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天地

關於部落格
有時可以能放航海王.銀魂.驅魔少年.家庭教師
的影片.有時可能放置圖片或自繪圖@"@
  • 43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第一講座(1)

銀魂~3年Z組銀八老師~ 空知英秋◎大崎知仁 圖源:Athena 翻譯:Satteas,Nopherier [St.NossakaS’]:http://nossaka.yculblog.com/ 第一講 [上] 第一講 補習班的老師說,不要老想著100分,反正70分就夠了。如果我是神,我會把青春放到人生的終結時。(A‧佛蘭斯) 如果我是神,我會把巧克力冰糕加到學校飯堂的餐牌上。(阪田銀八) ※ ※ ※ ※ ※ ※ ※ ※ ※ ※ 銀魂高中。雖然看起來很奇怪,可事實上就是這?一個校名,那也就沒辦法了。而且這個世界上肯定還有挂著比這個更變態校名的學校……也許吧。 3年Z組。 這個“Z”不是念“Zetto”,而是念“Zui~”。?什??“因?這樣念聽起來更帥的說”,不知道是創校人還是校長這?說過,其實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說過也不大清楚。雖然什?真憑實據都沒有,反正這個“Z”就是這樣念啦。 如果有人提出“真的是有這?多學生的學校嘛?”之類的質問的話,那就先用“因?現在負責人不在所以無法作出回應”來敷衍著吧。 然後是教室。 這個倒是沒什?特別莫名其妙的地方。教室前後各有一個拉門,有個講臺,還有大堆學生的桌椅,都是些普通的東西。只要去想象一下電視播的校園連續劇裏那些東西就沒什?問題了。不過,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來的話,在教室最前面的牆壁上,黑板再往上的地方貼了一張橫額,那張橫額裏用著雖然不能說很好看,可是卻包含自信的筆觸大筆勾畫出“糖分”兩個字。如果又跑出“?什?是‘糖分’啊”之類的疑問的話,那就用“因?班主任是甜食党啦,呵呵”這種裝可愛的回答再來敷衍一下就可以了吧。順便說一下,連教室後面那張牆壁上也貼著這?一張寫著“糖分”的紙條,關於這邊這張“糖分”的疑問,完全可以用前面說過的那個來作?答案。 綜上所述,比所謂的“普通學校”微妙地多了一個球的距離,這就是銀魂高中。 在這個三年Z組的教室裏,靠著走廊那排,從前面數過來的第二個靠窗座位,就是志村新八的位子。 ※ ※ ※ ※ ※ ※ ※ ※ ※ ※ 現在是早上八點四十分。再過大約五分鐘就是開例行晨會的時間了。新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手撐著臉頰,默默看著同學們的樣子。大部分學生都離開了自己的座位,嘰嘰喳喳地吵鬧著。這沒有老師的教室就算是學生們自己的東西了,所以會吵吵鬧鬧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是這?說啦,可是我們班……新八心裏這?想道。奇怪的傢夥是不是多過頭了啊? 比如說,新八所在的座位左邊,隔了一排的那個位子上—— “你這傢夥!幹什?啊——,?什?擅自把我的章魚大人小香腸給吃掉了!這個混蛋——!” 從中國來的留學生,小神樂一大早就怒氣騰騰。雖然看起來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可現在就表現得像個從哪個鄉下跑出來的流氓一樣。看來是她吃課間餐的時候,被哪個同學偷吃了自己的小香腸。 可是?,小神樂……新八看得呆了。這個時候就開始吃課間餐,不是稍微早過頭了??還有,不是‘章魚先生’而是‘章魚大人’,這種稱呼方法也很謎不是嘛! 志村新八,興趣是[吐槽]。雖說好像不能就這?下定論,可是他身邊有這?多eccentricity(古怪,莫名其妙,怪僻一摞摞)的同學,在這樣的環境下,就算不願意也會不知不覺地變成個吐槽男吧。這也是新八的可悲之處啊。 “不就是吃了個小香腸而已嘛,哇哇啊啊地吵死人了。在我的國家裏可有‘章魚先生小香腸是大家的東西,不要擅自在上面畫押’這樣的格言呢!” 這邊的也是個留學生,凱瑟琳這樣反駁了小神樂。有著一張挂著凜凜粗眉和厚唇的風格強烈的奇妙臉蛋。不知道?什?腦袋上還長著一對貓耳,有多粗暴就多粗暴的視覺系女學生。 “不要掰出這種意義不明的格言啊!那樣的話我也會說啊,在我出生的國家裏也有‘看到貓耳女就立刻處以死刑。喜歡的?色是淺黃色喲’這樣的啊。還有,不是‘章魚先生’而是‘章魚大人’的說!” 小神樂這?回吠了過去。我說那對章魚的強烈執著到底是什?啊?不對,應該是對小香腸的執著……算了是哪個都無所謂了。 接下來,在小神樂和凱瑟琳這兩個極具國際色彩的兩人左側,風紀委員沖田總悟,正和坐在他後面,同?風紀委員的土方十四郎聊著什?。 跟那個栗色乾爽的頭髮下有著一對圓圓的大眼睛,總是戴著無形面具,看起來清爽又純真的沖田君對比起來,土方君有著一頭全天然無造作的頭髮和銳利雙眸。這兩個外貌看起來可以拿到很高分的學生,也許就因?是在3年Z組裏,所以也只能出現這種程度的對話而已。 “?,總悟。” 土方君很有型地兩手抱著胸,用低沈的嗓子呼道。 “什?事啊,土方先生。” 小聲回應了的沖田君,正把雙腿橫在桌間的通道上,手裏則玩著手機。 土方君接著說下去了。 “總悟。你是知道蛋黃醬蓋飯的吧?” “就是那個在飯上面鋪滿了蛋黃醬的不知所謂的東西嘛?”“囉嗦,哪里不知所謂了!而且我沒有一天不吃那東西呃。” “好好我知道啦。所以呢?那個蛋黃醬蓋飯怎?了?” 這?說著,沖田君也還是沒有停止地把玩著手機。 土方君呼呼地歪了一下嘴角,然後繼續說道。 “其實啊,昨晚我終於成功地改良了蛋黃醬蓋飯了!” “誰也沒有拜託你做這種事啦。” 沖田君冷冷地說。 “好了你就聽著吧。我在蛋黃醬蓋飯里加了一種東西,然後就變得非常非常美味了。那是什?呢?你想知道吧?” “啊,回短信了。——是啊,我非常想知道呢。” “你看起來不是一點也不想知道嘛,混蛋!——哼,算了,我就告訴你吧。” “那個就是……”土方說到這裏忽然停頓了一下,好像是用這點時間擺顯之後,才繼續說: “……金槍魚罐頭,裏的油。” 一直在旁聽著他們對話的新八忍不住把眼睛給眯了起來。什、什?都可以啦……可是那是什?啊?金槍魚罐頭裏的油?他的心靈深處忽然萌生了這種情報怎樣都可以啦的心情。“不是金槍魚罐頭裏的那些金槍魚喔。是金槍魚罐頭,裏的油。把這個加進了蛋黃醬蓋飯裏。” 所以說,?什?在“金槍魚罐頭”和“裏的油”之間空出一點時間啊?到底?什?。 “頂著一張‘怎樣都可以啦’的臉嘛,總悟你。” 土方君不滿地把雙眼眯成細細的兩條縫。 “才沒有這?一回事呢。等下次我被魔鬼上身的時候,會去試一下的。” “還真是最差的社交辭令啊。” 土方君這?說完後,把視線移到了沖田君的手上。 “說來,總悟。剛才開始你就一直在跟誰發短信啊?” “啊,這個嗎?這是交友網啊。反正,做這種東西的人肯定是個笨蛋,所以沒有什?行情也是理所當然的,我是覺得可以消磨一下時間才去玩玩的。” “原來如此。可是還是有一點不太明白。那個,不是我的手機嘛?” “是喲。因??,那可是交友網呢。玩這種東西是不可能能用自己的手機對吧?” “原來如此。還挺有道理的。——你你你這是找死嗎!!” 立刻從椅子上挺起身子,土方君繞過了桌子用手臂狠狠地扣住了沖田君的脖子。 真無意義啊……。一直看著兩人爭鬥的新八不禁想道。真是毫無意義的爭吵。正這?想著的時候,教室後門突然被氣勢洶洶地闖開了。“阿妙姑娘!” 以這白癡般的聲音大聲叫喊著的白癡正是近藤勳,如同[長相精悍的猩猩]這形容一樣,有著與纖細完全無緣的模樣。但卻是個頗有人望,令沖田君土方君等人都甘心追隨,如今已當上了風紀委員長的男人。 進了教室的近藤君直接跑向了志村妙的座位。順便一提,這個志村妙正如姓式所透露的,是新八的姐姐。 “啊啊——!阿妙姑娘,今天的你也依然如此美麗,連這?俗氣的制服都變得看起來仿佛純金做的裙子般了。啊、哈哈哈。” 近藤君大聲念著他自己覺得可以拿滿分的奉承話。但其目標阿妙卻一邊看著時尚雜誌(《必殺招術徹底介紹!怎樣從超不良大叔身上挖出錢來》),一邊冰冷地回答道。“一大清早就開始頭腦不清了啊,近藤君。還有,我已經說了多少遍了。能不能改掉[阿妙姑娘]這種偏離時代的叫法?我們在這裏可是高中三年生啊。” 不、[在這裏可是]…?新八不禁用手掩面。姐姐,不要突然冒出這種強調背景設定的發言啊。雖然知道會有很多困難,但這銀魂高中三年Z組還是在逐漸進行著的啊。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好像還改不掉本傳《銀魂》那邊的習慣。啊、哈哈哈。” ……喂!怎?你也一樣!別把[本傳]這種詞都說出來了啊! 不理會抱著腦袋的新八,近藤君繼續和阿妙交談著。 “嘛…的確對高中生來說[阿妙姑娘]這叫法有點太過了。那,該怎?辦才好呢?不如就乾脆用[妙妙]這種叫法吧?” “別開玩笑了。不如說,你想被殺掉嗎?” 阿妙看著雜誌,頭也不?地答道。 “不行嗎?…那?叫[小妙]怎?樣?” “聽起來好像營養飲料的成分一樣。不如說,你想被殺掉嗎?” “這個也不合你心意啊。那?乾脆叫[妙兒]如何?這甜甜的感覺。” “世界末日到了。不如說,你想被殺掉嗎?” “不行嗎……那?就叫[阿妙咪‧妙妙咪兒]……” 阿妙終於到了極限了。 怒吼著站起來,阿妙用雜誌猛地毆打著進藤君的臉。之所以會發出[啪哢啪哢]而不是[啪嚓啪嚓]的硬質聲音,是因?阿妙在用雜誌的硬角進行毆打。“噢啊——!好痛!角!阿妙姑娘!角!會死人的!紙也可以做兇器!啊啊!!” 哀號著的近藤君進教室剛剛三分鐘,就成了血的祭品。 但是怎?說呢,新八也沒工夫去同情他了。阿妙和近藤君的這種模式已經成了每天早上都會進行的慣例了。 雖然看來如此不堪,但Z組也還是有總是安靜地鎖在自己的世界裏的人。 比如,坐在神樂前面的男生,桂小太郎。他現在正獨自對著桌子不知書寫著什?。 因?有些好奇,新八便上前去詢問了。 “?,桂君。你在寫什??” ?頭輕看了眼新八的桂君說了句“這個嗎?”,便雙手舉起了攤在桌上的筆記本以讓新八也能看清。 在那裏,以異常真實的筆觸畫著一個——謎之生物。只能稱之?[謎]的那個生物,長得仿佛企鵝怪獸一般。更詳細地說來就是一個長著企鵝的身體鴨子的臉,外表前衛得無與倫比的生物。 “知道嗎?這是我的寵物,伊麗沙白。”桂君這?說道。 “我知道……” 雖然知道,但是卻完全理解不能。?什?現在要把它畫在紙上呢?而且還把它畫得這?像鴨子。啊!剛剛桂君微微笑了一下。?什?要笑? 新八也對桂君乾巴巴地回了一個笑容,然後就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了。真不知道桂君的前方到底有著怎樣的目標。深追下去實在太危險了。 在這樣的桂君的座位左邊,隔著一列的位置上,長穀川泰三正一臉認真地瀏覽著打工情報雜誌。戴著墨鏡,下顎上還殘留著鬍鬚的長穀川君之所以看起來這?像個大叔,是因?事實上他就是個大叔。 “果然,除開深夜時段沒有哪項打工時薪有千元以上啊。” 隱隱還可以聽到這樣的念叨聲。 啊啊,長穀川君,一清早便製造流血事件雖然不好,但你那副愁眉苦臉的模樣也有問題啊。 ' 然後呢,在長穀川君這一列的最後面,一個男生正默默地埋首於編織之中。這可不是能說[哇,一大早就這?認真啊]的狀態。 這個學生名叫海豆龍,不客氣地說,就是長得超級可怕。有著一張讓人不禁以?是鐮倉時代的佛教雕刻的雄壯長相——這?說還嫌格調太高了,直接地來說就是長得像個鬼一樣。好像獅子一樣的粗發從後腦一直覆蓋到頭的四周,頭的兩側生著一對水牛一般彎曲著的角。可是他竟然以這種模樣認真地進行著精巧的編織動作,所以本年度最佳小姐大賽的優勝者毫無疑問絕對會是這個人。不過,?了海豆龍君的名譽這裏還是要說一下,這個人,是個十分溫柔的人。不但愛護花草動物,而且從不與人爭執。啊…剛剛,眼神和他對上了。……那個…真的很抱歉,果然還是好可怕…… 就是如此,呃,這樣的三年Z組也是個可以稱得上是角色寶庫的地方了。除開剛剛介紹的以外,也還有大把的風格強烈份子。真是的,一到這裏就有種、與其說是學習場地還不如說是遊樂園、的感覺。 真希望今天也能一整天平安無事地過下來……這樣想著,新八慢慢地推了推眼鏡。 小神樂的大嗓門響遍了整個教室。 “啊!你這個爛貓耳!這次不是又偷吃了我的炸肉丸嘛——!” “不就是吃了個炸肉丸而已嘛,哇哇啊啊地吵死人了!” b3T喂!怎?還在鬧啊你們兩個! 新八這?抱怨著的時候,小神樂正用力將右手揮出去。 r g大概那拳頭原本是瞄準凱瑟琳的吧,但是小神樂大幅度揮出的右手卻不幸地完全命中了前排桂君的後腦勺。 “————!” 桂君連聲音都沒能發出,立刻倒在了桌上,從他後腦勺被打中的地方呼啦呼啦地升起了一道煙。 接著,這次又響起了阿妙的怒吼。 “聽好了,快點從我的座位滾開啊啊啊啊——!” 阿妙和近藤君的相處模式(或者說是一面倒的私邢)也依然持續著。 與聲音一道,阿妙猛地將時尚雜誌扔了出去。當然,目標還是近藤君的臉。 “啊噢—!” 叫喊著,近藤君突然躲開了,造成的結果便是,扔出的時尚雜誌以堪比氣元斬的殺傷力直接擊中了長穀川君的後腦勺。 “果然這裏應該短期地……嗚哇!” 長穀川君立刻倒在了桌上,打工情報雜誌上隨即染開了一片血。 這樣一想,又…… “你這傢夥,這次是不是又登陸了自殺網站?!” “啊呀,土方先生,你之前不說過[一次就好,真想看看真正的彼岸花啊]嗎?” “我怎?可能會說那種話!那是什?願望啊!” 土方君追趕著逃開了的沖田君。 不行了……新八這樣想到。平安無事——這種願望在3年Z組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 依這群笨蛋的鬧法來看,已經不是班級崩壞的問題了,這簡直是班級融化啊……!新八在心中嘀咕著。 教室的前門被喀啦一聲推開了。 一個男人出現了。眼鏡、白衣、領帶全都邋遢地挂在身上,白色天然捲髮的男人。這個人咬著捲煙這?說道。 “一大早就吵死人了。以?自己還是初二的天真死小鬼啊。你們這群混蛋。” 三年Z組的班主任——阪田銀八老師,就是這個人。 ※ ※ ※ ※ ※ ※ ※ ※ ※ ※ 怎?說呢,嗯,就是個充滿了叛逆氣息的老師。阪田銀八這個人。 不管是在教室裏還是在其他的任何地方,他都能隨時隨地一臉沒事地叼著一根煙。更讓人納悶的是,完全沒有一點點教育工作者的模樣,他總是瞪著那對好像死魚一般的眼睛。 “還有啊,你們這些傢夥,竟然在我出場前就把原稿紙用掉了十九張!我都快等得不耐煩了。” 這種亂來的對白,令人完全無法想象他竟然是小說裏的人物。 } 不知道該說是粗獷,或者是別具一格,或是PTA的信賴度?0,總而言之是個嚴重偏離典型教師形象的人物。 (譯者按:PTA,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家庭教師聯誼會。原文這裏是沒有注釋的啦,可不要想到精對苯二甲酸去了……) 但是,這個人有著不可思議的向心力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銀八僅僅是這?出現在教室裏,剛剛吵成一團糟的同學們現在都已暫且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不約而同地朝著他看了過去。銀八砰地將點名冊放在講臺上,像往常一樣用無精打采的聲音說。 “嗯,那…就開始今天的早班會啦——值日生,叫起。” 聽到這句話,新八才想起原來今天輪到自己當值日生。 “啊、是。起——……” 就在新八正要叫口令的時候,銀八卻打斷了他。 “啊啊等一下。從今天開始叫起的口令換成‘起立’‘立定’‘敬禮’‘銀魂’。” 呀啊呀,這個計劃有百分之百的幾率是忽然想到的。可是只要用眼睛一看就明白,反駁什?的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新八無奈地再次開口準備喊出新口令的時候…… 有個聲音又忽然出現了。這次是桂君。 “老師!用‘銀魂’來代替‘坐下’是有什?特別意義的嗎?” “意義?” 銀八微微挑眉,眯著眼瞄向桂君。 “意義就寫在在學生手冊的隱藏頁數裏!去看那個吧。” “老師!”像平常一樣在腦袋上挂著個圓眼鏡的小神樂接著說道。 “我的學生手冊,已經拿去換廁紙了!” “那?小的一本手冊能換到幾釐米的廁紙啊?!不如拿你自己去吧,拿去換廁紙。”銀八這?說。 “老師!”這次是土方君。 “剛剛偷看到沖田同學的學生手冊,他居然在空白的紙頁上面寫了我的名字,而且還在後面畫了非常多的‘X’符號!” “你啊,難道是魔太郎嗎?”銀八對沖田君說。 “真夠古老的呢,你選的這套漫畫。” (譯者按:囧,這個“魔太郎”有必要解釋一下吧。?是多拉A?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A早期的名作《魔太郎???!!》的主角。因?是70年代的漫畫,所以連我也差點想不起來了。??三白眼主角浦?魔太郎一直都被人欺?,有一天晚上悲?大喊「??恨?腹???????!」,之后就豹?成腹黑男,?用?之魔法向曾?欺?自己的人一一?行?复。怎?說呢,這個應該算是腹黑的始祖了吧……) 差不多了吧。新八這?想著,然後開口了。如果就這樣繼續讓大家搞這種白癡問題,肯定就再沒辦法繼續叫起了。 “起立。” 聽著新八的口令,同學們順從地站了起來。 “立定。”“敬禮。”“銀魂。” 抓住時機的新八終於一口氣把銀八說的那幾個口令都順利念完了。 等到全體都坐下了之後,銀八才用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 “嗯…,因?並不像想象中那?好玩,所以明天開始就回到原來那樣吧。” 這?快就被廢止了嗎?!新八心裏這?想,不過卻沒有出聲。班主任,不…銀八總是這樣隨性而?。 “嗯…那?,我們進入今天早班會的議題吧。” 銀八嘴裏叼著捲煙眯著眼這?說道,然後迅速轉身拿起了粉筆。 隨著叩叩的聲音,了無生趣地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字。 ——假前小考—— 在黑板上寫了這幾個字後,銀八轉回身來面向同學們。 “啊啊,沒錯。這次放假之前的考試,就算只有一門也好你們這些傢夥得給我拿到八十分以上。如果做不到的話,從下下個星期開始,我的課全部都變成馬拉松算了。” 呃呃——?!班上立刻開始起哄了。 “以上。” 銀八說完這句,就這樣走出了教室。 “等、等等,老師!” 新八慌亂地叫住了他。不管怎?說,只有這次不對其做充分說明是絕對不可以的吧。無論如何現在都是必須要開口的時候了。 “是怎?回事?要八十分以上?” “是啊,如果做不到的話,下下周開始,你們全部都去體驗什?叫runner's high吧。 “不對,老師你是國語老師對吧??什?會把自己的課程變成馬拉松啊! “那就換成…全體一邊跑馬拉松一邊背《萬葉集》總可以了吧。 “這樣難度不是更高了嘛!話說回來,這到底是怎?回事啊? “老師!不要《萬葉集》,換成《古今和歌集》吧!” 面對大聲說著自己的異議的近藤君,新八怒吼道: “是哪本都無所謂吧!不如說——不管哪本都不想背啊!” 然後,他又回頭面向銀八。 “老師,不把事情說清楚的話是不會被理解的喲。 “真沒你辦法啊……”銀八無奈地搔著頭,回到了講臺上。 “其實啊,今天早上我被叫去了校長室…… 剛要開始講述的銀八,卻在這個時候停頓了下來。 “我說,讓我說那?多是要幹嘛,不就是情景回憶大總結嘛。去看下一排‘※’之後的東西不就行了。 喂!你到底把小說當成了什?東西啊啊啊! 新八的慘叫也終於變得虛弱起來,算了,就這?向情景回憶部分繼續前進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