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第一講座(3)

※ ※ ※ ※ ※ ※ ※ ※ ※ ※ “活活活~很好,很好,這個發展實在是太好了。” 書桌上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哈塔校長一邊看著螢幕上映現出的3年Z組的情況,一邊說道。 “啊?什麽很好?” 這麽回答著,教頭正嗯嗯啊啊地看著《Business Jump》。 “真是的,別看BJ了,快點過來啊教頭。“ 爲了能讓站在桌前的教頭也能看見,哈塔校長調整了電腦的朝向。 “這是監視器的影像嗎?”一邊觀看著裏面播映著的鬧劇,教頭問道。 “沒錯。這就是,這個,怎麽說呢,很隱密地,藏在3年Z組教室裏的監視器。” “這說明真夠含糊的。” “沒什麽啦,只要能夠放出來就可以了。還有,不准跟校長頂嘴。” “對不起,那…抱歉。……嗯,這個影像有什麽問題嗎?” “還問有什麽問題。你看啊,3年Z組的學生們這不滿的表情。而且,你也聽到了吧,大家都嘰哩呱啦地抱怨著呢。” 校長說道,還[活活]地笑著。 “嘎,一大早剛到就被告知那種事情,這…會抱怨也是當然的事吧。” “這就很好嘛,這就。” 校長愉快地笑著,眼睛開始發光。 到目前爲止,一切都按自己計劃的一樣進行著。校長不禁想要讚美自己了。 假前考試,必須有一門功課能達到八十分以上。如果沒能完成就要補習,並且裁減班主任的薪水,——這個計劃,校長並不是因爲Z組的成績太差而産生危機感才制定的。可以說,他的目的完全在別的東西上。 可憎的銀八——。 校長的這個心情,才是這次的計劃的出發點。 白色的天然卷毛,脫色的眼鏡和死魚眼。名叫阪田銀八的這個男人近乎全無人氣者所需的要素。但是,不知道爲什麽,這個無聊的男人卻總是能勉勉強強(嘎,真的是非常勉強)地得到學生們的支援。只要銀八一發呆學生們就會鑽空子,反過來也一樣。[只要銀八還在,Z組似乎也能勉強統合到一起嘛]——總給人這種感覺。而且,(據校長調查)在少數女生裏竟然還有著[銀八老師偶爾也有看起來不錯的一面嘛]這樣的發言。 這就是他令校長不爽的地方。 這是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那個白癡到死的男人可以被學生們接受?我卻……我卻…不管多麽努力,情人節還是收不到一塊巧克力,鞋櫃裏也沒有情書。不過,現在還有女生往鞋箱裏塞情書嗎?而且,說起助手,他也只有那個大叔教頭而已。已經完全是[不行啦——]的感覺了,總而言之校長就是很討厭銀八。 那麽,就讓他嘗點苦頭吧。——因此,這次的計劃就這麽啓動了。 雖說只要一門就夠,那群腦漿都跟奶油凍(Bavarois)一樣的Z組學生想拿到八十分以上是絕對不可能的。這就是說,銀八的薪水將不可避免地被砍掉。一想到本來就不算多的薪水被進一步裁減後,他將會受到的打擊,就會忍不住想呼呼地大笑起來。(嘎,雖然總覺得被他渾水摸魚,讓砍工資的百分比稍微降低了一點點。) 並且,還有就是—— 根據這個監視器所顯示的影像,Z組的內部已經出現了很明顯的不協調。如果平時跟休息日都要補習的話,那群白癡學生的白癡度一定會更加提升,絕對會把憎恨的矛頭指向銀八的。那樣的話,銀八的受歡迎度就會急劇下降了! “哦呀,我啊,說不定是個天才呢。” 活——活——活~,校長這麽笑著。 “我說,性格真的很爛啊你。這麽善妒。” 不知何時已經返回了[嗯啊]狀態的教頭,一面看著《Business Jump》一面說道。 “我都說了不准頂嘴了。” “真是個囉嗦的禿子。抱歉。” “喂,剛剛那句好像已經超出能用[說漏了嘴]來敷衍的程度了啊。” “抱歉。呃,但似乎進行得很順利嘛……。” “當然進行得順利了。我的頭腦可是那個啊,堪比那什麽的……那…個…等一下,我絕對會想起來的。” “但我覺得你根本一直都不記得啊。” “不准頂嘴!我殺掉你喲!現在我似乎有些理解那些哢嚓一聲把人殺掉的傢夥的心情了。 如此說著,興奮過頭的校長額頭上傷口再次滲出血來。 ※ ※ ※ ※ ※ ※ ※ ※ ※ ※ 拖著叭嗒叭嗒作響的水貨拖鞋,銀八走到了講臺前。 回家前的班會時間到了。 “好,嗯~那麽,就來開[假前小考怎麽辦?緊急對策會議]吧。 銀八說道,拿起粉筆對著黑板。 伴隨著咯嚓咯嚓的聲音,黑板上被寫下了幾列文字。 完成條件 某一門的成績達到八十分以上 長髮或流氓——不行 “——就是這麽回事。” “老師!”桂君立刻發言了。 “第二條看上去好象是樂隊成員的募集條件一樣!而且,按照那條件,我不就不行了嗎?” “不行喲,你那頭長~發。”銀八說道。 “話說回來,你那是假髮吧?不管怎樣,快點剪掉吧。” “老師,我真的會投訴你喲。我已經準備好材料了。” “老師!我拿吃塔的位置比別人要高一些,那個樂團可以讓我加入嗎?” 小神樂夾帶著錯別字這樣說到。 “你先去圖書館查查[吉他]是什麽再說吧。” “老師!”這次發言的是沖田君。 “有很多音樂人開完演唱會之後會砸壞樂器,但是我會更想砸掉小豬豬錢灌喲。” “真有創意啊。”銀八說道。 不、不行啊……。新八的胸中亮起了警戒信號。這麽快大家就都亂掉了……。 “老師!樂隊的主唱就由阿妙姑娘來擔任吧!” 這麽叫道,連近藤君都加入了。 “像這樣,打扮成類似倖田未來的超工口感,不如乾脆把乳溝——” 但是,在他說出下文之前,就被背後一直忍耐著的阿妙用制服的領結勒住了脖子。[喔嘎——!]近藤君呻吟起來。 “停、停一下啊!大家!” 新八慌慌張張地站了起來。 “怎麽了,志村弟弟。你似乎有什麽話想說啊。”銀八說道。 “呃,已經完全偏離主題了吧!這個班會的主題是什麽啊!是考試的對策吧?爲什麽會變成像[我們來辦樂隊吧]這種樣子的對話啊!” “喂,這是誰的錯啊!” 銀八事不關己地這麽說道。 “呃,是你的錯吧!你寫下的那句[長髮或流氓——不行]就是元兇吧!” “真是煩啊,我只不過是稍微玩一下而已。” “這是能玩的時候嗎!” “新八君說的沒錯。” 這麽說著站起來的是,喔喔,是海豆龍君。 “好好幹吧,好好的哪。” 被長相最爲兇惡的海豆龍君這麽一說,銀八他…… “我、我我知道了。我會爲了不被好好幹掉……而好好幹的。” ——這麽蒼白著臉點頭了。 於是,重整了方向的班會再次開始了。 “呃,重要的就是。”銀八一面彈著捲煙的煙灰,一面說道。 “不管使用什麽手段,只要拿到八十分就行了。” 不管使用什麽手段…呐。銀八意味深長地這麽重復著。 “那個,…老師,你是說……” 新八畏畏顫顫地問到。 “這還用問嗎?”銀八邪惡地笑著。 “是作弊(Cunning)啊!” Cunning!?Cunning!?Shinning!?Shaman King!? (譯者按:Shinning與Shaman King在日文均與Cunning近音。Shaman King,通靈王…我想不會有人不知道吧||。〉 雖然有兩個傢夥搞錯了發音,但學生們還是爆發出一陣驚呼。 銀八的語氣變得更加邪惡起來。 “沒錯!作弊的話,拿八十分根本就跟捏嬰兒的手一樣簡單哦。” “老師!你那是虐待幼兒!”小神樂這麽叫道。 “那乾脆,我把你給捏碎吧。”銀八說。 “喂,老師,作弊什麽的果然……” “還是不要這麽做比較……”新八委婉地提出抗議。我可是Z組的良心啊。直接點來說,就是在他的內心深處,有股[跟這些白癡角色比起來我可是個更有常識的正面角色啊]的意識在作祟,讓他實在不能認同。 “笨蛋,你啊……”銀八受不了地說道。 “這可是討論測驗對策的會議哦!你想想嘛,那不就是‘暨•作弊大會’了嘛!” “不對吧,太奇怪了不是嗎!那個‘暨’字!” 說完之後—— “新八。” 冷不防地出現了個聲音。回頭一看,姐姐阿妙正站在自己的身邊。 “姐姐……” “新八……”阿妙不知爲何滿臉都挂著慈愛的表情,繼續說道。 “你是個男人吧?既然是男人,卻連作弊這種小事都做不到的話怎麽行啊?” “不,就算你這麽說了,可是這種事情果然還是……” “是害怕被揭穿嗎?沒問題的。在手心裏寫三個[揭穿]吞進肚子裏,就絕對不會被揭穿了。” “不,這樣的咒語,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呃。不對,根本沒有吧?這樣的咒語!” “喂,志村弟弟啊。”這是銀八的聲音。 “現在不是可以這樣子說三道四的時候吧!你也討厭補習吧?你看,我也是絕對不想要被砍掉工資的啊!” “不,可是……” 對於還在猶豫不定躊躇著的新八,班裏人都開始出聲了。 新八!新八君!做吧!新八君!就是啊新八君!阿八君! “不對不對,太奇怪了!那可是作弊哦?而且還是班主任第一個提出要這麽做的耶……” 雖然新八這麽辯解了,可是班裏那些阿八君阿八君的稱呼還是沒有停下來。 到底是怎麽回事的啊,這班的人……。 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站在我這邊嗎……這麽想著,新八的視線掃向了整個班級,然後,他看到了海豆龍君的位子。沒錯。雖然他的面貌的確是非常恐怖,可那是心地純潔又善良的海豆龍君。肯定不會贊成作弊這種東西的……儘管他是這樣想的,可是—— “新八君,一起來作弊吧。” 海豆龍君用那透著不祥的聲音這麽對他說。 呃呃?連海豆龍君你也…?不可能的吧,是了,因爲那個人就是這種[總是以班上的團結和氣爲重]的性格,所以才會轉到作弊贊成派那邊嗎……可、可是,真的是因爲這樣嗎?!啊啊我已經完全搞不懂了啦! 當新八陷入混亂的時候。 “那就決定咯!開始新的討論了喲!”銀八趁機徹底丟開了[反對]的說法。 “可是,作弊可是非正當行爲哦。如果做了那種事情的話……” “你夠了吧——!”銀八火大地怒吼起來。 “那就這樣好了!如果你肯幹的話,[今年文化祭的特邀嘉賓,邀請偶像寺門通來吧!]……我會在教職工會議上提出這樣提案來!怎樣,這樣一來就沒話說了吧?!” 寺門……通……。 ] 志村新八——寺門通親衛隊隊長的身體裏猛地閃過了一道強光。 “怎麽可能還會有什麽廢話要說啊啊?!喂!你們這些傢夥!快點給我想個不會被揭穿的作弊方法來啊啊啊啊!!” 竟在一秒鐘之內就完全變心了。 “那麽,就決定是作弊了。”銀八嘴裏銜著一根新的香煙,說道: “你們啊,就沒有什麽好提案嘛—?” 面對班主任的提問,全班同學暫時“唔唔”地進入了思考時間。 作弊。事實上要是真的這麽做,是很難找出好方案來的。 當然,要作出作弊這樣的行爲是很簡單的。比如說事先把答案抄在鉛筆盒啊橡皮擦之類的東西上,比如說偷偷跟隔壁桌的同學互相交流——自古以來的智慧所凝聚出來的既定手法還是有幾個的。 可是,這次的情況不同,還附帶著[班上全部同學都要得到高分]這樣的條件。並沒有[不是一個人而是多人同時能得到好分數]的方法。如果沒有辦法找到能讓全體同學的情報共用的方法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不久,土方君舉手了。 “老師,這樣的方法如何?” “你說說看吧。” 被銀八用手指指著,土方君開始說明了。 “是使用蛋黃醬的方法喲。先用蛋黃醬在黑板上寫好答案,然後在考試開始之前再把它擦乾淨。這樣的話,到時候,在適當的光線下就能看到油油的反光,這樣不就能剛好看到之前寫在上面的字了嗎……” “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嗎—?其他的。”銀八把視線從土方君身上移開了。 “已經被否決了嗎?!稍微討論一下不也可以嘛?!” “白癡!誰知道那種只有在蛋黃醬王國才通用的方法可不可行啊!” 土方君看起來好像很不服氣地閉了嘴,這次輪到沖田君站起來了。 “老師!那這樣的方法如何?” “你說說看吧。” “用鈍器毆打監考的老師直到他暈倒,或者用三氯甲烷(Chloroform)讓他睡著——” “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嗎—?其他的。” “那這樣好了!老師!”這次是近藤君。 “這個方法怎麽樣呢?大家都去手語學校把手語學到手,這樣的話就能用手語互相交流答案了——” “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嗎—?其他的。” “老師!”說著,帶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小神樂站了起來。 “我有一個很好的方法阿魯!” “阿魯阿魯?…啊,算了。你說說看吧。” “局限在這個班級裏就想要作戰成功是非常困難的阿魯!所以用一個能借用外部力量的方法如何呢?” “喔…”銀八好像很感興趣。 “終於出來一個像樣點的提議了不是嘛?那具體要怎麽做啊?” 哦呵呵地笑著,小神樂開始說明。 “這所學校裏可是有像定春那樣的狗哦阿魯。利用定春的話不就可以了咩。” 小神樂所說的定春,就是不管哪所學校都會有一兩隻的迷路狗狗。不知道什麽時候就迷路迷進了銀魂高中,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就開始住在這裏的一隻狗——定春。是個不知爲何跟小神樂走得特別近感情特別好,然後還因此被小神樂以[定春]命名的生物。還有,這只定春,不知爲何擁有能夠跟棕熊媲美的巨大身體,還是個只要一有空就會咬住人腦袋的搗亂傢夥…… “哦哦,那只狗啊。那該怎麽利用它啊—?”銀八問。 “讓定春在校園裏吠不就可以了阿魯。吠一聲汪,就是A,汪汪的話,答案就是B,依此類推。” “原來如此啊……”銀八歎了口氣,說。 “是嗎—,那只狗啊—,讓它吠起來嗎—,是這樣啊—,可是呢——要由誰去告訴定春那些答案啊?說來,那只狗做得到這麽細緻的小把戲嘛?誰去教它啊?再稍微考慮好事情才說出來好不好啊,你這個中國女孩!” “聽明白了沒有啊!你這個中國女孩!!”小神樂猛地揪起了新八的胸口。 “不對吧,說的是你吧!不管是‘中國’還是‘女孩’,能符合這個的人都是你吧!!” 被揪得眼鏡都快要掉下來了,新八喊起來。 “我說,你們啊,難道真的都頂著一頭奶油凍腦漿嗎?就搞不出來半個有用點的方案嘛?!” 銀八焦躁地說道。 “比如說,志村妙。你啊,幹乾脆脆地去用肉體招待兩三個老師不就好了,那樣的話不就可以在事前拿到考試的題目了嘛——” 銀八的話還沒有說完,阿妙所在的那個角落忽然有什麽東西發射出來了。 以超高速飛過來的那個物體——豎笛掠過銀八的臉頰,插進了黑板裏。在[哢啦]的一聲爆裂聲響之後—— “呵呵呵,老師你真是的。下次可不會打偏了喲。” 阿妙帶著威脅微笑道。 “呃…那個…抱歉。…我似乎提了什麽找扁的意見…嘎…那個…真的很抱歉。” 表情僵硬的銀八畏縮地說道。 這時,新八突然意識到一件事。等一下……。 光是在想作弊的方法,我們似乎忘記了什麽關鍵的東西。 “那個,可以聽我說句話嗎?” 這麽說著,新八站了起來。 “幹什麽啊,吐槽男。”班主任說。 “別喊我的角色定位!叫我名字,名字!” 暴怒了一會兒,新八繼續說道。 “那個,仔細想了一會兒,我覺得我們都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怎麽怎麽,突然成名偵探了?吐槽路人四眼仔君。”小神樂這麽說道。 “我路人?你剛剛好像說我路人了吧?!” 雖然很想向中國女孩挑戰,但是現在還是先忍忍,繼續說下去吧。 “從根本來說,作弊是指試前便知道了答案,並在考試中偷偷使用的意思吧?呃,比如說,把數學公式,化學元素符號一覽表,或是英語語法之類的東西寫在什麽地方,考試時再看。——雖然也能這麽作弊,但是我們這次卻必須拿到八十分以上。那樣的話,只是這樣還無法達成目標。就是說,這次我們需要有試卷的答案,但是我們能弄到手嗎?我覺得不考慮怎麽達成這些條件,而單考慮作弊的方法是沒有意義的……” 新八說完之後,銀八與其他的學生仍然保持著沈默。就仿佛小小的機器正在處理龐大的文件一般,這樣的沈默持續了一段時間。 終於,銀八開口了。 “呃,那個,新八君,簡單說來,你的意思就是想要作弊就必須先把答案弄到手,對吧。” “沒錯。” “嗯—,然後,在這之前必須要決定要在哪一科作弊?” “當然。” “呃,但是啊……” 銀八浮現出一抹無力的微笑,說道。 “試卷的答案…這種東西哪有那麽好到手啊——。” “銀八老師你不出試卷嗎?如果老師你出國語試卷的話,一切就都解決了。” “呃…出試卷那種事,都是由別的……怎麽說呢,就是由那些與白癡呀吐槽無緣的…由正常的老師們去幹的事。” “老師,你那就等於宣佈自己是不正常的老師了喲…” 雖然新八這麽指責了,但銀八對此沒有任何回復。 沈默了好一會兒的銀八,最終擇言道。 “——就是說,那什麽來著…新八君。…我們沒辦法作弊…就是這麽回事吧?” “嗯——”新八回答著,把下巴放在兩手之間,仰頭望著天花板。 “…呃,雖然我說了半天話才注意到…不過似乎的確是這樣啊。” “這樣啊,做不到啊——,是這樣啊——,不知道考題的話——,這樣啊——……喂!別開玩笑了,你這傢夥!” 銀八突然把粉筆扔了出去。白色與黃色的兩根粉筆正好插進新八的鼻孔,看上去好像是電視接收圖像跟聲音的那兩根天線一樣。 “怎麽辦啊——!怎麽辦啊——!” 銀八叫喊著。 “我啊,已經完全做好作弊的準備了啊……不不,是全心全意地想要成功了啊!這簡直就是,啊,那什麽…你想著今天要吃咖哩飯然後去了咖哩店,結果店卻關門了。[喂喂,我的嘴可都已經變成咖哩的嘴了啊!]——這…不就跟這種失望感一樣了嗎——!說來,咖哩的嘴是什麽東西啊!” = $XEXJYSu “我怎麽會知道啊——!” 新八把鼻子裏的粉筆拔出來,吼了回去。 作弊的計劃就此煙消雲散。被這個事實打擊到了的Z組學生立刻鬧了起來,一起把新八當成了出氣筒。 別開玩笑了你個四眼田雞! 居然毀了我們的夢想!吵死了!爲什麽要責備我啊! 閉嘴!路人! 路路路路人!?誰?剛剛是誰說的路人!? 就這樣,Z組再次開始大肆爭執起來。 ※ ※ ※ ※ ※ ※ ※ ※ ※ ※ “哼,就憑你們那大腦怎麽可能做得了弊嘛—?” 校長一邊盯著監視器的映射,一邊愉快地說。 “果然他們還是想要作弊了。” 這麽說著,教頭正看著《赤丸Jump》 “啊啊,一切都如我預料。不過…你似乎時常會看不是[周刊少年]的《Jump》呢……” “《Jump》就是《Jump》啊。” “嗯…算了。” 校長說著,將目光轉回了表演上。Z組的內部又鬧成了一團,很好很好,開國會吧打職業棒球吧,這些亂鬥的情景都是十分吸引人的。 做不到的,就憑他們那點智商怎麽可能作弊。只要銀八不出試卷,他們就不可能靠作弊拿到八十分以上——。 “來吧,3年Z組啊,你們要怎麽應對這個狀況呢?” 喔活活活的笑聲響遍了整個校長室。 ※ ※ ※ ※ ※ ※ ※ ※ ※ ※ “現在果然還是……”新八提議道。 “我覺得只能好好學習了。還有一星期的時間啊。” 邊這麽說著,新八自己心中也覺得只能這樣了。連同班主任一起,整個班一起串通作弊果然還是不對的。怎麽說呢,這不是武士該做的事。……不是哦,並不是說真正的武士,只是意思意思而已。 “喂喂,認真學習?”以難以置信的口吻這麽說道的正是銀八。 “這麽做有意義嗎?…你們這些傢夥的腦袋,可都Like a bavarois(像條奶油凍)啊——!” 新八毫不氣餒地頂了回去。 “我也這麽認爲。但是,我覺得現在只能學了。好好學習,堂堂正正地拿到八十分。” F @<1 ,CT, “新八君,堂堂正正這話聽起來真不錯呢——。我也覺得你說得沒錯了。” 凱瑟琳這麽說道。啊啊,終於有贊同者了。這麽想著,新八含著淚看向凱瑟琳的方向,那個貓耳女正飛快地往兩臂上抄寫著數學公式啊英語單詞之類的東西。 “難道還是重金屬搖滾樂團(Heavy Metal Band)的主貝斯手嗎你這傢夥?!——說來怎麽連我的吐槽也變得不知所謂了阿啊啊!” 新八猛地抓起手邊的橡皮擦扔了過去,凱瑟琳靈巧地避開了。 “所——以——說!”新八一邊說一邊敲著桌子。 “忘了作弊的事吧!學習!Let’s study吧!” “但是啊,志村。”土方君說道。 “要學的話,學哪一門好呢?就算不作弊了,我覺得還是把要學的科目固定下來比較好。” “的確。” 新八點了點頭。無差別地學習所有要考的科目顯然不適合現在的狀況。因爲我們是笨蛋啊,嗯,腦內的空間可是很小的,嗯。 “那,學哪門課好呢?” 新八一問完,小神樂就立刻舉手了。 “挖番薯!” “沒這種課!”銀八吼道。 “八卦新聞!”這是沖田君的意見。 “我已經說了,沒這種課!至少說說正經的課目吧,你們這些傢夥。” “保健。去學習怎麽受精。” “不會出這種題目啦!還有,這不是你的專長領域嗎,志村妙。啊…對不起,別隨便扔這種尖銳的東西啊!” “不如來計算失業保險能拿到多少錢吧?”長穀川君說。 “你是公務員嗎你?!不過要是真算得出來的話,某種意義上來看倒是很厲害呢。” “你們這群傢夥!給我適可而止點!”近藤君怒吼著站了起來。 “這可不是能搞笑的狀況啊!認認真真去想想吧!老師,你覺得集體體操怎麽樣?” “我倒想認認真真地把你殺掉。…還有,那種課目,就算是日本體大也沒有吧!……大概。” “…不如來學英語吧。”覺得是時候了,新八插了進來。 “我覺得英語的話,大概學起來比較容易。其實我手上有一個情報。” “情報?”銀八眯起了眼。 新八點了點頭。 “大家都不知道嗎?據說這回假前小考的英語,呐,就是會從上課時用的那個練習問題冊裏出三個[應用問題]。如果把那些都記下來的話,大概,就可以確保二十分。” 英語啊——…嗯。Z組一時陷入了考慮中。終於—— “我英語很差啊。”凱瑟琳說道。 “喂!這很奇怪吧。”新八說。 “你那張臉怎麽看都應該很擅長英語的吧?!…連名字都是凱瑟琳!” “不是啦,因爲我說的一般都是Queen’s English啦……” “你真的知道你說的話是什麽意思嗎?!那可是Queen’s English哦!” (譯者按:Queen’s English,英國標準英語……|||||) 啊啊啊啊啊!!!好像連頭都快要整個被揪掉了,新八粗暴地大叫起來: “除了英語其他肯定都不行了喲!因爲已經知道了其中20分的出題了不是嘛!!剩下的那60分,懷著必死的心情去學習的話應該也會有辦法的啦!!” 可是啊——。 就算你這麽說啦——。 ……同學們還在繼續吱吱咋咋地抱怨著。 這個時候,銀八出聲了。 “就算再這樣羅囉嗦嗦下去也沒有其他辦法的啦。新八,那就用你那個辦法吧。現在開始考試前的每天,放學後就留下來學英語啦。” 老師……。新八很感動。雖說新八有種…這個爲了逃避[放學後的補習]而決定舉行的[放學後留下來的學習會]太奇怪了吧…的感覺,但果然還是很感動。這個人,雖然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不行啊完全不行],但剩下的那百分之二還是殘存著一點點的[熱血Heart]吧……看著銀八,他這麽想著。 “好啦,你們這些傢夥啊。反正已經不可能去作弊了。” 銀八下結論了。 “假前小考的英語,靠自己努力去學吧!——絕•對要拿到八十分以上哦。不然的話,我的課就變成…一邊跳箱子一邊背《貧窮問答歌》吧。” (譯者按:《貧窮問答歌》,《萬葉集》裏的一篇,講農民的悲哀的。作者是山上憶良,…大概吧。) 這不是跟早上說的不一樣了嘛!——不知是誰忽然吐槽。算了,反正Z組好不容易做了最終決定不就好了嘛。 ※ ※ ※ ※ ※ ※ ※ ※ ※ ※ “啊呀呀,這下子不是糟糕了嘛,看這個氣氛。總覺得反而變得團結了喲。” 教頭窺看著顯示器,厚厚的《Jump》正倒扣著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這次是周刊的《Jump》了啊……不不,我還是有別的辦法的。” 校長看著監視器的映射說道。對,還是有別的辦法的…… 竟然達成[讓大家團結起來]的這個目標!哼,絕對不會讓你們繼續沈浸著這種[啊!這就是青春啊!]的空氣裏的,混蛋銀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