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第二講座(1)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 其實嚇人也是一種技術啊。 人生最重要的,是活的過程,而不是其結果。(歌德) ] ZU( N: 我也是這?想的。(阪田銀八) 不對吧,拜託請你也稍微考慮一下自己的情況啊。(志村新八) ※ ※ ※ ※ ※ ※ ※ ※ ※ ※ 呼…… 隨著這夜風,新八額前的劉海也隨之搖曳。 晚上十點,銀魂高中正門前。 好恐怖啊……新八想。這晚上的學校,真的好恐怖啊…… ) 不對,學校也好神社也好寺廟也好,只要是晚上去不管是哪里都會變得超恐怖吧。而且,像[夜晚的學校]之類的詞語,就更加散發著一股獨特且讓人驚悚的恐怖氣氛了。 真的好恐怖……。新八除了這個之外,就完全沒有其他感想了。 在那緊閉的鐵制滑移式校門裏面,鋼筋混凝土的校舍一語不發地(當然的吧)默默蹲踞在那裏。在那所校舍正上方的夜空,還懸著一輪又大又圓的滿月,嗯…該怎?說呢,就是好像到處都飄浮著一種[呃、該不會最終BOSS就要出來了吧?!]的氣氛。 可是,新八卻不得不進去。 進到這夜晚的學校裏。 ?了去拿回自己忘掉的東西。 雖然好恐怖。可是,卻沒有辦法等到明天早上了。那樣沒法等的東西忘在了教室的桌子裏。放學回到家,吃了晚飯又泡完澡之後,他才猛然察覺到這件事。 所以現在,他來拿回它了。 新八把手輕輕放到了鐵門上。校門的高度剛好就到新八下巴的位置。雖然不會很輕鬆,但這也不是不可能翻越過去的高度。 可是,指尖上感覺到了那校門的冰冷,還有上面附著著的鐵銹粗糙感,再加上金屬吱吱嘎嘎地輕響,這些全部都在重挫著新八的勇氣。 別這樣啊,志村新八,快拿出勇氣來! 新八對自己暗暗說道。扶在校門上的兩隻手一用力,一口氣把身體撐了起來。然後打算把右腳邁過校門上方,就在這個瞬間—— “在幹嗎啊混帳東西!” 突然襲來的一把銳利聲音從新八背後響起。 吃驚地扭頭看去,新八狠狠地從鐵門上摔了下來。 好痛!好恐怖!好痛好恐怖! 因疼痛和恐怖陷入了慌亂的新八摔了個狗吃泥(譯者:這裏稍微借鑒了一下灰色眼神君的翻譯,呃請不要告我GJM啊orz……),好不容易才?起頭來。 “你在這種地方,幹什?呢阿魯?” 站在那裏的是Z組的騷動製造機,留學生小神樂。 “小神樂啊!”新八站起來,開始猛烈地抗議。 “你在幹什?啊,嚇死人了不是嘛!托你的福我的心藏跳得好像狂敲的大鍾一樣了!” “非法入侵可是犯罪哦阿魯。”神樂全無反省的意思。 “才不是非法入侵啊!只是來拿回忘記了的東西而已。” “忘了的東西?”聞言,神樂挑起半邊眉毛。然後猛地揪住了新八的胸口。 “大笨蛋!人生裏忘掉的那些東西等你再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太晚了啊!!” “不,我完全不明白啊,這冷笑話嗎!”新八撥開了神樂的手。 “說來,你幹嗎急成這樣啊?北方謙三。” (譯者按:北方謙三,名作家。寫過以描寫暴力?主的書。這裏大概是在說神樂的暴力……) 可正在吐槽的新八卻被完全無視了。 “這樣啊,忘了東西啊……”早就回到自己步調裏的神樂自顧自地呢喃。 “那就跟我一樣了阿魯。” “誒?小神樂也……?”新八用手推了推眼鏡。 “沒錯阿魯,我也是來拿回忘掉的東西的。” “是這樣啊……” 點了點頭,新八忽然想起了什?。 這夜晚的學校可是很恐怖的啊。但是,要是兩個人一起走的話,那多少也會削減一點恐懼心吧?那就趕快提議看看好了。 “那…,小神樂,我們一起去拿忘了的東西吧。因?啊,你看嘛,晚上的學校超級可怕的耶。” 於是—— “不要阿魯!”神樂匆忙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趁夜把我帶到黑嘛嘛的體育倉庫是想對我做什?啊阿魯!” “呃?…我啊,一點也沒有說什?體育倉庫吧?” “男人全都是披著狼皮的變態狂!” “不對吧,狼皮的話不就根本沒有披的必要了嘛。” “啊啊,夠了…”新八受不了地搔著頭,說道。 “別廢話了快走吧。要是在這裏鬧起來的話,說不定明天學校就來意見了喲。” “是啦是啦,我知道啦阿魯。”神樂頻頻點頭,終於是同意了。 然後,兩個人都把手放到了校門上。 新八:“準備——” 神樂:“1——2—” “學校可不是色情賓館啊混帳東西!” 突然襲來的一把銳利聲音Part.2。 咚嘩一聲,新八和小神樂就摔到地上了。 又來了啊!到底是誰啊!又摔了個狗吃泥的新八唰地一下惱火地?起頭來。站在那裏的是——頂著一頭白髮咬著一根香煙,在這種時間竟然還穿著白衣的阪田銀八。 睜著睡意朦朧的雙眼,銀八說: “喂喂,新八。竟然在夜晚的學校裏搞什?不純潔性交往哎?尾崎豐會哭的哦。” (譯者按:尾崎豐,搖滾教父,歌詞一般都是對高中生的日常生活和反叛性格的真實描寫。這裏大概是KUSO新八竟然在學校搞這種事情,反叛過頭了吧……) “才不是做這種事情呢!還有,請你不要忽然跑出來嚇人啊!” 新八大聲抗議。然後旁邊的神樂也開口了。 “就是啊阿魯!我還以?我心臟都要停止了阿魯!!” 可是,銀八完全無視了這日中統一戰線(譯者:指的是日本的新八+中國的神樂)的抗議,繼續詢問。 “我說,到底是在幹嘛啊,你們兩個?” “什?[幹嘛]啊?不就是來拿回忘了的東西而已嘛!我和小神樂兩個!” “忘了的東西?”銀八眯起了眼。 “什?啊,那不就跟我一樣嘛……” “呃?老師也忘了東西嗎?” 被新八一問,銀八回了他一句軟綿綿的“是啊…”。 “真是的…我的是白天在小賣部買的《Jump》啦,忘在了教員辦公室了哎……本來想要回家之後再看的嘛,這下子爸爸我都快要抓狂了的說……” “《Jump》…嗎?” 還真的是銀八風格的遺忘物件啊。這?想著,新八試探著說道: “可是,《Jump》這種東西在小賣部再買一本不就可以了嗎…??什?要特地跑來……” “白癡嘛你—!”銀八說著,嘴裏吐了一口白煙。 “同一期的《Jump》不要買兩本的喲!《銀魂》的封面不是這?寫著嘛——!” “不對吧,這只是你的個人愛好而已吧?”新八苦笑著說。 “什?啊?”銀八說。 “那你們是來拿的什?東西啊?” “呃,我的是CD啦……”新八回答說。 “CD?” “是的,今天,我在小賣部買了阿通的新CD,後來好像忘在教室的桌子抽屜裏了…” “哦…。”完全沒有興趣地點點頭後,銀八把視線投向了小神樂:“那,你呢?” “醋昆布阿魯!”小神樂相當精神地回答。 “今天上第五節課的時候,把醋昆布忘在美術教室裏了呢,而且還是都開了的。不早點回收的話,明天早上美術教室就會充滿醋昆布的氣味了阿魯!” “我說你啊,又不是菜鳥恐怖分子!”銀八低聲吐槽起來。 “而且,那也不算是什?大不了的氣味吧?!” “因?忘了七包在那裏呢,氣味會很厲害了阿魯。” “…嗯,關於這件事已經沒什?好吐槽了的了。”銀八這樣說。 “算了,這樣也好。”然後又繼續說下去。 “那就三個人一起,去回收我們忘了的東西咯——!” “不要阿魯!兩個人趁夜把我帶到黑嘛嘛的理科準備室是要對我做什?嘛阿魯!” 無視掉正抱住自己肩膀的小神樂,新八和銀八乾脆利落地把手扶上了校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