上正捏著一顆栓藥。 (譯者按:原文這裏是[座?]。座藥是什?呢,就是那種塞進肛門裏治病用的藥丸,有很多不同藥效的座藥哦。除了治痔瘡的,還有治發燒的啊,治便秘的啊,止痛的啊……) “在、在做什?啊,老師!!”新八因恐懼心的完全消除,忍不住大聲喊了出來。 “啊啊,抱歉。其實我是想把栓藥塞進去……因?已經好痛好痛痛得我沒辦法忍耐了的說,那個痔瘡。” 服部用溫溫吞吞的聲音說道。 “那種東西,在家裏塞進去不就可以了嗎?!”新八馬上指出了問題重點。 “呃,雖然是這樣說啦,可是其實啊,我生痔瘡這件事,是瞞著家裏人的啦。所以,栓藥也是趴在辦公室的書桌上放進去的喲。” “所以呢?”馬上介面的銀八說: “在深夜的辦公室裏,不?人知的一邊抽泣一邊把栓藥插進[?——]裏?!” “哎呀哎呀,阪田老師,讓你受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驚訝的是別的事情啦——!!” 對準正在道歉的服部那個光溜溜的屁股,銀八想都不想一腳飛了過去。 光著的屁股被猛地踢中的服部,乘著滑輪車就這?[咚砰]地一下子衝撞到牆壁上。這個倒在了地上的痔瘡白癡馬上就接受到[忘東西三人組]一頓怨念的暴扁風暴。 幹嗎還要在那裏嗚咽抽泣啊白癡啊你——!給你嚇得連命都短幾年啊!去死啦笨蛋—!我說,你的屁股就別插什?栓藥了,插量筒算了!!啊,老師,不知道?什?教員辦公室裏竟然有量筒耶!!很好,把它拿過來咧——!! “哇啊,等…混蛋!別插進去!真的不要插進去啊啊!!量筒會爆掉的!不可以把碎玻璃這種東西插進去的說!——嗚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七不思議]事件之一,如此廢樣的真面目,暴露了…… “什?[七不思議]事件嘛。現在一看,不就是個痔瘡老師而已嘛—!” 爬上了樓梯,把《Jump》夾在腋下的銀八這?說道。 “可是,剛才的說不定只不過是一個偶然喔。因?它之後可還有六個呢。” 說這句話的是新八。 三個人正往著下一個目的地,3年Z組的教室進發。 在和教員辦公室同一棟的校舍裏,沿著走廊排成一長排的三年級學生的教室之中,最裏面那間就是Z組的教室了。 “新八,其他的是什?樣的不思議事件阿魯?”小神樂問道。 “其他的?嗯……”新八搜索著記憶。“啊對了對了,還有這樣的哦……” ——深更半夜,應該是空無一人的教室裏,會傳出奇怪的噪音……。是Poltergeist嗎?還是說這是天地異變的徵兆?怪奇,教室裏的小噪音……。 (譯者按:Poltergeist,就是那個Ghost Hunt裏有講過的。一種亂弄東西搞出響聲來惡作劇的鬼。) “小嘈音啊……”小神樂馬上一邊模仿Rapper的樣子,一邊念道: “像chekera、cho、chekechekera、cho~這樣的?” (?者按:???音,也有Rap的意思。) “不是哦,完全不同而且這個顯得太可愛了哦。” 新八“乖乖”地撫摸著小神樂的頭,然後說明道: “這個小噪音是那種,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裏卻開始響起[哢嗒哢嗒]的物體移動或者碰撞的聲音,是一種心靈現象。” “囉嗦死了,不就是聲音而已嘛?就算聽到了那又怎?樣嘛——!” “說的也是,比起剛才的嗚咽抽泣聲來,像這樣的東西的確沒那?恐怖吧?” 就在新八說這句話的時候。 哢嗒哢嗒……。聲音出現了。 正走在走廊裏的三人猛地停住了腳步。 哢嗒…哢嗒哢嗒……。 沒有搞錯。真的聽到了。小噪音。而且,聲音還是從Z組的教室那邊傳過來的。 “老師……” 新八回頭一看,銀八和小神樂立刻轉了個身。 “那?,這裏就交給你了喲。” “我們現在要去美術室了呢。” “等等!”新八小聲喊道:“你們說的什?話啊?我不是陪著老師你去拿回了《Jump》??那你們也要陪我去拿回我忘了的東西的說!” “其實我啊,忽然想到一首很棒的抒情詩耶,如果不趕快回去記下來的話——” 銀八這?說。 “☆嗯嗯~老子們很忙~你啊沒大腦~要去的人啊、只有你哦Let’s go~!” 小神樂也在搞惡質笑話。 ) “別開玩笑了!你個假冒Rapper!”新八從後面緊緊拽住了他們的衣擺。 “絕‧對要跟我一起去拿哦!!” 我知道了啦。知道咯阿魯。……這?說著的兩人只好順從地跟著新八走向Z組的教室。 什、什?嘛,沒事的。而且老師也在身邊,小噪音什?的,反正就是個聲音而已嘛。快點進教室~拿回阿通的CD~然後衝刺著逃亡~在那裏的就是希望……等一下阿魯,怎?連我也在Rap了啊?! 在心中這?呢喃著,新八終於來到了教室前。 把手搭上拉門,這次是新八用眼神示意:要開門了哦?看到銀八和小神樂都點了頭,新八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口氣就拉開了拉門。 於是,出現了。 小噪音的真相。 “這、這是……”新八呻吟起來。 [忘東西三人組]看到的東西是一個男學生。那傢夥正跪在地板上,而且還把臉貼在某個女同學的座椅上。 “阿妙姑娘~,嗯、呵、呵……” 能把臉貼到志村妙的椅子上的,不必多說正是近藤君。他用幾乎就要抱住了椅子的姿勢用臉摩擦著椅子,因此椅腳碰撞到地板,從而發出了哢嗒哢嗒的聲響。——這就是小噪音的真相了。 “在做什?啊你這傢夥——。” 銀八語帶輕蔑,這下子近藤君才終於發覺到[忘東西三人組]的存在。 “老、老師!你們才是、?什?會在……?” “竟然還問[?什?]呢——!在深夜的教室裏用臉去擦女人坐過的椅子,你這傢夥的青春就這樣下去也沒關係嗎——? “才、才不是這樣呢!”近藤君向銀八辯解道: “其實我啊,因?將來想要做個制椅工匠,所以才、呃、在檢查木料……” 竟然說出這種勝算?0的理由。 “喔……,檢查木料啊。用臉來看?” “是的,用臉哦。臉蛋是最能捕捉到木紋的手感的哦……” “不對不對,近藤啊。”銀八說著,抄起了手邊的一把椅子: “檢查木料什?的,最好的不是臉蛋而是腦袋才對吧?” “呃、腦袋……?” “好好檢查個夠吧!!” 朝著慌亂的近藤君那顆腦袋,銀八把椅子砸了下去。 “砰嚓——”一聲後,又響起了“呃啊——”的一聲悲鳴,近藤君默默倒在了地上。對著變成這樣的近藤君,這次連新八和小神樂也加入其中的暴風攻擊開始了。 別開玩笑了! 去死啦白癡! 什?小噪音啊! 就你這傢夥打嗝音就夠了! 給我把打嗝音也吃下去! 嗝呃,嗝呃,嗝呃……。 “等、這什?啊?暴力和打嗝音的融合大協作?新型的?這是最新型的嗎?而且,好臭!打嗝裏怎?帶著醋昆布的臭味!!嗚、嗚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又一個[不思議]的真相,在這天晚上被揭開了。 (譯者按:小噪音與打嗝音發音相近。) ※ ※ ※ ※ ※ ※ ※ ※ ※ ※ ……他已經登上了三樓,正繼續往樓上走去。 踏在臺階上的腳步,依然如此的沈重。 而且,他一邊向前繼續走著,嘴裏還一邊不停地嘟噥著什?。 從嘴裏發出的那些斷斷續續的呢喃聲,就好像飛蟲的振翅音一般含糊不清。 “……志願學校、必須、重新考慮、志願學校、必須、重新考慮、志願學校、必須、重新考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