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第一講座(2)

※ ※ ※ ※ ※ ※ ※ ※ ※ ※ 這是一間沒有特別奇怪地方的校長室。 在屋子的正中央擺著一張接待用的沙發和圓心桌子,靠著窗臺的位置放著一張校長專用的書桌。 站在書桌邊上的,是那位不知道已經是第幾代的銀魂高中校長——哈塔校長。 血色難看的紫色腦袋,額頭上面晃悠悠地垂著一根觸角,雖然稀稀拉拉地長著幾根毛,但看起來仍是更接近禿頭。眉毛是好像能劇裏的公家大人一樣的圓形。那對仿佛柿種一樣的眼睛,可愛要素徹底爲零。在這個校長的旁邊,站著一個帶眼鏡的,超——大叔臉的教頭,正一臉不悅地壓抑著什麽心情。 上午八點半。去職員室點過名後,銀八就被叫到了校長室。 “——嘎,開門見山地說來就是,阪田老師。”哈塔校長開始說話了。 “你班上的學生,成績似乎都非——常差的樣子呢。[誒,這是考試的分數?不是那些菜鳥藝人的平均年齡嗎?]——每回考試都是這種成績。” 哈特校長用粘乎乎的聲音說道。 “這些事情我都知道的啊。我好歹也是班主任吧。” 如此回答著的銀八,跳上沙發來來回回地踏來踏去,嘴裏還咬著桌子上放著的來客用捲煙。 “怎麽說呢,你那好像不是聽校長講話時應有的態度啊。” 在校長無聲地發怒了之後,教頭大聲吼了起來。 “阪田老師,請你認真地聽一下!” “我明——白啊。” 銀八順手把捲煙全都收起,放進了紙口袋裏,然後站到了書桌前。 “…這桌子乾淨得好像被強盜洗劫過一樣………嘎…先不說這個。” 校長輕咳了兩聲,繼續說道。 “總而言之,Z組的成績要是再往下掉的話,連別的班的士氣都會受到影響啊。[明明是同一所學校,卻只有那群傢夥是白癡?或者說是笨蛋?還是說是弱智?]如此這般的。” “那——該怎—麽做才好呢?店長?” “是校長。……嘎,我覺得這裏應該先用點強硬的手段。” “……強硬的手段是指…難道成績往下掉了就要……” 銀八咕咚地咽口唾液,喃道。 “彈鼻子…嗎?” “爲什麽會聯想到這個啊?你思鄉病發作了嗎?!說起來,我還真想狠狠彈一下你那個腦子啊。啊,不說這個了。” 校長稍顯急躁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後開始說明。 “下次的假前考試,就算只有一科也可以,你們全班同學都要考到一門八十分以上的成績。如果這件事情沒辦法做好的話,到時候就——” “彈鼻子。” “都說了不是這個了!” “那…彈額頭。” “也不是。算我求求你了,好好聽到最後吧。” 校長把坐姿放正,然後才繼續說下去。 “如果這件事沒辦法做好的話,到時候,Z組全體同學,周六日也必須來校補課。” “還有——!”校長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指向銀八。 “阪田老師,你的工資要被砍掉百分之二十!” “————!什……” 銀八的眼珠子好像都要掉下來了。 “砍掉百分之二十?!” 他暴怒著,猛地伸手攥住了校長的那條觸角。 “好疼疼疼!爲什麽要做什麽約定嘛!天啊,已經不是砍掉百分之二十而是百分之百沒有了!我的魅力中心點百分之一百就要沒……” 從額頭上滾滾地溢出獻血來的校長這樣子驚叫起來。可是,卻被銀八完全無視了。 “別跟我開玩笑了!就因爲那群大白癡的死傻樣竟然就要砍掉我的工資?!” “那也是工作嘛。”靜靜保持著呼吸的校長說。 “這樣都做不到的話,Z組就變成這所學校的累贅了哦。這可是個恥辱。作爲班主任的你不是也有預防這種情況發生的責任嗎?” “…………” 銀八立刻沈默了。然後又稍微地小幅度點了一下頭,對校長說道。 “已經決定下來了嗎?” “沒錯。” “還有,這是由你決定下來的嗎?” “沒錯。因爲呐,我可是校長呢。是非常偉大的。” “……可惡,你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校長。” “不對吧,手裏沾滿鮮血的是你才對吧?” “隨便哪一門都可以只要八十分就行?好吧,我就接下來吧。應該說,不想做也要接吧。周六日的補習?砍掉百分之二十工資?這樣半斤八兩缺頭缺尾的處罰是什麽啊,看起來超搞笑的耶。不如換成,不止周六日連平時的放學後也要補習&砍掉工資的百分之十,這樣的話我也沒所謂喲。” “不行不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渾水摸魚,來減輕自己的處罰也是沒用的。” 校長敏銳地睨向銀八。 “不過,不如這樣吧,校長。”這時候教頭插話了。 “好不容易阪田老師才接受了這個提案,就接受那個[平時放學後也要補習]不是挺好嗎?” “這樣的話如何呢?阪田老師。” 校長把好像在估價一樣的視線投向銀八。 “無所謂啦。如果以這個作爲交換,讓我的工資砍少百分之十就更……” “那個可是不會讓步的喲。說來,比起學生,你怎麽好象更重視自己的工資呃。” “拜託你了嘛……” “我知道了。那麽就這樣下結論吧。下個星期的假前小考,Z組的學生每人都至少要有一科能上八十分。如果這件事沒有辦法完成的話,Z組全體同學每天都要參加補習。並且把你的工資砍掉百分之十。這樣就可以了吧?” “好吧。Mr.Blood。” “不對吧,我說,讓人流下Blood的人是你才對吧。” 校長一邊說,一邊用手帕擦拭著額頭上的鮮血。臉上忽然浮現出大無畏的笑容。 “算了,我對你將會作出來的成績非常期待喲。” 銀八並沒有對這句話作出任何回應,然後就這樣走出了校長室。 “——所以事情的前因後果,就是剛剛看到的那樣啦。以上。” 銀八這麽說著,馬上轉身想要離開教室。 “不該說什麽‘以上’吧?就一個‘以上’的!”新八他青筋暴現,這麽大叫道。 “爲什麽要跟人做這種莫名其妙約定啊!” 是啊爲什麽!就是啊!沒錯阿魯!根本無法溝通嘛!——馬上,教室的每個角落裏都起了指責的罵聲。 “說來說去,老師你就只有在[把自己的處罰減輕]這件事上做成功了不是嗎!” 土方君說道,然後近藤君也接了口。 “就是說啊,老師,不就是因爲你說了多餘的話,我們不是變成[連平時都要參加補習的物件]了嘛!” “說得沒錯阿魯!說來養育我的國家裏可是有日常補習什麽的全都NO!NO!NO!討厭的顔色是黃綠色喲’這樣的格言的!” “要是連平時的放學時間都被侵佔了的話,我就沒時間跟伊麗莎白去散步了!” “而且,要是這樣的話我可是沒有辦法去打工增加收入了!這麽重要的放學時間我怎麽可以交出來!” 別開玩笑了!要向校長抗議!不如把條件反過來吧!這個白髮男!天然卷!動畫化!……等等等等,學生們心裏的怨念正逐步上升著。對於那些他從來都不知道的特別心聲,銀八稍微無言了一會,不久—— “吵—死—人—啦——!你們這些混帳傢夥——!!” 他超強勢地這麽大喊道,然後像從哪個鄉下逃出來的流氓一樣把腦袋扭向一邊。 “你們這些混帳,你他媽的以爲這是哪里的被害者大集會嗎?穿著普通的小套裝去哪里的記者見面會敞開心扉大吐苦水嗎?啊啊?” 被這冷冷的聲音打斷,那譴責的暴風雨終於停息了下來。 銀八把雙手放到講臺上,重重地呼了一口二手煙出來,然後說道: “好了,把手放到胸前捂心自問吧。特別是女生,兩隻手都放到自己的胸部上,好好想想吧。” 老師,請你停止性騷擾吧。——女學生們馬上開始抗議。 “總而言之,”銀八繼續說道。 “這樣的事態,還不都是你們這些腦袋老是Free得到處飛的傢夥搞出來的嘛?我才更慘不是嘛,竟然說什麽砍工資喔!” “那個…,老師。”新八提出了保守的意見。 “向校長提出抗議吧,再把難度給降低一點,至於補習,如果我們肯接受到星期六的話……” 可在新八說完這段話之前—— “不要說這種沒用的話啊!” 銀八果斷地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就在那個瞬間,新八好像看到了銀八瞳仁裏一閃而過的光芒。只是還在他“咦咦咦?”地心底疑惑著的時候,就已經變回平常那對死魚眼了。 “好了,你們啊。”銀八說道。 “又不是全部科目,只是一門就可以了喲。八十分。給我用點腦子吧。” 不可能的啦!做不到的!絕對不行啊!讓人類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這是笨蛋啊!……等等等等,學生們立刻這麽大聲回應。 “才不是不可能呢。我相信你們。” 銀八說,輕頷首,然後又繼續道。 “總之……你們就是爛掉了的橘子啊!…啊,說錯了,——你們才不是爛掉了的橘子啊!” 不,那不是搞錯了嘛?!而且,這不就是錯得最離譜的臺詞了嗎?!道歉啊,快去向武田鐵矢道歉! (譯者按:武田鐵矢,就是《3年B組金八老師》的男主角。前面阿銀的幾句臺詞是GJM人家的,而且還念錯了最經典的那句……) 今早以來,學生們內心深處最爲深刻的怨念開始爆發了。 “啊啊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總之!” 銀八睨著學生們說道。 “放學的班會會緊急召開測驗對策大會!以上!” 說完之後,銀八一邊隔著白衣搔屁股,一邊走出了教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